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


  • 確認
  • .
2018/01/07 | 李修慧
上千名移工遊行抗議:基本工資排除移工,只會讓台灣勞工更慘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日登場,這次主題是「看見非公民」,訴求移工也能共同參與「跟他們有關」的政策。
2018/01/06 | TNL特稿
《橫渡孟加拉灣》書評:拾回一段幾乎被遺忘的精彩歷史
這個環繞在孟加拉灣的大經濟圈,人口至少有36億人,幾乎是世界人口一半以上,在未來二十年的對接與鏈結發展下,孟加拉灣的發展世紀似乎已經悄悄來臨。
創造不同國籍間的互動與認識:東協廣場上各有所據的異國風情
東協廣場,台中人習慣叫它「一廣」(第一廣場),曾經有個名字是「東南亞購物美食廣場」,2016年正式更名為「東協廣場」,有人說他是「台中小東南亞」,台灣網友則笑稱「去一廣就跟出國一樣」。
2017/12/13 | 讀者投書
解決「新南向」困境,不如轉向「三方政策」
東南亞固然是亞洲經濟發展的新興重地,但固有的合作對象陸方,以及目前大量增加的日韓夥伴也不該輕視放棄。否則單向對東南亞的推動,除有很多瓶頸需要突破,還面臨雞蛋置於同一籃子的風險。
2017/12/08 | Project Syndicate
忽視人權和民主的「美國優先」政策,正在顛覆柬埔寨的民主
忽視人權和民主的政策不利於美國也不利於亞洲。不顧上述問題的「美國第一」政策——無論是在柬埔寨還是在其他國家——最後只會讓美國的實力不斷削弱。
2017/11/01 | 李修慧
新移民陳金蘭不顧夫家反對,就算躲在棉被裡也要教孩子講越南語
陳金蘭先後在衛生所、醫院擔任志工翻譯,協助同鄉就醫,之後又到移民署台南市第一服務站擔任越語通譯。
2017/10/31 | 小花媽
台灣,怎麼有臉去看不起其他國家呢?
看不起其他國家的情況下,誰要跟你相互交流呢?台灣在全世界都被差別對待,但唯有我們平等對待他人,才能帶來轉機。
【關鍵斡旋】策展人報告(四):進步記憶與潛在的談判
城市本應是一個由所有市民共同經驗到的整體,卻變成了一個支離破碎的空間,居住於此的人則面臨基於經濟狀況的差異而受到隔離的處境。這樣的現象再造了不同的社會實體,使得我們必須面對以下問題:「這些在城市中佔據不同地域的各個社會實體該如何與彼此產生關聯,又該如何與彼此進行互動?」
2017/10/06 | Green
前(錢)進東協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東協是由十個國家所組成,每一個國家使用的貨幣、人民的信仰、文化等都有很大的不同,這些在之前的文章就提過了。今天我想要來聊一下,大家想要前進,或是錢進東協,最有思考盲點的兩件事。
2017/09/30 | 小花媽
阮國非只是想來台灣工作買條水牛,他罪該致死嗎?
很多粉蝨們實際接觸過外籍移工,或是在對方的國家打拚著,也都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很善良,也很邪惡。每個社會本來就有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問題,但不是台灣社會可以合理化的將移工都當成隱性罪犯的理由。
賴清德核定菲律賓來台免簽,但台灣人能免簽進入的東南亞國家只有3個
外交部表示,政府將試辦給予菲律賓國民來台14天免簽證待遇,這是繼泰國之後,政府再度試辦的免簽國家。
2017/09/26 | 財訊
印度「東行政策」獨缺台灣:盤點台印政治、經濟、社會關係的缺口
維持自身在印度洋主場優勢的前提下,新德里當局刻意規避與北京不必要的地緣政治衝突, 目前也沒有改變「一個中國」政策的能力及意圖。
2017/09/22 | Green
東協的骯髒真相:想穿過一片泥濘,不可能不弄髒鞋子
我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最看不起官僚、最討厭做表面功夫,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可是當年輕人想來東協工作前,應該要想想看這一件事,『我真的能夠捨棄掉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台灣價值嗎?』
2017/09/20 | 小花媽
如果我們的社會還在無來由的歧視東南亞,那台灣才真的在鎖國
這種充滿歧視、沒有統計觀念、沿用之前舊式思想的說法,真的應該要消失了。當這樣的說法還會從嘴裡說出時,說有多國際化,小花媽是聽聽而已啦。如果台灣的社會還在沒有裡由的歧視著東南亞,看輕東協國家,那台灣才真的在鎖國。
北市出現「境外移入」茲卡首例,菲律賓旅遊疫情恐升級
疾管署今(19)日公布一名來自菲律賓27歲男性來台旅遊,入境時發燒被攔檢,確診染茲卡病毒。此為今年第四例境外移入茲卡病毒感染個案,菲律賓旅遊疫情建議提升到第二級警示(Alert)。
2017/08/23 | 精選書摘
地緣政治競爭加劇、領導人分心國內事務,東協需要一個2.0版「名人專家小組」
歷史顯示,當世界第一大國(當今是美國)即將被新崛起國家(當今是中國)超越時,這兩個國家之間的競爭將加劇。川普的善變特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並增加中美關係的不可預測性。由於美中競爭加劇,東協在未來幾十年將面臨巨大壓力。
2017/08/23 | 精選書摘
向中國乞求,或與中國對抗,不論哪一個選項對東協十國都可能是災難
東協應該都同意向中國明確表示,一個獨立的東協對中國的長期利益才是最好的,因為東協可以做為一個獨立且中立的存在,幫助潤滑和緩和中國與其他大國的關係,特別是印度和日本這兩個亞洲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