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0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賺人熱淚的一幕,是應家一家人來探望應思聰,而他從醫院走出來,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姊姊思悅告訴他,等你穩定下來就可以回家了。他卻只是一直重複:「我不會再打人了。對不起。我要回家。」然而,就算誠心悔改或是予以承諾,他仍已被關住了──在醫院裡,在新聞的標題裡,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
不了解所帶來的傷害:談憂鬱症在現今社會面臨的困境
當他們鼓起最大的勇氣,跟其他人坦承自己的精神疾病之後,換來的不是同理,反而是質疑與不了解。這樣負向的循環下,大眾越來越不了解精神疾患的內心和處境,精神疾患的人也越來越不敢跟他人坦誠自己的病情,一旦坦承了,就好像做錯事一般,
2018/04/23 | 讀者投書
天照大神之死:房思琪引出的是怎麼樣的文學傳統及其變體?
當《今生今世》推薦列除了一定會有的張愛玲之外,還出現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我們方驚訝於此二書如今之被「市場」並置,是否諭示了兩造互文,並重新喚起近代華文文學中一個常常被刻意遺忘的、危險的幽魂。
2018/02/18 | queerology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中):直視性別暴力,建造一個更為平等的性文化
性別暴力是一個看似直觀卻也複雜的議題。討論性別暴力的目的並非讓「性」-包括各種與性相關的討論和互動-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相反的,直面性別暴力,正是因為我們需要性,而且應該要享受性。
2017/12/27 | 盧郁佳
死了才能說出口:性侵受害者出櫃之年
我們任何人都無權說「讓過去的事過去吧」,然後揮手間一切就真的過去了。我們的共同經驗恰好相反-過去的一切並未消失、沉寂。
2017/11/03 | 讀者投書
詩與欺騙:從《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到中國詩學的反思
中國五千年的文學傳統浩浩湯湯,值得細讀品味的作品所在多有,但在閱讀的時候請記得林奕含的提醒:詩有可能不過是「巧言令色」而已。
2017/10/28 | 讀者投書
林奕含看穿了李國華,但沒有看穿他們賴以遂行其獸行的「中國文學」
我想要談的問題是,冰雪聰明的林奕含,無論是在書中做為敘事者,還是做為真實生活中的自己,早就把一切都看透透了,為什麼終於沒有能走出來?我猜想,一個根本的關鍵是:她雖然看穿了李國華,但並沒有看穿李國華們所賴以遂行其獸行的「中國文學」!
2017/08/30 | 讀者投書
為什麼要讀經典古文:從美女是不是刑法上的「人」談起
一則經典故事與當代司法的對話,就激盪出兩大文明體系過去的衝突、調適,以及未來路線的思考,經典與當代的碰撞,一觸即發,捲起千堆雪,如何可廢除文言經典?
2017/08/22 | Abby Huang
沒有當事人的處分:「林奕含案」陳國星不起訴的5點理由
女作家林奕含疑遭補教名師陳星(本名陳國星)誘姦案,台南地檢署經過113天偵察,今天宣布「不起訴」處分,檢方公布原因如下。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下)
林奕含文筆好,才情高,心思敏銳,筆調冷靜,很多時候會讓人想到張愛玲。或許在聽故事之餘,偶爾分神欣賞她詩化的句法,感覺文字的魅力,可沖淡書中彌漫的悲愴氣息。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林奕含以早慧的文字才華,如詩的意象,描述房思琪心中似為樂園實為荒原的蒼涼。書中寫到她的孤獨,「她的孤獨不是一個人的孤獨,是根本沒有人的孤獨。」整部小說的蒼涼就壓縮在這一句裡。
2017/06/23 | 沈政男
「寶瓶拒為林奕含出書」事件:寫文章雖是雅事,但出版畢竟是商業行為
林奕含先是參加文學獎,屢次失利以後才想要出書,可見她不一定要出書,也不一定要寫《房思琪的失戀樂園》,真正的重點是她想要成為作家。
2017/06/23 | 讀者投書
爸媽,請和我們「談情說愛」——讓兩性教育從家庭裡扎根
在儒家文化中「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催化下,「升學主義」使校園成為權力的場域,過度重視「學科成績」卻輕忽「情感判斷」能力。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三):讓我們重讀房思琪,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
在上一篇,筆者討論了為何眾多的房思琪們需要孤軍奮戰,甚至到最後必須慘烈地愛上對她施暴的對象,似乎在台灣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無所逃遁。在這一篇,我將透過「回眸凝視」、「性別操演」、「陰性書寫」、「個人即政治展演」幾組女性主義的關鍵字,來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二):當一個女孩的生存之道,只剩下愛上那個誘姦她的老師
房思琪的「自我」生存之道,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慘烈。房思琪的自我在誘姦/強暴中受傷了,感覺被貶低、被侵占、被刪除,甚至被毀滅了,最後,被誘姦/強暴的被害人,自我認知逐漸崩毀,但在其掙扎、努力求生的過程中,卻是得出「必須愛上老師的結論」。
2017/05/26 | 李修慧
「防狼師條款」三讀通過:補習班老師、員工未來全都必須實名制
未來補習班負責人與員工、老師執行業務或對外招生時,應揭露真實姓名;聘用外籍教師需檢附原護照國的行為良好證明。
從林奕含事件看精神疾病與法律的關係
精神疾病診斷之困難,不僅在於疾病本身是一個變動的過程,更在於情感性疾患(包含憂鬱症、躁鬱症)、思覺失調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乃至更多其他類型、不在本文中贅述的疾患,往往症狀上有大量的重疊與相似性,即使經過長時間的臨床觀察與用藥,精神科醫師也難以得出結論。
2017/05/15 | 沈政男
生也孤獨,死也孤獨
很多時候,我們開始真正認識一個人,總在那人離去以後。有立委說,「林奕含在高二升高三暑假被約去美術館看展覽,之後遭到性侵,所以她說,十七歲,『精彩的人生正要開始』,而我留在那一年,再沒有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