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6 | 吳佳翰
馬來西亞只有巫華印三大民族?在「沙巴」與「砂拉越」並非如此
馬來西亞對外界常展示擁有巫華印三大民族的「多元」形象,然而對馬國東馬人民而言,族群與宗教的邊界關係是多重與流動的,而近年來東馬原住民更面對著西馬中央政府「馬來化」議程的挑戰。
2019/09/16 | 彭成毅
馬來西亞爪夷文教學爭議:是馬來文字,還是伊斯蘭藝術?
馬國政府因決定在華文小學國語課本增加爪夷文書法藝術課程,而在民間引起相當大的反彈,在政府與民間溝通不足,以及各族群間對爪夷文的文化背景不了解的情況下,更加劇了馬國脆弱的族群關係。
【東南亞週報】印尼與馬來西亞因霾害交惡|泰國實行菸盒標準化成亞洲首例|菲律賓爆發非洲豬瘟疫情
印尼與馬國因多年來無解的霾害問題發生外交摩擦;泰國開始實行菸盒標準化和簡易包裝,以降低菸品的消費量;而菲律賓政府已證實出現首宗非洲豬瘟案例,東南亞各國均面對複雜的環境衛生問題。
面對工資高漲的越南,台商是走是留?紡織、製鞋與科技業大不同
儘管越南政府逐年調帳基本工資,但在中美貿易戰的效應下,生產基地的轉移也讓越南土地成本高漲,在地台商認為,若要生存下來,在越南的「在地化」經營才是成功的關鍵。
2019/09/13 | 讀者投書
柬埔寨新世代聲音:28歲的他,從鍋碗瓢盆玩到巡迴15國演出
柬埔寨是中南半島上的文化古國,其音樂文化深受印度教、佛教甚至殖民宗主國法國的影響,然而在70年代紅色高棉的共產統治下,柬埔寨讓音樂出現極大斷層,直到90年代柬埔寨音樂文化才復甦。
印尼前總統哈比比過世,民主推手的他還開放了華文教育
印尼前總統哈比比雖然僅執政兩年,但其任內不顧保守勢力反對,堅持民主化路線,為印尼的民主化奠定了基礎。
印尼前總統「民主推手」哈比比逝世 任內開放華文教育
印尼前總統哈比比雖然僅執政兩年,但其任內不顧保守勢力反對,堅持民主化路線,為印尼的民主化奠定了基礎。
2019/09/12 | Hello Việt Nam
當台灣遇見新移民:新南向政策帶來機會,也帶來了文化磨合挑戰
透過一名在台的越南新住民可得知,儘管新南向政策推行後,台灣社會更關注東南亞了,但彼此之間的文化衝突與不了解也更明顯,這也是族群間彼此要努力的。
2019/09/12 | 精選書摘
清朝對緬甸的屢戰屢敗,無意間造就了暹羅的獨立建國
自古以來中國對周邊國家,尤其中南半島上的國家之興亡影響極深,得益於清緬戰爭的爆發而獨立的暹羅吞武里就是典型的例子。
不堪印尼森林大火霾害侵擾,馬來西亞400多所學校被迫停課
印尼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地區的森林大火產生的煙霾已影響到周邊國家,尤其國土與印尼接壤的馬國砂拉越州的多所學校已暫時關閉。
2019/09/11 | 當代評論
安華接棒馬國首相的難題:維護土著權力或追求跨族群的公平民主
馬哈迪回鍋任馬來西亞首相後,曾表示其任相二年後會交棒予安華,然而馬哈迪與安華的交棒不只是行政上的交接,而是兩種政治理念的過渡與對接,理念的差異將影響馬哈迪是否願意讓安華接棒。
越南身價因美中貿易戰水漲船高,工人與土地成台商最大挑戰
美中貿易戰帶來的生產基地移轉效應下,擁有減免關稅優勢的越南更受到外商青睞,但需求高漲也造成了人力緊缺、土地成本高漲的問題,成了在地與新進的台商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中美貿易戰利弊難料,越南在地台商:受害的比受益的人更多
各界多認爲在中美貿易戰引發的轉單效應之下,緊鄰中國的越南是最大得益者,然而已在越南在地經營多年的臺商,受限於產能以及成本上漲,他們的感受卻是受害的人會比受益的人多。
2019/09/10 | One-Forty
移工們的中文課:我要學好中文,回家鄉改變我的生活
為什麼你想要來台灣工作?大概是多數移工都會被問到的問題,儘管移工們背景各異,但離鄉背井多為有朝一日能改變在家鄉的生活,其中在台灣學中文就是能改變他們命運的途徑之一。
東南亞非洲豬瘟疫情:繼越、柬、寮、緬後,菲律賓成最新疫區
菲律賓政府9月9日確定該國爆發首宗非洲豬瘟案例,而台灣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已於8月中旬得到菲國疑似爆發非洲豬瘟案例的消息,並於8月19日起對自菲國入境旅客的託運行李及手提行李全面檢查。
2019/09/09 | 精選書摘
《瘋狂亞洲富豪》的背後,到底新加坡的百萬富豪是什麽樣的存在?
好萊塢電影《瘋狂亞洲富豪》中對新加坡富裕層級生活的描繪深植人心,然而究竟台灣政治人物所熱愛借鏡的新加坡是否真如表面般光鮮亮麗,也是值得探討的。
【東南亞週報】越航獲美核准開通直飛航班|印尼發布2020鎳出口禁令|泰祭出減稅方案吸引中美貿易戰外流製造商
印尼為加速國內重金屬冶煉的發展進程業,將限制鈷和鎳等金屬礦產的出口,導致國際鎳價飆升。另一邊廂,泰國政府推出系列招商措施,以吸引和接納中美貿易戰下的製造商遷移潮。
2019/09/06 | One-Forty
印尼移工Evi的夢想藍圖:返鄉創業賣雞排珍奶,也讓失業年輕人有份工作
選擇出國工作的移工們,為的不就是要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爲此他們願意接受心理和物理位置上的思念,有些甚至需要忍受不合理的勞動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