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1 | 精選書摘
《台灣理論關鍵詞》:翻譯台灣、拆解原鄉概念的「譯鄉人」
過去十年,在台的新移民工創作,實踐了幾種認知上的重要翻譯工程。本文從以下四個層面,試想新移民工身為譯鄉人,所提供的幾層重要論述契機。
再訪「跨國灰姑娘」:從照顧與遷移體制,探討台灣組織照顧工作的供與需
《跨國灰姑娘》一書出版已屆十年,我再回頭檢視近十年來相關移工制度的變化,運用近來學者提出「照顧體制」與「遷移體制」這兩個概念,探討台灣社會如何組織照顧的供給與需求,以及管理公民與移民之間的界線。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奴工島》:繳了16萬仲介費來台,為什麼會落到非法工作的境地?
「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規定,是台灣政府為了管控移工的數量和分布,一個蘿蔔一個坑地把移工綁死在工作崗位上。政府需要這些廉價勞動力,卻不想管理,於是以營利為目的的私人仲介就遍地開花。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奴工島》:10萬元換一隻右手,蓋下紅手印就形同一張賣身契
莘蒂自知簽下和解書就意味著放棄一切權利,許多移工在受傷後都會被雇主以各種理由遣送回國,又談何後續治療?她當然不願意。雇主說給她兩天時間思考,莘蒂隨即向勞工局和TIWA尋求協助。
外籍看護與長者的生命敘說(上):不是一紙雇用契約,而是「互為主體」的生命故事
透過大學師生與通譯作為中介的這場「生命敘說」課程實驗,看似彼此各自表述,實際上開啟了一道跨越族群與文化的溝通之門。
2017/09/30 | 小花媽
阮國非只是想來台灣工作買條水牛,他罪該致死嗎?
很多粉蝨們實際接觸過外籍移工,或是在對方的國家打拚著,也都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很善良,也很邪惡。每個社會本來就有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問題,但不是台灣社會可以合理化的將移工都當成隱性罪犯的理由。
2017/08/18 | 羊正鈺
「台灣人沒教養、坐在車站大廳像外勞?」金鼎獎主持人發言惹議
「這知識不是武器。知識不是讓你去說,我比你懂更多一點,我比你更瞭解這個世界,更徹底、更正確。不是這樣的。」
2016/12/23 | 法操FOLLAW
印尼漁工虐死案:檢方草率結案又不受監管,如何能阻冤案發生?
2015年9月間,一名印尼籍漁工乘我國漁船出海作業時,疑似遭受虐待致死。當時,屏東地檢署認為,死者是不慎受傷才遭感染致死;但該案之後卻陸續遭到監院糾正和媒體揭露真相。讓我們一起來檢討這其中的檢調瑕疵。
2016/10/06 | Shih Yuan
調查印尼漁工遭虐死案 監院以「漠視移工勞權」糾正漁業署
監委表示,外籍漁工聘僱可分為「境內」及「境外」,境外受聘者因不受我國法律管制,工作環境相當惡劣,並往往遭國際媒體以「奴工」、「奴隸」形容。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
2016/09/13 | Shih Yuan
移工「三年限制」未列立院優先法案 勞團號召10/2上街「反剝皮」
台灣移工聯盟事指出,《就業服務法》第52條規定,移工來台「三年必須出境一天」,表示移工每三年就必須再被收取八至15萬新台幣的仲介費。法令若繼續保留,唯一受益者只有仲介,對勞方及雇主都無好處。
2016/09/07 | One-Forty
成為移工的意義:不只為金錢,也盼將另一國的文化帶回印尼
金錢作為現實生活之必須,乍看下這些朋友會跑去當「移工」,似乎是個不得不的選項。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在這樣的選擇背後,也有著他們追求自我實現的熱情。
2016/08/18 | 勞工影展
【青貧世代】「逃」出生天?《快跑36小時》荒謬的台灣移工制度
移工對台灣有多少的貢獻,是有目共賭的。台灣社會應該感謝移工對台灣的貢獻,而該怎麼做才可以讓他們在辛勞的貢獻背後,有個合理的工作條件及平等的對待,才是重要的。
2016/08/02 | One-Forty
「要記得,每個人都一樣重要」在勞動場域外,能不能為這些移工遞上一支麥克風
在勞動場域之外,能不能有一隻手為這些努力的人遞上一支麥克風,讓他們盡情發聲而不沉默;能不能用愛與同理闢建好一座舞台,讓每個人一站上台都散發光芒?
2016/05/09 | Shih Yuan
立院備詢最終回 勞動部長:遺憾《派遣勞工保障法》修法未完成
被問到想給下任勞動部長什麼具體建議?陳雄文說,任內包含華隆案等延宕多年的老案都在處理,並且有點眉目。在制度方面,包含年金改革已做很多討論,這也是希望盡快解決的議題。
2016/04/13 | 四方報
舞台前後的異鄉生活:專訪長榮空廚菲勞熱舞團Pre-Karne Crew
「Pre-Karne Crew」的中文意思是「融為一體的團隊」,由7名在長榮空廚工作的菲律賓勞工組成。舞團在2015年11月間創立,成員的年紀介於22到35歲間。而6名大男孩暢談他們的組團動機以及台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