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奴工島》:繳了16萬仲介費來台,為什麼會落到非法工作的境地?
「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規定,是台灣政府為了管控移工的數量和分布,一個蘿蔔一個坑地把移工綁死在工作崗位上。政府需要這些廉價勞動力,卻不想管理,於是以營利為目的的私人仲介就遍地開花。
2018/11/08 | 精選書摘
《奴工島》:10萬元換一隻右手,蓋下紅手印就形同一張賣身契
莘蒂自知簽下和解書就意味著放棄一切權利,許多移工在受傷後都會被雇主以各種理由遣送回國,又談何後續治療?她當然不願意。雇主說給她兩天時間思考,莘蒂隨即向勞工局和TIWA尋求協助。
再訪「跨國灰姑娘」:從照顧與遷移體制,探討台灣組織照顧工作的供與需
《跨國灰姑娘》一書出版已屆十年,我再回頭檢視近十年來相關移工制度的變化,運用近來學者提出「照顧體制」與「遷移體制」這兩個概念,探討台灣社會如何組織照顧的供給與需求,以及管理公民與移民之間的界線。
2018/04/03 | One-Forty
Millie:我不會因前雇主的性騷擾而討厭台灣,但我需要時間走出來
細細閱讀One-Forty「我是移工,也是媽媽」專題,會發現許多女性移工的夢想或許並非「遠大的抱負」,僅僅是「希望可以好好被對待」,而這樣的想望,一如每個人心裡所念,並無二致。
專訪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不僅是替移工伸張正義的後盾,也是充滿溫暖而堅固的家
庇護中心的設立,是由群眾協會先自行主動籌設,經各縣市政府勞工局審核通過,再以安置人數為基準定期給予津貼;雖有政府補助,但許多行政費用、生活必要開支,皆須由協會自行籌措吸收。
外籍看護與長者的生命敘說(上):不是一紙雇用契約,而是「互為主體」的生命故事
透過大學師生與通譯作為中介的這場「生命敘說」課程實驗,看似彼此各自表述,實際上開啟了一道跨越族群與文化的溝通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