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3 | 黎蝸藤
中日關係再認識(四):萬曆朝鮮之役,豐臣秀吉的權慾
豐臣秀吉與朱元璋一樣,企圖開創一個「萬邦來朝」的帝國景象。這種認為天下只能有一個中心的思想,毫無疑問與「華夷秩序」思想同出一轍。
2018/06/04 | 李修慧
文在寅參加川金會還不夠,「正式」終止韓戰需要另一個國家參加
有南韓媒體指出,之所以可能在川金會宣布終止韓戰,是由於「全面性、可查核、不可逆轉的無核化」難以一步到位。
2018/06/02 | 黎蝸藤
中日關係再認識(二):兩次對日戰爭,中國都是不正義的一方
元日戰爭中有不少日本平民慘遭元軍殺害,更有大量的軍人在戰爭中遇難。元朝侵略日本是屬於不正義的一方,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問題是元朝入侵日本算不算中國入侵日本呢?
2018/05/27 | 李修慧
文在寅與金正恩突然會面後,川普:川金會如期舉行
文在寅表示,對於金正恩而言,重點在於北韓非核化後,美國是否會終止與北韓的敵對關係,保障北韓體制安全。
2018/05/26 | 陳慶德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上):「內鮮一體」讓遊戲也帶有殖民色彩
若考量到當時日本帝國統治殖民朝鮮半島那一時期,在島上跟朝鮮人倡導著「內鮮一體」方針而言,不管是有意抑或無意,(殖民)文化的交流是難免的。
2018/05/26 | 陳慶德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下):呼喚朝鮮愛國心的「無窮花」精神
當時日據朝鮮時代,南宮憶於國內種植無窮花可說是犯上「思想不純正罪名」,而且個人私密種植就算了,還想把此理念推廣到全國,無疑引起日方極度關注。
2018/05/18 | 陳慶德
邊唱歌邊找人的韓式躲貓貓,源自朝鮮時代的「官兵捉強盜」
流傳迄今民間遊戲「捉迷藏」,早在14世紀朝鮮時代就已經流行起來,然而一開始卻非由小朋友自行開發出來的遊戲,而是誤打誤撞地模仿起「官兵抓強盜」。
2018/05/02 | 讀者投書
從「公民國族主義」來看,兩韓統一對韓國人民毫無意義
無論就人權保障、社會經濟、或世界和平而言,強調民主價值的「公民國族主義」都比較不會對人類造成危害、反而能創造更大的福祉。
2018/04/27 | 彭振宣
兩韓大和解背後,保有核武的金正恩是最大贏家?
由於北韓政治相當不透明,所以國際媒體,甚至是其他國家的情治單位,可能都沒有人能準確掌握金正恩本人的想法,或是知道北韓當局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只能根據已經公開的確定消息,以及各個媒體或是官方所公佈的情報來推測。
2018/03/28 | 周雪君
金正恩到訪北京:不只是為了習近平,還有5月的「川金會」
金正恩終究不敢把會見習近平的順序排在文在寅與川普後面,如果中國徹底切斷對北韓的補給,只消半年至一年,北韓就有可能垮台。
2018/03/27 | 羊正鈺
金正日的「專用火車」抵達北京,車內是金正恩嗎?
北韓領導人最近一次訪問是2011年8月,金正日訪問莫斯科會晤當時的俄羅斯總統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金正日幾個月後過世。
2018/03/06 | Abby Huang
南北韓元首將在4月會談,金正恩:和南韓共寫統一的歷史
南北韓元首預計在2018年4月,進行歷史性的會面。這將會兩國首腦超過10年再次會晤,也是金正恩上任以來,第一次接待南韓總統。
2018/03/02 | 陳慶德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下):政變推翻一代暴君,成當代韓劇最愛題材
燕山君死後近500多年,迄今他的亂國荒唐暴君形象,仍是深深地刻當代韓國人心目中,也因此當代翻拍這位史上第一亂君的劇作也不少。
2018/03/02 | 陳慶德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中):活人死人都難逃虐刑,徵集天下美女當官妓
正當大臣還在擔憂國王是否過於沈溺女色,耽誤國政,壞了國家大事之際,燕山君用行動告訴這些大臣,只有燕山君才能超越燕山君。
2018/03/02 | 陳慶德
李氏朝鮮燕山君墮落之路(上):權力狂人在宮廷掀起腥風血雨的「士禍」
在韓國歷史學家評價中,此甲子士禍相較上次戊午士禍,規模更大,且成因較為複雜,甚至有人言燕山君興起此次士禍,乃是為母報仇,真具有「孝子賢君」典範。
2018/02/10 | 羊正鈺
【圖輯】平昌冬奧看兩韓:金正恩的胞妹邀文在寅赴平壤
南韓總統府青瓦台今天表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已邀請南韓總統文在寅「早日」赴平壤訪問。
2018/01/05 | Abby Huang
睽違25個月,南北韓高層面對面談話:奧運是否使用「統一的韓國」國旗?
南韓統一部發言人白泰鉉今(5)日表示,北韓已接受,兩韓於下周二(9日)在邊界板門店「和平之家」舉行會談的提議,將就2月平昌冬奧進行討論。
2017/11/14 | 新公民議會
朝鮮半島核武亂局背後的國際政治角力
朝鮮半島的核武亂局會再承續下去,因為當事的國家各有各的打算。亂局由北朝鮮一意孤行的核武發展開始(北朝鮮有其它選擇嗎?)──也會以南韓和日本的決定核武裝,作為結局的開始。只有在那個時刻,真正的談判才會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