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3/21 | 陳慶德
《李屍朝鮮》的譯名涉嫌「貶低國格」?但改成《屍戰朝鮮》似乎沒有比較好
片商決定「對韓國的歷史、文化的尊重」更改其名,但回頭來說,此劇又是根據網路漫畫《神的國度》(신의나라),為殭屍題材的架空古裝劇,不知這些作品是否也曾受到韓國當地史學家的關切?
2020/01/29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張禧嬪最後選擇以巫術來殘害仁顯皇后,送她最後一哩路的形象,是偶然,抑或必然呢?這也不禁讓我們反省到,為了能平安生活在宮內,真正的生存之道,該是如何呢?
2020/01/28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五):折頸麻雀血+死老鼠骨灰,張玉貞狂亂作法咒王后
張禧嬪為了「確保」自身東山再起,徹底消除宮內異己,她在昌慶宮就善堂的西殿內,建起了一座小神堂,同時找來巫師前來作法,詛咒躺在病床上的仁顯王后早點過世。
2020/01/27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四):「善妒」妖女產下皇子,張玉貞逆襲仁顯王后
張禧嬪生下元子李昀後,肅宗對她寵愛達到最高點,於是她決定痛下「毒舌」,於一天對肅宗說道:「我最近聽人家說,仁顯王后私底下策劃,想要鴆殺王子,怎麼辦啊?」
2020/01/26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三):利用「黨爭」保榮華富貴,張玉貞成禍國殃民的寵妃
家庭慘遭黨爭清算的張玉貞,相較起宮內任何一個人而言,她更顯得不安。尤其當她享有權力、肅宗恩寵時,她腦袋中所想的除了感謝肅宗外,更深的體會是如何能讓此時此刻所享受的恩寵,持續到永久,不被他人剝奪。
2020/01/25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二):「餘孽」張玉貞入宮,肅宗卻一見傾心
入宮的張玉貞入宮,即使她出身於不錯的「譯官」家世,但遭受到「三福之變」餘波影響,入宮後馬上遭到他人冷言冷語,嘲笑為負罪之人的「餘孽」,甚至眾多宮女避之唯恐不及。
2020/01/24 | 陳慶德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一):張玉貞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女子?
一直被韓國人視之為惡女代表,來到二十一世紀,張禧嬪的形象模糊、流動,甚至被重新定義,她的歷史地位也尚未被完整地評價,也未完全介紹給華文圈的讀者認知。
2019/10/25 | 陳慶德
朝鮮半島「唯二」稱帝者:高宗與李澄玉的短暫帝王夢
當年鬧得沸沸揚揚朝鮮高宗「稱帝」、建立大韓帝國之舉,於朝鮮歷史並非首位,反倒早在15世紀,朝鮮王朝世宗到端宗時代,一位名為李澄玉的武臣,就開創出稱帝的短暫「黑」歷史。
2019/05/29 | 陳慶德
朝鮮王朝「斥和碑」的故事(下):頑強抵抗戰勝美國,「辛未洋擾」後廣設斥和碑
大院君為了紀念這些對外戰爭戰果,兼教育子孫若想跟外敵講「和」,無疑就是賣國之舉,便命令全國各地紛紛建立起,他在宗廟前起誓對抗西方外敵,寫有「洋夷侵犯,非戰則和,主和賣國」12個漢字的「斥和碑」,鼓勵朝鮮人民。
2019/05/28 | 陳慶德
朝鮮王朝「斥和碑」的故事(中):擊退美國武裝商船, 興宣大院君獲得極大信心
「親近」西方洋夷勢力即是「賣國」,與之「交易」則是間接導致「亡國」,最後,若西方洋夷軍隊逼迫京城,危害到朝鮮王朝之際,人們「不戰或逃」則是「危害國家」——誓言可說下得極重,話說得很死,展現當時大院君對於西方勢力的強硬態度,也就成為後來斥和碑碑文「洋夷侵犯,非戰則和,主和賣國」之主體。
2019/05/27 | 陳慶德
朝鮮王朝「斥和碑」的故事(上):視天主教為邪教,「丙寅洋擾」後堅定鎖國策略
碑體上的文字,清楚地寫著12個漢字:「洋夷侵犯,非戰則和,主和賣國。」且一旁小字副文,則又標示出:「戒我萬年子孫,丙寅作,辛未立」等字樣。為什麼會有這些斥和碑與碑文產生呢?又是什麼樣的歷史因緣,豎立起它們呢?我們就得從19世紀中葉言起。
2019/05/24 | 精選書摘
《不平靜的半島》:目睹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朝鮮人是誰?
李自成起義失敗後,清朝這個強盛政權進到萬里長城內。這一瞬間,從日本的戰國時期終結,到壬辰倭亂而引起的歐亞大陸東部地區變動,其政治連鎖反應迎來了新的契機。
2019/05/23 | 精選書摘
《不平靜的半島》:目睹吳三桂打開山海關的朝鮮人是誰?
李自成起義失敗後,讓清朝這個強盛政權進到萬里長城內。這一瞬間,從日本的戰國時期終結,到壬辰倭亂而引起的歐亞大陸東部地區變動,其政治連鎖反應迎來了新的契機。
2019/05/06 | 陳慶德
石碑上的朝鮮悲痛史(下):不可抹滅的降清史實,三田渡碑終負「恥辱」之名
一塊碑文,穿梭了370年歲月,承載顯赫的皇太極之勢、朝鮮仁祖守南漢山城之不堪、朝鮮民族獨立之象徵,與歷史文物存廢之爭議。
2019/05/05 | 陳慶德
石碑上的朝鮮悲痛史(中):皇太極親征朝鮮,仁祖如同甕中之鱉坐困南漢山城
皇太極得知仁祖困他使臣,又出爾反爾毀約,大為生氣,分別是煞他風景,潑他一頭冷水。皇太極決定親征,領軍12萬,大軍浩浩蕩蕩地前去攻打朝鮮半島,開啟了朝鮮史上「丙子胡亂」序曲。
2019/05/03 | 陳慶德
石碑上的朝鮮悲痛史(上):丁卯胡亂與朝鮮仁祖「崇明排金」的崩壞
儘管當時金國勢力已經擴張到遼東,但對是否攻打朝鮮一事,金國內部仍未決斷。恰巧,當年正逢糧食歉收,導致隔年大飢荒,金國極需要與鄰國展開貿易,偏偏朝鮮仁祖與西人派所採取的是「崇明排金」政策,讓金國吃了悶虧。
2019/02/19 | 陳慶德
韓國貨幣的故事(二):母子同登鈔票,申師任堂是賢妻良母典範
世宗大王一萬元上面的背景物顯得更為多樣、多元,包括三樣天文學的發明物與天象圖,皆對應的是「浩大天體」與「星空」,大有君王之勢。
2018/09/01 | 陳慶德
朝鮮末世義兵(三):愛國儒者閔宗植與崔益鉉的「丙午義兵」
丙午義兵活動皆以儒學者為領導,再與大量農民壯大勢力,到了後期,包括一些有良心的地方官吏,也紛紛義勇起義加入到義兵隊伍內,主因在於他們看到國家任人魚肉、陷於水深火熱,憤而起義,救援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