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One-Forty
從鞋廠工人到藝術家,一場意外改變了菲律賓移工Mark的命運
來台五年的菲律賓移工Mark,因為一次工商意外而讓臉部部分受傷,為了掩蓋傷疤,他開始學習化妝技巧,開啟了自學成才的道路,而他為選美比賽擔任化妝師得獎的成果,更堅定了他對生活的自信。
2019/09/16 | 杜晉軒
移工悲歌:菲移工遭化骨水潑濺身亡,家屬在台討公道卻遭仲介阻攔
一名菲律賓移工不幸發生因化骨水潑濺而身亡的職災事故,而這起事故也掀起了長期以來移工工作環境不受重視的一面。
2019/09/10 | One-Forty
移工們的中文課:我要學好中文,回家鄉改變我的生活
為什麼你想要來台灣工作?大概是多數移工都會被問到的問題,儘管移工們背景各異,但離鄉背井多為有朝一日能改變在家鄉的生活,其中在台灣學中文就是能改變他們命運的途徑之一。
2019/03/21 | 精選書摘
《台灣理論關鍵詞》:翻譯台灣、拆解原鄉概念的「譯鄉人」
過去十年,在台的新移民工創作,實踐了幾種認知上的重要翻譯工程。本文從以下四個層面,試想新移民工身為譯鄉人,所提供的幾層重要論述契機。
再訪「跨國灰姑娘」:從照顧與遷移體制,探討台灣組織照顧工作的供與需
《跨國灰姑娘》一書出版已屆十年,我再回頭檢視近十年來相關移工制度的變化,運用近來學者提出「照顧體制」與「遷移體制」這兩個概念,探討台灣社會如何組織照顧的供給與需求,以及管理公民與移民之間的界線。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奴工島》:繳了16萬仲介費來台,為什麼會落到非法工作的境地?
「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規定,是台灣政府為了管控移工的數量和分布,一個蘿蔔一個坑地把移工綁死在工作崗位上。政府需要這些廉價勞動力,卻不想管理,於是以營利為目的的私人仲介就遍地開花。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奴工島》:10萬元換一隻右手,蓋下紅手印就形同一張賣身契
莘蒂自知簽下和解書就意味著放棄一切權利,許多移工在受傷後都會被雇主以各種理由遣送回國,又談何後續治療?她當然不願意。雇主說給她兩天時間思考,莘蒂隨即向勞工局和TIWA尋求協助。
外籍看護與長者的生命敘說(上):不是一紙雇用契約,而是「互為主體」的生命故事
透過大學師生與通譯作為中介的這場「生命敘說」課程實驗,看似彼此各自表述,實際上開啟了一道跨越族群與文化的溝通之門。
專訪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不僅是替移工伸張正義的後盾,也是充滿溫暖而堅固的家
庇護中心的設立,是由群眾協會先自行主動籌設,經各縣市政府勞工局審核通過,再以安置人數為基準定期給予津貼;雖有政府補助,但許多行政費用、生活必要開支,皆須由協會自行籌措吸收。
2018/04/03 | One-Forty
Millie:我不會因前雇主的性騷擾而討厭台灣,但我需要時間走出來
細細閱讀One-Forty「我是移工,也是媽媽」專題,會發現許多女性移工的夢想或許並非「遠大的抱負」,僅僅是「希望可以好好被對待」,而這樣的想望,一如每個人心裡所念,並無二致。
2017/10/02 | 小花媽
阮國非只是想來台灣工作買條水牛,他罪該致死嗎?
很多粉蝨們實際接觸過外籍移工,或是在對方的國家打拚著,也都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很善良,也很邪惡。每個社會本來就有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問題,但不是台灣社會可以合理化的將移工都當成隱性罪犯的理由。
2017/09/30 | 小花媽
阮國非只是想來台灣工作買條水牛,他罪該致死嗎?
很多粉蝨們實際接觸過外籍移工,或是在對方的國家打拚著,也都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很善良,也很邪惡。每個社會本來就有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問題,但不是台灣社會可以合理化的將移工都當成隱性罪犯的理由。
2017/08/18 | 羊正鈺
「台灣人沒教養、坐在車站大廳像外勞?」金鼎獎主持人發言惹議
「這知識不是武器。知識不是讓你去說,我比你懂更多一點,我比你更瞭解這個世界,更徹底、更正確。不是這樣的。」
2016/12/23 | 法操FOLLAW
印尼漁工虐死案:檢方草率結案又不受監管,如何能阻冤案發生?
2015年9月間,一名印尼籍漁工乘我國漁船出海作業時,疑似遭受虐待致死。當時,屏東地檢署認為,死者是不慎受傷才遭感染致死;但該案之後卻陸續遭到監院糾正和媒體揭露真相。讓我們一起來檢討這其中的檢調瑕疵。
「我就是愛寫啊!」自己出書自己宣傳,移工作家在東協廣場打造書香小天堂
這個位於東協廣場門口的印尼小書攤,便是移工們自立自強所建構的小天堂,在這裡她們可以跳脫「印傭」、「印勞」等刻板印象,得以暫時做回她們真正的自己。
2016/10/07 | Shih Yuan
調查印尼漁工遭虐死案 監院以「漠視移工勞權」糾正漁業署
監委表示,外籍漁工聘僱可分為「境內」及「境外」,境外受聘者因不受我國法律管制,工作環境相當惡劣,並往往遭國際媒體以「奴工」、「奴隸」形容。
2016/10/06 | Shih Yuan
調查印尼漁工遭虐死案 監院以「漠視移工勞權」糾正漁業署
監委表示,外籍漁工聘僱可分為「境內」及「境外」,境外受聘者因不受我國法律管制,工作環境相當惡劣,並往往遭國際媒體以「奴工」、「奴隸」形容。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