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01 | 讀者投書
讀李敖《北京法源寺》(上):被小說捧上了天的康有為
我選了李敖的《北京法源寺》認真研究。發現怎麼小說中的歷史人物和事件跟我的認知有明顯落差?我以業餘的歷史愛好者和紙上偵探家自居,更加勤於閱讀相關著述,最終發現李大師好像沒搞清楚康「聖人」的為人。
2018/08/01 | 讀者投書
讀李敖《北京法源寺》(下):李敖對慈禧太后的仇視與詆毀
李敖簡直把慈禧太后罵臭了!這跟一般民間的理解是一致的,也就是這種錯誤的歷史教育,導致我多年前初次在書店瀏覽張戎的《慈禧》時完全無法接受。然而就在我跑圖書館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繞了一大圈,我才發現原來張戎所寫的那本最全面、最真實。
2018/08/01 | 讀者投書
讀李敖《北京法源寺》(上):被小說捧上了天的康有為
我選了李敖的《北京法源寺》認真研究。發現怎麼小說中的歷史人物和事件跟我的認知有明顯落差?我以業餘的歷史愛好者和紙上偵探家自居,更加勤於閱讀相關著述,最終發現李大師好像沒搞清楚康「聖人」的為人。
2018/04/03 | 讀者投書
西學東漸浪淘盡——小論李敖,及其他
前不久時代周刊破天荒用中英文倒置並列的封面表述了一句警語:China Won;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的評論更為扼要:it worked。
2018/03/22 | 余杰
我心目中繼承五四傳統的李敖,早在2005年就已經死了
李敖從來不抗議中共宣傳部對其作品的閹割,他敢得罪「民主無量,獨裁無膽」的國民黨,卻不敢得罪「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共產黨。
2018/03/22 | 彭振宣
覺得李敖「晚節不保」,其實是我們一開始就誤解了李敖
李敖看似前後矛盾的思想中,其實有一條隱微又清楚的主線,那就是他始終是一個「中國的知識份子」。從這個角度,我們可以想想真的是李敖「背叛」了自由主義?還是李敖其實始終沒變,變得反而是我們以及外在的社會與世界?
2018/03/20 | 李修慧
為何李敖、洛夫都有「褒揚令」而余光中卻沒有,是誰說了算?
余光中因曾在白色恐怖時期,將鄉土文學歸為「工農兵文學」,不少人因此猜測,余光中是因為「政治不正確」,沒有獲得褒揚令。
2018/03/20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時,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不對。
2018/03/19 | 精選轉載
李敖這樣的游士在台灣,恰是舊文明毀滅的標誌
按照劉仲敬的說法,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自己的生態位置。李敖在台灣,扮演的是日治時代已經積累出的土豪社會,在土崩瓦解的同時,游士突然佔據了舞台的中心。
用證據證明你是王八蛋,自稱大師的營銷天才李敖
若說文壇,他的貢獻更多在於普及與啟發;若說政壇,參選臺灣最高領導人還是民意代表都不是他的「核心產品」;政治層面,早期他是爭取言論自由,抵抗國民黨政權的鬥士,後期,他是個利用一切機會表達自身政治主張的政論家,不論你是否認同他的主張。
2018/03/19 | 林艾德
「撕裂族群」撕得最驕傲的李敖
喜歡當中國人就飛去中國,把台灣留給台灣人,這麼簡單的道理。奇妙的是,似乎沒人會把李敖、郭冠英或黃安這些人跟「撕裂族群」扯上關係,會被媒體冠上這個帽子的,永遠都是在說台灣人「撕裂」中國或中華民國人之類的華人族群。
2018/03/19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的時候,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是不對的。
2018/03/18 | Abby Huang
作家李敖病逝,享壽83歲 「仇敵無數,朋友不多」
李敖於2018年3月18日上午10點59分安然離世,與世長辭,享壽83歲。他曾自述,「這一生當中,罵過很多人,傷過很多人;仇敵無數,朋友不多。」
2018/03/18 | Abby Huang
「仇敵無數,朋友不多」:作家李敖病逝,享壽83歲
李敖擁有許多粉絲、也擁有許多爭議,直言不諱的他批評超過3000人,出庭訴訟超過300次,他也自述,「這一生當中,罵過很多人,傷過很多人;仇敵無數,朋友不多。」他在2015年7月診斷有腦幹腫瘤,2017年10月1日,李敖再度因肺炎入院。今年1月底起,標靶藥效漸失,病況急速惡化。近日來病況轉危,於2018年3月18日上午10點59分安然離世,與世長辭,享壽83歲。
2017/11/24 | 蔡孟凱
劇場與觀眾的肌力訓練《北京法源寺》
編導田沁鑫似乎是有意識地將小說文本,連帶著原本議論為主的語境原封不動地搬到劇場舞台,甚至可以說,觀者對《北京法源寺》(小說)有什麼樣的評價,對《北京法源寺》(話劇)就會有什麼樣的評價。
2017/04/07 | 廖千瑤
一談到他只想到「言論自由」,要小心!誰在窄化鄭南榕?
如果我們談鄭南榕先生,只談他爭取民主自由與其他進步價值,卻不去談他提倡台灣國族主義,怎麼可能談得精準與深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