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李白(701年5月19日-762年11月30日),字太白,號青蓮居士,中國唐朝詩人,自言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先世西涼武昭王李暠之後,與李唐皇室同宗。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2 | 精選書摘

《文豪曾經來過》:佐藤春夫所發現的台灣之美,「比現代的支那本土,更有濃密支那氣氛」

有人將「支那趣味」這個日文詞彙譯為「中國情趣」,但直到昭和初期為止,「支那」都是有別於政治實體「中國」的文化概念,而「趣味」則是不具生產價值的嗜好。「支那趣味」,才能真正說明消費行為興盛、文化商品流通的大正時代,在西洋教養下建立創作理念的作家與漢學、中國之間的纏繞關聯。

2020/09/19 | 讀者投書

五大詩人「厭世能量」分析: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杜甫,誰最想逃離庸俗世界?

依照目前教育部對「厭世」的解釋,看待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厭世能量滿點的會是屈原,因為他屈原無法忍受絲毫的汙穢與昏亂,仍舊想要把傾斜的世界重新擺放在正確的位置;最不厭世的是李白,面對你的任何感情問題,浪漫李白總是給你最意想不到的答案。

2020/03/09 | 精選書摘

《從奈米到光年:有趣的度量衡簡史》:讓宋朝人和唐朝人拚酒,誰贏?

總的來說,宋朝的經濟水準、糧食產量和造酒工藝都遠遠超過唐朝,宋朝老百姓的生活水準普遍比唐朝要高,假如是同等品質的酒,在宋朝應該比在唐朝賣得便宜。

2020/02/22 | 精選書摘

《撒旦的探戈》譯者序:與作家表現欲一同膨脹的,還有文字的野心與詩意

在拉斯洛看來,短句簡單無趣,能承載的東西有限,當一個人思維奔湧、表達欲膨脹時,肯定會選擇用長句,就像酒館裡的客人一樣喋喋不休,不使用句號,一晚上只說一句話,當然,作家的嘮叨與酒鬼不同,與表現欲一同膨脹的還有文字的野心與詩意。

2020/02/19 | 精選書摘

哈金《通天之路:李白》:從青年時代直到彌留之際,李白一直將自己比擬成神鳥大鵬

我們不知道他何時以及如何死亡。他的兒子幾乎是草草地埋葬了他。沒有像樣的墓地,公眾也沒意識到一位偉大天才的消失。就像天空中的一顆星星一樣,他燃燒完畢,無聲無息地隕落了。

2020/01/27 | 王薀老師

面對困窘人生,歷史名人們自我療癒的哲學與正向人生觀

生命最無奈的嘆息便是放棄,以及對自我失去了熱情,很多人並沒有努力到最後一刻就選擇了逃避,這對生命是很不尊重的一個態度,人生一世,都應該學習蝴蝶,蝴蝶是昆蟲界生命極短促的代表,可是在牠迅速的一生中,那種熱烈舞動彩翼的神姿,真的值得讓人激賞。 

2019/10/26 | 精選書摘

《有溫度的唐詩》: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千醉解憂愁

李白的一生與酒結緣,但又不是醉生夢死的酒徒之輩。酒,成了觸發他藝術創作的繆斯女神;酒,成了他不吐不快的發洩口。借酒放歌,澆滅心中的萬古千愁,抒發人生豪氣。

2019/07/02 | 精選書摘

《有故事的宋詞》:李白的三首〈清平調〉到底是詩還是詞?

有人說這三首詩是七言絕句,的確,三首〈清平調〉都是每句七個字,很像七言絕句,但也有人說這其實是樂府古體詩,因為「清平調」本身就是樂府一種音樂的曲調。

2019/06/28 | 精選書摘

《有故事的宋詞》:李白的三首〈清平調〉到底是詩還是詞?

有人說這三首詩是七言絕句,的確,三首〈清平調〉都是每句七個字,很像七言絕句;但是也有人說這其實是樂府古體詩,因為「清平調」本身就是樂府一種音樂的曲調。

2019/06/28 | 精選書摘

《有故事的唐詩》:唐代詩人宅男之首,難得出遠門又遇上悲慘事

最偉大的詩人不僅有一般詩人擁有敏銳的詩歌嗅覺,更重要的是,他擁有一顆對淚水和疼痛最敏感的心,特別是對別人的淚水和疼痛的敏感。

2019/06/27 | 精選書摘

《有故事的唐詩》:唐代詩人宅男之首,好不容易出遠門卻遇上什麼悲慘事?

最偉大的詩人不僅有一般詩人擁有敏銳的詩歌嗅覺,更重要的是,他擁有一顆對淚水和疼痛最敏感的心,特別是對別人的淚水和疼痛的敏感。

2019/06/14 | 精選書摘

《四時之詩》:坐看牽牛織女星的〈七夕〉為什麼是夢想幻滅之詩?

詩中有沒有哀怨? 有吧。有沒有期盼? 也有吧。可是,詩人卻什麼都沒說,一腔心事,盡在「坐看牽牛織女星」七字之中。這就叫含蓄蘊藉,意在言外,像一顆青橄欖,越嚼越有味道。

2018/12/08 | 精選書摘

《于丹:在最美時候遇見最美古詩詞》:李白終究回不去了,放不下劍就歸不了田

李白有一個想像,想像著一把詩意縱橫的「倚天長劍」。他說:「白日當天心,照之可以事明主。壯士憤,雄風生。安得倚天劍,跨海斬長鯨。」

2018/12/08 | 精選書摘

《于丹:在最美時候遇見最美古詩詞》: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有時候,只有在明月之下,我們才會有這種奇妙的感受:一方面,我們感到了生命的迷茫;另一方面,我們在迷茫中感到了心靈的陶醉。

2018/01/03 | 精選書摘

《翻牆讀唐詩》: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

這一年,我們的杜甫以一個高考不中的學渣形象踏上了詩壇。他的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大家好,我,是一個小號。」

2017/02/09 | Louis Lo

千年前張騫、玄奘走過的「絲路」,成為習近平口中的「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雖是現代經濟合作,習近平卻借用歷史名詞「絲路」來命名,除了貿易對象與古代絲路接近之外,更重要的是絲路所涉範圍相當廣泛,幾乎所有歐亞國家都可以納入合作架構。

2017/02/07 | Louis Lo

千年前張騫、玄奘走過的「絲路」,成為習近平口中的「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雖是現代經濟合作,習近平卻借用歷史名詞「絲路」來命名,除了貿易對象與古代絲路接近之外,更重要的是絲路所涉範圍相當廣泛,幾乎所有歐亞國家都可以納入合作架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