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20 | 小花媽
如果我們的社會還在無來由的歧視東南亞,那台灣才真的在鎖國
這種充滿歧視、沒有統計觀念、沿用之前舊式思想的說法,真的應該要消失了。當這樣的說法還會從嘴裡說出時,說有多國際化,小花媽是聽聽而已啦。如果台灣的社會還在沒有裡由的歧視著東南亞,看輕東協國家,那台灣才真的在鎖國。
北市出現「境外移入」茲卡首例,菲律賓旅遊疫情恐升級
疾管署今(19)日公布一名來自菲律賓27歲男性來台旅遊,入境時發燒被攔檢,確診染茲卡病毒。此為今年第四例境外移入茲卡病毒感染個案,菲律賓旅遊疫情建議提升到第二級警示(Alert)。
2017/08/18 | Yang
「台灣人沒教養、坐在車站大廳像外勞?」金鼎獎主持人發言惹議
「這知識不是武器。知識不是讓你去說,我比你懂更多一點,我比你更瞭解這個世界,更徹底、更正確。不是這樣的。」
2017/08/13 | Yang
統一泡麵將退出中國,羅智先:但不離開「麵」的市場
統一集團在台灣方便麵市場位居龍頭,市占率高達48%,在中國市場則與頂新集團的康師傅厮殺已久,此一宣布也代表統一在中國不再以低價方便麵為主力,將改攻高價位產品。
2017/08/02 | 小花媽
「免簽助長東南亞人士來台賣淫」,說出這種歧視言論的「專家」哪來的?
看到很多研究東南亞的機構,或者是我們的外交部、智庫等等,常常會令人黑人問號,想問他們以下的問題:「貴司真的有去過東南亞嗎?」還會對東南亞充滿這種負面想像,就代表我們的國際視野還不足,代表我們的知識還不到位。
【影片】走,去台灣留學!聽東南亞籍學生怎麼看台灣
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緬甸的留學生或畢業留台的工作者,為什麼願意離鄉背井來台灣?在政府力推新南向政策的此刻,我們真的認識這些人才嗎?
【影片】真開放還是搶飯碗?一觸即發的東南亞人才爭奪戰
面對畢業求職季,我們訪問了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緬甸的留學生或畢業留台的工作者,聽聽在他們眼中,現行的留台制度「評點制」真的能幫助人才留下嗎?放寬規定又真的會危及本國勞工嗎?
【影片】新南向是美夢還是口號,台灣是吸引東南亞人才的基地嗎?
新南向政策上路已滿一周年,然而台灣與新南向國家真的了解彼此了嗎?究竟台灣有什麼優勢吸引外國人留下來生活?新南向政策又能發揮什麼作用?我們訪問了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緬甸的留學生或畢業留台工作者的看法,思索台灣未來的人才政策應該怎麼做。
2017/07/04 | Candy Bird
【插畫】東南亞手札(四):藝術本身如此美好,但藝術圈有時倒像一片斷垣殘壁
在泰國被晃點的那個下午,夕陽映照著孤單的噴漆罐們,它們靠在一起互相取暖,還真是美好的ㄧ天,隔天中午,那位著名的當地藝術家回了一個訊息:「抱歉,睡著了,漏掉你們」。
2017/06/20 | Yang
社會科新課綱草案:以台灣為主體、中國史放東亞脈絡討論
也首創「有問號」的開放性課綱,教導學生用批判態度去看課程,「誰的歷史?誰寫的歷史?」
2017/06/20 | MuYi
如果移工心裡有破洞,兩位年輕人用文字癒合了他們的傷口
每個人都有自己關心的議題,這些議題都很重要,只要找到自己關心的那件事情,並做好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我們就可以成為暗夜的火光,照亮別人,也溫暖自己。
2017/06/12 | 精選轉載
歧視的台灣人,卑劣的人權觀
美國國務院公布將要遞交國會的《2016年各國人權實踐報告》指出,台灣主要的人權問題為剝削外籍勞工、家暴及官員貪腐等。在台灣外勞權益受到剝削部分,該摘要提及為漁船公司剝削外勞、人力仲介機構剝削外籍看護與幫傭,以及大陸配偶遭到歧視。
2017/05/31 | 李修慧
杜絕國外「買春旅遊」,澳洲擬制定新法不准兒童性侵犯出國
去年澳洲有近800名有兒童性侵案底的澳洲人到海外旅行,其中約半數前往東南亞。澳洲的戀童癖者一向有花少少錢去鄰近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渡假,侵犯在地兒童的惡名。
2017/05/11 | 小花媽
「中國=國際」的想法讓台灣人在越南丟臉,更讓東南亞人民反感
我們有那麼多優秀的台商、台幹、下一代、新二代以及外籍配偶,也有很多早就開始研究東南亞的專家學者以及後起之秀。那麼,多方位的切入東南亞,才是發展關鍵。從文化以及社會上,是我們可能的轉機。
2017/05/07 | 放映週報
影展是一種投石問路的過程:專訪台北電影節總監沈可尚、策展人郭敏容
我現在慢慢理解到,影展就是一種投石問路的過程,而一個影展的品味,展現於其投石問路方式的「選擇」。
2017/05/06 | 吳象元
【全文】東協媒體聯訪蔡英文:「新南向」不是與中國競爭,跟「一帶一路」不相同
「2013年,我造訪印尼,在雅加達這個1000萬人口的東協中心,我看到滿街充滿自信與雄心的年輕人,許多人拿著手機,和全世界連結在一起,令人印象深刻。」
2017/04/29 | Candy Bird
【插畫】東南亞手札(三):藝術的炸藥不會真的引爆
面對老牆,既然身處此地,我想畫些跟馬來有關的事,自然想到黃錦樹的小說集。馬共歷史的確離我遙遠,但歷史被抹去這件事倒是很有共感。馬來西亞的創作自由有限制,創作上仍然得因應在地文化發揮,我把人物換成動物,或許這就是藝術有趣的地方,不直接指涉這個或那個,圖面所要傳達的,就留待觀者自行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