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馬拉松

東京馬拉松(日語:東京マラソン、英語:Tokyo Marathon)由日本田徑聯盟(日本陸上競技連盟)與東京都合組的常設機構一般財團法人東京馬拉松基金會(一般財団法人東京マラソン財団)主辦,2007年起每年舉行一次,是世界馬拉松大滿貫之一(其他五個分別是倫敦馬拉松、柏林馬拉松、芝加哥馬拉松、紐約馬拉松和波士頓馬拉松)。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8/03/04 | 馬拉松看世界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2018——10件最教人期待的事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於3月11日舉行,有很多令人期待的事:大會贊助的跑手T-裇、精美紀念頸項、沿途美食、熱情啦啦隊⋯⋯

2018/03/04 | 馬拉松看世界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2018——10件最教人期待的事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於3月11日舉行,有很多令人期待的事:大會贊助的跑手T-裇、精美紀念頸項、沿途美食、熱情啦啦隊⋯⋯

2018/01/18 | 安騏

跑手的態度——PB與不PB之間

「一場理想全面的賽事都非為特定類型的跑者而設,不論是精英跑手、普通巿民跑手或Fun Run跑手,這裡都應該可以有屬於他們的舞台,我想這亦是東京馬拉松受歡迎的原因。」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2017/03/04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2016/12/07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作聲,日本人還覺得用簡體字服務台灣和香港遊客很貼心

很多繁體字文化圈的人自己也不太關心自己的文字文化,所以日本這個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繁體字」這種東西。我現在深刻體認到,一個人在面對這種荒唐的現狀時,真的非常無力。

2016/11/30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作聲,日本人還覺得用簡體字服務香港和台灣遊客很貼心

很多繁體字文化圈的人自己也不太關心自己的文字文化,所以日本這個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繁體字」這種東西。我現在深刻體認到,一個人在面對這種荒唐的現狀時,真的非常無力。

2016/11/02 | 黑波克

「鬣羚」是什麼動物?東京馬拉松與上野動物園的中文標示翻譯雜感

東京雖然不斷高喊「おもてなし」(待客貼心)的口號,但是就處理異國文字文化事情的角度來看,他們在對待關心日本、喜歡到日本旅遊的台灣和香港人的方式其實相當失禮,而且到現在還完全不自覺。

2016/11/02 | 黑波克

「鬣羚」是什麼動物?東京馬拉松與上野動物園的中文標示翻譯雜感

東京雖然不斷高喊「おもてなし」(待客貼心)的口號,但是就處理異國文字文化事情的角度來看,他們在對待關心日本、喜歡到日本旅遊的台灣和香港人的方式其實相當失禮,而且到現在還完全不自覺。

2016/05/02 |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奈良馬拉松獎牌年年不同?除了把馬拉松當旅行的藉口,各國賽事設計細節也值得一看

除了跑步,也算看到一些馬拉松賽事的設計細節─從報名開始直到終點站領取紀念獎牌,都存在著設計細節。

2016/05/02 |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奈良馬拉松獎牌年年不同?除了把馬拉松當旅行的藉口,各國賽事設計細節也值得一看

除了跑步,也算看到一些馬拉松賽事的設計細節─從報名開始直到終點站領取紀念獎牌,都存在著設計細節。

2016/01/21 | 精選轉載

別只著眼於一天的交通衝擊:19年歷史的台北馬拉松又該何去何從?

台北馬的未來,勢必要以更宏觀更有魄力的視野來重新定位,特別是在台北市即將在2017年承辦世大運之際,如果只是著眼於一天的交通衝擊,這種芝麻綠豆的雕蟲小技,那台北馬跟脆不要辦也罷。

2016/01/14 | 馬拉松看世界

香港渣馬》給慢跑者的攻略(一)

渣馬全程總爬升多達180米之譜,假設一層樓高2.5米,180米等於72層樓,遠遠比其他以平路為主的城市馬拉松為斜。

2016/01/14 | 馬拉松看世界

香港渣馬》給慢跑者的攻略(一)

渣馬全程總爬升多達180米之譜,假設一層樓高2.5米,180米等於72層樓,遠遠比其他以平路為主的城市馬拉松為斜。

2015/11/23 | 馬拉松看世界

東京馬拉松對香港的政治啟示

石原慎太郎擔任東京都知事,看到城巿馬拉松的大型動員效果,於是矢志推動給公眾參與的東京馬拉松,並由上而下推動相關的部門,動用整個城巿的資源去辦比賽,局面才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