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6 | Elanor Wang
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別穿得太花俏,看起來就像觀光客
柏林的夜店從週五半夜一路開到週一上午,而且越是「在地」的柏林夜店,越不能夠「過度打扮」,但只要通過了門房的檢驗入內,你就會知道為何入場前,他們都會在你的手機鏡頭貼上一張貼紙......
德國人的智慧:為什麼希特勒自殺地點,被淹沒在停車場草坪裡?
那種不在乎別人眼光、不在乎世人批判的率性,堅決只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一切的行為舉動,考量的不是在世人眼中的定位,而是獨立思考後做出只為自己負責的決定。那種成熟、那種勇氣,表現在一個名族的性格、一個城市的特點上,十分迷人。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從「加害者」角度介紹納粹血淚史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複數的現代性:水、都市想像與基礎建設
The Fabric of Space: Water, Modernity, and the Urban Imagination(《空間紋理:水、現代性與都市想像》)一書,將「水」視為地景和基礎建設的關鍵,探討巴黎、柏林、拉哥斯、孟買、洛杉磯和倫敦六個大都市的案例,用以理解現代性、自然與都市想像之間的關係。
歐洲交通新趨勢:只借不賣的共享機車
過去歐美城市機車並不普遍,但在今天已有兩家主要共享機車企業,橫跨30個歐洲城市,最重要的是,那些機車「只租不賣」。
2018/07/11 | Abby Huang
中國為何用「人權」賣世界一個「人情」?被軟禁近8年的劉霞安抵柏林
劉霞獲准出國的時機,正逢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拜訪德國,「李克強彷彿把劉霞作為一件『禮物』送給德國」,「劉霞就是中國政府手中的一枚棋子,這時候把她拋出來,就是向德國、歐洲示好,希望能聯手對抗川普」。
2018/04/12 | 精選書摘
《分裂的天空》賴香吟推薦序:我愛過這個國家
長達半世紀的冷戰隔絕,所謂西方對東德視而不見,我們確實需要東德角度;至於深入與淒美,則跳出刻板印象,將《分裂的天空》從佐證政治的文本,拉回了文學。
2018/01/20 | Abby Huang
一年的車票都在腳上:德國地鐵與愛迪達合推「年票鞋」,你買不買單?
專家認為,德國的交通運輸要更環保,不能單單只靠用電動車取代柴油車,更根本的方式是要改變人們擁有私人車的習慣,建立比開私人車還快、還便宜的交通系統。
2018/01/07 | 精選書摘
政府每個月發錢給你:全民基本收入實驗的三項固有限制
所有「基本收入實驗」都有其正面意義:它們能使更多人認識到這種構想,並促進有關其利弊的討論。但如果我們不恰當地宣傳這種實驗對基本收入的永續性或可取性的參考價值,它們對現實中相關改革的淨影響可能是災難性的。
2018/01/01 | Abby Huang
【圖輯】全球接力迎接2018:有人結婚免費、有人害怕恐攻、有人還在2017
台北101今年不放煙火,改以長達360秒、16000發煙火的新年大秀取代。最後在彩色「幸福共好,Happy Together」的光影下,一同邁向2018。
2017/09/24 | 精選書摘
美國的視而不見,讓東德大膽地興建柏林圍牆
許多西德和美國官員繼續口頭譴責柏林圍牆,但私底下卻接受這件事,甚至抱著歡迎的態度。他們視這座牆為解決方案,而非問題所在,但是東柏林民眾卻因此付出悲慘的代價。
2017/09/24 | 精選書摘
逃出柏林圍牆:停止射擊!你也是德國人,不是嗎?
隧道挖掘者喜歡吹噓他們是柏林四強分治的真正執行者。雖然在地下,且肯定不受任何一國歡迎,但是他們是唯一自由進入所有區域的柏林人。
2017/08/22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就怕人情味
柏林人忙著當自己,不花力氣微笑,不忙著堆疊友善,很愛說「不」,不急著介入彼此的生活。那句「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根本無法套用在這座城市,柏林人真的不急著討好,臉上無興味,肢體不熱情,服務生、公務人員、郵局人員、醫護人員表情如冰山,速度如冰河。我在這裡學會了說不,也學會了接受人家的拒絕。
2017/07/04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看鸛
我們拿著圖鑑比對,上網查資料,不斷以望遠鏡觀察這對白鸛的各種姿態,以擬人猜測牠們的悲喜,交配、吵架、覓食、擁抱。白鸛清楚我們的存在,但人不擾鳥,鳥不理人,屋裡一對女同志,屋頂一雙白鸛鳥,我躺在花園的柔軟草地上,彷彿看好萊塢愛情片,鳥恩愛,人多情。
2017/04/14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霧海上的旅人
出走是偶而的必要,但,不一定要那麼遠。考量到自己的人生現實,八里或者巴黎,真的不是在巴黎貼了馬卡龍照,就比在八里吃孔雀蛤值得讚嘆。
【影片】70歲德國阿嬤為何上街亂噴漆?因為她要「對仇恨開戰」
Irmela看起來就像你和藹可親的鄰家奶奶,但其實她也是一位對「仇恨」作戰超過30年,卻從不屈服的的勇者。
2017/02/25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一場影展夢
我身體裡有熾熱表演慾。我想當演員,但是《曖昧》裡,我的存在過目即忘。我跟著電影登台,感受卻很不真實,因為我根本沒上台的必要,我只是微小配角,舞台上的多餘,跟著上台只是虛榮,做一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