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12 | 精選書摘
《分裂的天空》賴香吟推薦序:我愛過這個國家
長達半世紀的冷戰隔絕,所謂西方對東德視而不見,我們確實需要東德角度;至於深入與淒美,則跳出刻板印象,將《分裂的天空》從佐證政治的文本,拉回了文學。
2018/01/20 | Abby Huang
一年的車票都在腳上:德國地鐵與愛迪達合推「年票鞋」,你買不買單?
專家認為,德國的交通運輸要更環保,不能單單只靠用電動車取代柴油車,更根本的方式是要改變人們擁有私人車的習慣,建立比開私人車還快、還便宜的交通系統。
2018/01/07 | 精選書摘
政府每個月發錢給你:全民基本收入實驗的三項固有限制
所有「基本收入實驗」都有其正面意義:它們能使更多人認識到這種構想,並促進有關其利弊的討論。但如果我們不恰當地宣傳這種實驗對基本收入的永續性或可取性的參考價值,它們對現實中相關改革的淨影響可能是災難性的。
2018/01/01 | Abby Huang
【圖輯】全球接力迎接2018:有人結婚免費、有人害怕恐攻、有人還在2017
台北101今年不放煙火,改以長達360秒、16000發煙火的新年大秀取代。最後在彩色「幸福共好,Happy Together」的光影下,一同邁向2018。
2017/09/24 | 精選書摘
美國的視而不見,讓東德大膽地興建柏林圍牆
許多西德和美國官員繼續口頭譴責柏林圍牆,但私底下卻接受這件事,甚至抱著歡迎的態度。他們視這座牆為解決方案,而非問題所在,但是東柏林民眾卻因此付出悲慘的代價。
2017/09/24 | 精選書摘
逃出柏林圍牆:停止射擊!你也是德國人,不是嗎?
隧道挖掘者喜歡吹噓他們是柏林四強分治的真正執行者。雖然在地下,且肯定不受任何一國歡迎,但是他們是唯一自由進入所有區域的柏林人。
2017/08/22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就怕人情味
柏林人忙著當自己,不花力氣微笑,不忙著堆疊友善,很愛說「不」,不急著介入彼此的生活。那句「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根本無法套用在這座城市,柏林人真的不急著討好,臉上無興味,肢體不熱情,服務生、公務人員、郵局人員、醫護人員表情如冰山,速度如冰河。我在這裡學會了說不,也學會了接受人家的拒絕。
2017/07/04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看鸛
我們拿著圖鑑比對,上網查資料,不斷以望遠鏡觀察這對白鸛的各種姿態,以擬人猜測牠們的悲喜,交配、吵架、覓食、擁抱。白鸛清楚我們的存在,但人不擾鳥,鳥不理人,屋裡一對女同志,屋頂一雙白鸛鳥,我躺在花園的柔軟草地上,彷彿看好萊塢愛情片,鳥恩愛,人多情。
2017/04/14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霧海上的旅人
出走是偶而的必要,但,不一定要那麼遠。考量到自己的人生現實,八里或者巴黎,真的不是在巴黎貼了馬卡龍照,就比在八里吃孔雀蛤值得讚嘆。
【影片】70歲德國阿嬤為何上街亂噴漆?因為她要「對仇恨開戰」
Irmela看起來就像你和藹可親的鄰家奶奶,但其實她也是一位對「仇恨」作戰超過30年,卻從不屈服的的勇者。
2017/02/25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一場影展夢
我身體裡有熾熱表演慾。我想當演員,但是《曖昧》裡,我的存在過目即忘。我跟著電影登台,感受卻很不真實,因為我根本沒上台的必要,我只是微小配角,舞台上的多餘,跟著上台只是虛榮,做一場夢。
2017/01/29 | 精選書摘
人高馬大的一個人,被解放時只有45公斤;但他仍熱烈支持德國統一
這裡向來是個危險大陸。為了土地、王朝、宗教和殖民地,它一直在自我殘殺。它單靠自己就產出讓本世紀成為史上最大災難的兩種意識形態,雙胞胎般的兩次意識形態災難,都是美國人出手搭救。
2017/01/10 | 精選書摘
大衛鮑伊「柏林三部曲」:這座城市改變了他,並催化出一首推倒柏林圍牆的搖滾聖歌
許多人為了追尋而來到柏林,但他們求索的目標往往是他們自己。鮑伊後來在柏林找到了自我,並讓自己從耽溺中抽離,不再扮演那些虛假的角色,而且不再像許多樂壇的前輩,仍陷入自己招致的迷思當中。
2017/01/06 | 區家麟
毋忘歷史罪行:曾經發生的,亦可以再次發生
毋忘歷史罪行,並非必然,世上眾多悲劇,很多從未認真記念。
2017/01/01 | 楊之瑜
【圖輯+影片】全球跨年這樣過:紐約緊繃夾雜開心,南韓抗議放煙火⋯⋯
跨年煙火向來是充滿興奮情緒的活動,但今年不管是在歐洲、美洲或是亞洲,有些城市的跨年活動是與往年不太一樣的。
2016/12/28 | 區家麟
「1984」也許已經來到
柏林的秘密警察博物館,一切儀器技倆原始得可笑,相比現在一個App已經收集用戶很多資料,而且還是甘心情願奉上。
2016/12/28 | 精選書摘
被槍殺的女兒、被買來的新娘:土耳其女性在德國所面臨的人生困境
如果德國當局無法成功地教育大多數穆斯林家庭的子弟,接受與伊斯蘭教規無關的、民主社會的遊戲規則,那麼在德國的主流社會之外,將不可避免地發展出一個穆斯林的平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