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06 | 食力
食品業新南向別只鎖定華人,清真市場才是新藍海
馬來西亞於2016年食品及非酒精飲料的消費總額超過新台幣1000億元。過去各大廠商只針對當地華人市場發展,但馬來西亞其實約有61.6%為信奉伊斯蘭教的巫裔人,清真食品的商業潛力實在不可估量。而在開發食品時,應當朝著少添加物、有機等方向,才能迎合當地市場口味。
【專訪】聯合國的中文課首次選用台灣教材,我們還有「華語」優勢嗎?
「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十到二十年後,聯合國的下任、下下任秘書長一定要是從我們班上畢業或是會講中文的。我們在做的事,就是在栽培聯合國未來的秘書長,以及下個世代的官員們。」
2018/03/08 | 羊正鈺
為什麼陸客不來,台灣領空「過路費」卻年賺20億破紀錄?
交通部統計顯示,去年來台旅客最大宗仍是陸客,有273萬人次,但已連續兩年縮減,所占比率由2015年的40.1%降至2017年的25.4%。
2018/03/07 | 董恒秀
【董恒秀專欄】行船湄公河閒步龍坡邦
有人問萊茵河與湄公河沿岸,哪個較美⋯對從年輕就到德國留學,之後在德國事業有成的柯泗濱大哥而言,他覺得湄公河較美,因為沒有人工修飾,具原始本色。不過他實在對寮國情有獨鍾。我們這一團從會曬走湄公河到龍坡邦,是台灣第一團,而這個行程是他建議的⋯他的員工來自好幾個國家,其中寮國籍的員工,誠實、認真、溫和的特質,讓他印象深刻。他向他們學寮語,也跟他們回到寮國,一到寮國就愛上那裡的人民與風土,甚至在永珍購屋。
不只美國,擴散中的「假新聞」正悄悄滲透亞洲國家
假新聞(fake news)被選為2017年的代表字,但這種誤導資訊的影響不只存在美國,縱看亞洲,從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甚至是台灣,都曾遭受針對性的「假新聞」攻勢,而其中關鍵的治本之道,就在媒體識讀的教育。
2018/02/01 | 精選書摘
《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華人、伊朗、印度與亞美尼亞商人的移民世紀
歐洲的東印度公司把勢力拓展到從東南亞到西亞這片廣闊地區時,沒有遭受到過多的抵抗,其貿易事業之所以能夠成功地開展,與此地區王權開放而且同意「自由貿易」的態度有極大的關係。
2018/01/29 | 精選書摘
從販賣婦女到貧窮暴力事件:幾世紀以來,孟加拉灣都是男人的世界
貧窮迫使年輕男性只能到海外尋求致富之道,貧窮也同樣驅使絕望的父母為金錢所惑,決定讓他們的女兒和仲介一起走,所謂的仲介就是「女裁縫」或是鴇母。工作的婦女也是透過類似的掮客和債權人的網絡。在孟加拉灣周遭的移民世界中,男人和比他們少得多的女人之間發展出複雜的關係。
東南亞國會議員開會在幹嘛?打瞌睡、玩手機,還有人在看春宮大戲
最常見的批評之一是,這些政客們非常虛偽,他們在公共場合扮演道德模範,但竟然在工作時睡覺、玩遊戲,甚至是觀看色情作品。
2018/01/07 | 李修慧
上千名移工遊行抗議:基本工資排除移工,只會讓台灣勞工更慘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日登場,這次主題是「看見非公民」,訴求移工也能共同參與「跟他們有關」的政策。
2018/01/06 | TNL特稿
《橫渡孟加拉灣》書評:拾回一段幾乎被遺忘的精彩歷史
這個環繞在孟加拉灣的大經濟圈,人口至少有36億人,幾乎是世界人口一半以上,在未來二十年的對接與鏈結發展下,孟加拉灣的發展世紀似乎已經悄悄來臨。
創造不同國籍間的互動與認識:東協廣場上各有所據的異國風情
東協廣場,台中人習慣叫它「一廣」(第一廣場),曾經有個名字是「東南亞購物美食廣場」,2016年正式更名為「東協廣場」,有人說他是「台中小東南亞」,台灣網友則笑稱「去一廣就跟出國一樣」。
2017/12/13 | 讀者投書
解決「新南向」困境,不如轉向「三方政策」
東南亞固然是亞洲經濟發展的新興重地,但固有的合作對象陸方,以及目前大量增加的日韓夥伴也不該輕視放棄。否則單向對東南亞的推動,除有很多瓶頸需要突破,還面臨雞蛋置於同一籃子的風險。
2017/12/08 | Project Syndicate
忽視人權和民主的「美國優先」政策,正在顛覆柬埔寨的民主
忽視人權和民主的政策不利於美國也不利於亞洲。不顧上述問題的「美國第一」政策——無論是在柬埔寨還是在其他國家——最後只會讓美國的實力不斷削弱。
2017/11/01 | 李修慧
新移民陳金蘭不顧夫家反對,就算躲在棉被裡也要教孩子講越南語
陳金蘭先後在衛生所、醫院擔任志工翻譯,協助同鄉就醫,之後又到移民署台南市第一服務站擔任越語通譯。
2017/10/31 | 小花媽
台灣,怎麼有臉去看不起其他國家呢?
看不起其他國家的情況下,誰要跟你相互交流呢?台灣在全世界都被差別對待,但唯有我們平等對待他人,才能帶來轉機。
【關鍵斡旋】策展人報告(四):進步記憶與潛在的談判
城市本應是一個由所有市民共同經驗到的整體,卻變成了一個支離破碎的空間,居住於此的人則面臨基於經濟狀況的差異而受到隔離的處境。這樣的現象再造了不同的社會實體,使得我們必須面對以下問題:「這些在城市中佔據不同地域的各個社會實體該如何與彼此產生關聯,又該如何與彼此進行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