• 確認
  • .
2019/09/22 | 精選書摘
《哲學,為人生煩惱找答案》:傅柯「生命權力」——明明很自由為何還會煩悶?
生命權力就烙印在我們身上,我們被各種權力馴養,甚至還會相信這些權力所盼的就是我們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不是父母要我做的,是我自己的意願」、「這些工作是我喜歡才做的」、「為國家犧牲就是我的期盼」。
2019/08/19 | 湯米
【插畫】看到反抗者被懲罰,才能安慰被拴住的自己
看見反抗失敗的貓咪,狗狗們滿心喜悅,因為他們終於證明自己一輩子順從主人的行為,是明智的。
2019/08/16 | 陳婉容
一個只有「服從命令」的制服團體,變成藍絲非常合理
他們眼中的道德就只有一項:「服從命令」,沒有人要求或鼓勵你去想「為甚麼」,只要是比你高階的人命令你去做,你都必須服從。這種環境下,好人很難一直做好人。
2018/01/15 | 書傳媒
為什麼我又搞砸了?「童年情感忽視」讓你下意識責怪自己
那些在童年時期「沒有發生」或「不記得」的事情,很可能對你成年的面貌造成了巨大的影響,而我們卻常不自覺。鍾妮斯博士稱這股力量為:「童年情感忽視」,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對自己的需求視而不見,當問題發生時,下意識責怪自己、認為是自己的錯。我們先從「權威型父母」的例子來看「童年情感忽視」是怎麼發生的。
2017/06/18 | 讀者投書
當品德教育成為一種服從,適當的教養方式又是什麼?
當學校談到品德教育,講到最多的應該只是服從吧。台灣的儒家思想常將品德優良視為「對師長的服從」,但卻沒有告訴學生原因,與學生進行良性溝通,而是以「這樣做就是不對的」,甚至是「因為我是老師所以你就要聽我的」之類的權威式訓話草草結束,而這當然對維持學校的秩序很有幫助,但出了學校呢?
2016/06/07 | 新公民議會
魔鬼就藏在學生制服裡:破解保守派「反動的修辭」和「落後的說詞」
看到這一陣子不支持學生不穿制服的保守言論,筆者感到非常感嘆,台灣社會還是這麼淺薄、這麼短視。台灣人看問題與想問題,仍然習慣於只看表面,不深入核心,總是提出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2015/12/12 | 讀者投書
帶兵卻不帶心,我們的國軍到底想要台灣的軍人們具備什麼能力?
要年輕的役男把當兵視為榮譽、愛國,令他們願意奉獻所長,那就要去觀察當今役男們的思想與文化特質,循著軌跡把所需要的能力引導出來,而不是自以為是地說:「我們以前都可以,你們還抱怨什麼?」
2015/10/01 | 狐狸的筆記
台灣無法創新的源頭:太過「尊師重道」
當上課老師也僅是底下坐位的一員,平起平坐,不在台上宣道,提供意見卻不發號施令,一個彼此平等尊重的社會才有產生的機會。
2015/08/28 | 讀者投書
若不正視警校的「電人文化」,我們就永遠別想改善警察的工作條件
有的人認為實習班長這樣電學弟沒什麼,多年來都是這樣過的,殊不知這正是警專/界文化問題所在。
2015/04/09 | 議誌 i-tsi
為什麼台灣軍冤案層出不窮?因為國防部根本沒有把軍人當公民看待
德國著名軍事學家包狄辛將軍(Wolf Graf von Baudissin)曾說:「軍人乃是穿著軍服的公民」,即認為軍人應如同一般公民,其基本權須受憲法保障,基於上述理念,我認為透過基本人權保障的觀念,來重塑軍人的地位且保障軍人的權益是極其重要的。
2014/11/12 | 讀者投書
別再說「你想做哪一行」,找到「好工作」你該有的五個新思維
讓人看到自己的價值,並不是為了炫耀自己,讓人讚賞。而是啟發人們,讓他們看到原來這世界有更多的可能性,原來我也可以有自己獨特的價值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