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7 | TNL特稿
台語片研究的意義(上)
從事台語片研究的首要前提,是回到歷史本身的脈絡,擺脫被二元政治意識形態綁架和利用⋯在經濟考量與政治箝制的前提下,走大眾路線的台語片並沒有客觀條件與空間直接對抗黨國思想,儘管個別導演在片中偷渡了些許的嘲諷與批判。
2018/10/06 | 陳睿穎
林摶秋:台語片時代的奇才導演
如果要形容林摶秋,他的親戚朋友會說是「わがまま」(我行我素),在家裡,受過日本教育的他是絕對的權威,令老婆孩子們都怕怕,但這麼一個大男人,卻拍出了那個時代極其細膩的女性身影。
2018/08/11 | 陳睿穎
修復了影像,然後呢?從台語片字幕談語言的修復
退潮後就知道誰沒穿褲子,如果真的沒有中譯字幕,你我理解台語的能力將面臨嚴峻的考驗。台語片的類型非常多樣,即使用的都是同一種語言,仍需要「翻譯」團隊像考古一樣把每一個字追究清楚。
站上國際舞台呼喊保存電影
世界影音遺產日是什麼?台灣電影跟它有何關係?「守護影音遺產」的抽象概念是如何轉化成實際行動?而台灣是又是如何在各方政治角力中,站上電影文化保存的國際舞台?話說1995年國家電影中心還稱作「電影資料館」,希望能申請加入「國際電影資料館聯盟」,探身走入這樣暗潮洶湧的外交場域,一方面要面對來自北京「中國電影資料館」的外部壓力,最後「電影資料館」獲得壓倒性的贊成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