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

柏林(德語:Berlin[bɛʁˈliːn] ( 聆聽))是德意志聯邦共和國首都,也是德國最大的城市,現有居民約340萬人。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5/14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陳思宏簽書講座側記:為什麼中秋節要烤肉?一切都是柏林的錯!

自由才能寫作,寫作才有自由,陳思宏一如他喜愛的花襯衫,色彩飽滿,肢體張狂。他渴望走遍世界奔放,也用文字擁抱自己與他人的靈魂,面對疫情多所限制,「我真的祝福大家早日自由,迎向屬於你們的殘酷吧!」陳思宏笑道。

2022/03/23 | 莊貿捷

特斯拉德國超級工廠正式交付電動車,預估年出貨量暴增50%,馬斯克開心獻舞

特斯拉(Tesla)柏林廠正式交付,每年生產多達50萬輛汽車,初步將生產運動型跨界車Model Y,而根據特斯拉2021年第4季財報顯示,2021年他們不過才交付93.6萬台電動車,意味著產能大增。

2022/03/20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樓上的好人》作者陳思宏:故事裡的魔幻時刻,如鵜鶘揮翅,羽毛翻飛狂舞

陳思宏筆下故事遼闊,龐雜記憶勾勒地景,前往遠方,也回望家鄉。「夏日三部曲」途經永靖、佛羅里達溽暑,這回《樓上的好人》則在柏林與員林的盛夏,但員林老城早在時光裡走遠,從記憶裡變形。

2022/03/13 | 精選書摘

【小說】陳思宏《樓上的好人》選摘:柏林第一吐恢宏且壯闊,她知道,她一定把員林吐出來了

金鼎獎、金典獎得主陳思宏最新長篇,「夏日三部曲」最終回!住員林的大姊被黑衣人討債威脅,只好到柏林投靠許久沒聯絡的小弟。大姊跟著橡果、鋼琴與白腳貓,一路尋覓小弟家門前的龍蝦與海馬,最後卻找到一對綠眼睛和一雙藍眼睛?

2021/09/18 | 讀者投書

「停工」還是「休息」:與旅德藝術工作者瑪塔・薩拉短談「休息的工作」

你有否想過,人其實要「擔負」還沒有結束的疫情所帶來的「休息」?波蘭藝術家瑪塔・薩拉便嘗試以藝術探討關於疫情下工作、休息以至公共空間的問題。

2021/04/29 | 戲言

位於柏林圍牆的車站寫著教訓:忘記歷史,注定重複歷史

位於柏林市中心的Gesundbrunnen車站,冷戰時正好位於柏林圍牆,站內牆上掛了一句話:不識歷史者,注定重轁覆轍。

2021/04/16 | 黃文鈴

穿梭柏林大街小巷,瘋狂足球迷每晚開著「街友巴士」在寒冬送暖

今年柏林冬天格外嚴寒,一名瘋狂的在地足球迷,號召同隊球迷,連續兩週每晚開著巴士尋覓街友可能躲藏的隱密角落,發放數百份熱湯、麵包與保暖衣物;更犧牲自己的聖誕假期,帶街友入住青年旅館,度過溫暖的聖誕夜。

2021/03/17 | 戲言

柏林一條街的種族歧視爭議

Mohr這個字,雖然沒有那麼廣泛使用,不過在非裔德國人眼中,提到這個字時,無可避免都會想到過去的奴隸歷史,對他們的負面印象。

2021/02/25 | 戲言

香港的戲子,德國的麗人:幸好!我是柏林人

香港娛樂圈藝人關心社會公義的,要麼被封殺,要麼流亡異地。也許瑪蓮.德烈治在很多香港藝人眼中,只會對以嗤之以鼻。

2021/01/27 | 精選書摘

《隱性反骨》:我們所需要的,其實並非出國旅行;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脫離常軌

我們所需要的,其實並非旅行,尤其不見得必須出國旅行;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脫離常軌。這可能只需要一本好書或一部電影,當然還需要攜帶自己無邊的想像力。

2021/01/10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佛羅里達變形記》作者陳思宏:在夏天的烈日下,人會變成自己都不認識的模樣

從彰化永靖到德國柏林,陳思宏的出走如脫逃,他寫就上一本虛實交錯的著作《鬼地方》;而早在1991年,十六歲的那個夏天,陳思宏就曾在內心醞釀過一場叛逃。如今,他再度用筆,書寫當年那場未竟的狂想。

2020/12/29 | 戲言

糟透的德語(一):文學家馬克吐溫也寫文諷刺的德文

馬克吐溫(Mark Twain)喜歡德國,不過,不太喜歡德語。為此,他更加寫了一篇諷刺短文——《糟透的德語》(The Awful German Language),抱怨德文之困難。不妨借他的文章,看看德語有多困難,有多「糟糕」。

2020/12/01 | 戲言

柏林,在那裡(三):因為窮困,全世界首間大學在柏林誕生

普魯士國王腓德烈.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認為,普魯士之積弱,並非純粹兵不利,戰不善,關鍵是教育的不足。因為窮困,所以才要辦教育,沒有一個國家因為辦教育而窮困,沒有一個國家因為教育而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