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7/14 | 趙慶華
【解嚴三十】「我」的解嚴:翻過一頁女性自傳史
初來寶島的胡適,仍渾然不覺其腳下的「自由中國」已不只是忌諱與顧慮太多,而是貨真價實地進入了由黨國機器操盤的嚴密思想檢查狀態,他的這番話便彷如一則寓/預言,照見威權體制下的傳記書寫實難「可靠而生動」的命運,不僅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寫,更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