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4 | TNL香港編輯
兩歲男童台灣奧萬大吊橋隙70米墮下不治,廠商上月曾「目測」檢查
台灣奧萬大森林遊樂區育樂課楊課長表示:「8月時有對吊橋進行安全檢查,而10月時合約廠商則有用目測的方式做檢查,但也並非是專業的橋梁檢查。」
2019/11/04 | 李修慧
2歲男童從奧萬大吊橋縫隙摔落不治,廠商上月曾「目測」檢查
奧萬大森林遊樂區育樂課楊課長表示,「8月時有對吊橋進行安全檢查,而10月時合約廠商則有用目測的方式做檢查,但也並非是專業的橋梁檢查」。
2019/10/22 | 李秉芳
政院推「山林解禁」5大政策:開放全台81處林道,政府的責任不是無限
除了讓民眾更容易親山的措施,政府將在4年投入7億元經費,整建現有設備和步道。不過每逢山難事件發生就拿被熱議的「搜救費該誰負責」,這次則並未被提及。
2019/08/26 | 芭樂人類學
我親愛的原住民青年,是否已下定決心承接上一代的山林知識呢?
是啊,不管是走在法律的前頭,或者是在法律的框架中衝撞、前行,最重要的還是族人與土地之間的連結,那才是最根本的核心。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上路:讓植物園不再只是個搜奇的場所
異地保種的目的,不只期望有一天這些種原能回到原棲地,也希望在氣候變遷的威脅下,當棲地崩塌消失時,為原生植物增加備分。
2019/07/05 | 李秉芳
原住民在國有林採集除罪化:紅檜、牛樟等貴重木有條件開放
雖然十多年來,都沒有繼續抓原住民採集,但這法案對原住民來說像是緊箍咒,要用的時候拿來念一下,對原住民山上採集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
2019/04/30 | 李秉芳
南安小熊回家了,黑熊保育協會:孩子,什麼動物都好,但就是不要接近人類
「黑熊媽媽」黃美秀教授強調,在野化訓練中,最重要的是,要讓牠不要愛上人類,因為野外沒有永遠的天堂,若習慣跟人互動,就怕會發生民眾尖叫、衝突、傷亡情況
盜採林木的「山老鼠」都在哪裡?偷些什麼?
不管是哪種山老鼠,背後都有收贓與販售的「大老鼠」,而這些大小老鼠之所以能存活,是因為「東西賣得出去」,不要購買來路不明的奇木藝品或樟芝產製品,才能根絕盜伐。
2019/03/10 | 羊正鈺
高雄宣布重慶將送一對貓熊,中國網民:諂媚台灣人
中共當局1982年宣布開始停止贈送貓熊,改由「租借」或「科技交流」方式讓貓熊出國,傳統的政治性「貓熊外交」時代宣告結束,之後只有贈送過台灣與港澳貓熊。
2019/02/28 | 李秉芳
台灣雲豹疑再現蹤,為何阿朗壹部落會議會決議「封山」自主調查?
部落族人說,過去發現礙於要保護雲豹都不敢公開,這次為了爭取傳統領域的主權才公諸於世,希望政府落實原住民歷史和土地轉型正義,還給部落主導雲豹的調查研究。
2019/01/20 | 讀者投書
當螞蟻變成「寵物」,走私的防檢漏洞也隨之大開
當螞蟻逐漸變成「寵物」,許多玩家多在網路上交易外來種螞蟻,雖知屬非法走私進口,但卻無法源依循,也難以追溯物種源頭,形成後續管理上的法律漏洞,讓外來種螞蟻買賣雙方有機可趁,更可能造成生態浩劫。
別開槍!對付獼猴其實有更好的方法
有農民認為政府補助電牧器圍網沒用,主張「無用的動物,例如獼猴、毒蛇要撲殺,有用的鳥要留下來。」不過,獼猴在生態系裡扮演的角色,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無法預估族群消失可能帶來的影響。
不補助「原生植物」的造林政策,算是真保育嗎?
《獎勵輔導造林辦法》的造林樹種不包括毛柿、過山香等在地原生樹種,因此發生有人買下廢棄檳榔園讓在地植物自然演替復育成林,卻拿不到造林獎勵金的情況。很顯然,現行以「經濟林」方式的獎勵辦法,完全不適用於生態保育取向的營林。
過街獼猴,人人喊打:臺灣獼猴降級造福了誰?
在還沒降級以前,農民即可自行處理猴害問題,乃至降級之後,依舊可以因受到危害等事由,進行人道處理......因此農民想要的不是能不能正大光明處置獼猴,而是有沒有良好的防治措施,保障他們的果園不再受到危害,或者能在受到危害之後獲得補償。
2018/07/22 | 李修慧
黑熊媽媽:想搶救花蓮小黑熊,不只人車,最好連食物也「淨空」
黃美秀也提醒,除了人車淨空,最好也不要再封鎖區域內有任何人為的食物,因為由在溪邊民眾烤肉野餐留下廚餘或垃圾來看,這或許也是吸引熊滯留的原因之一。
2018/06/26 | 李秉芳
除了台灣獼猴,還有誰也被踢出「保育類」野生動物?
獼猴從保育類被降級為一般類野生動物,還是受到野保法規範,除非基於公共安全、危害農作物等原因,不可任意騷擾、虐待及獵捕。
2018/04/29 | 李秉芳
「政府組織改造」拼本週拍板通過,國家公園續留內政部
延宕多時的政府組織改造終於在近日協調整合完成,水利署、營建署和林務局都將依業務內容拆分,國家公園則敲定留在內政部。
進行組織改造的政府,竟然忘了「森林」
環境資源部的成立,不該只是環保署的升格擴張,其中現有的森林和保育工作,更需要明確規範,才是政府該有的前瞻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