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4 | 精選書摘
《城牆》:成吉思汗厭惡築有垣牆的城市,且恨屋及烏地看待採取此種生活的人們
朱元璋對子孫的遺訓是,後世皇帝不可企圖擴張,而須維持強而有力的防禦;明初的朝廷恪遵以上原則,重建被蒙古人摧毀的城垣。成千上萬座的城牆遂重現於中國版圖內。
2020/06/14 | 精選書摘
《城牆》:我對野蠻人的興趣,啟發了我對城牆歷史重要性的認知
城牆的誕生,讓人類社會發展走上歧異的道路,其中一條通往逍遙自得的詩學文藝,另外一條走向沉默寡言的軍事武備。若無城牆,世間再無奧維德,中國文人、巴比倫數學家、希臘哲人也將不復存在。
2019/11/21 | 劉威良
柏林圍牆倒塌30年:當年兩德統一,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統一後的前東德人民深深感受到,自己要重新適應一個自己完全不懂也不熟悉的新體制、社會制度的更新,強迫他們在統一後成為自己國家的二等公民。有了自由,卻被自己國人當二等公民看待,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2019/11/16 | 戲言
柏林,其實可以這樣看
柏林曾經歷長期分裂,人民生活捉襟見肘,思想行動受監視,甚至只想越過一條大街去探望親人,或見見愛人,幾乎都是遙不可及。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可思議,但是都寫在柏林的歷史書和博物館內。歷史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
2019/11/12 | 德國之聲
東德垮台前,中國曾想奮力一救
剛剛解密的一組前東德外交部文件顯示,中國曾試圖於1989年秋天竭盡全力拯救前東德,但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如願以償。德國《世界報》對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進行了一番梳理。
2019/08/20 | 精選轉載
Good Bye, Lenin!(下):東德於博物館供人懷念,香港卻仍在喘息
當東德國人過去的生活給封存在電影情節,或博物館櫥窗裏供人懷念,香港人則在另一面掙扎著,恐怕昔日像呼吸空氣般輕易的自由,會成為一去不返之一闋歌。
2019/08/20 | 精選轉載
Good Bye, Lenin!(上):在柏林與香港,黨國是一些老人的信仰
電影中的媽媽若是在已經統一的德國活下去,大概就會被戲稱為時代的「廢老」,跟不上改變的潮流。目睹自己貢獻大半生的國家倒塌,被視為極權、獨裁、守舊,把自己半身奉獻出來的人會有何感受?
2019/01/15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小津》:溫德斯的思慕之城,小津安二郎的昭和東京
柏林圍牆倒下前的數年,遠在這冷幕另一端的東京正處在世界的中心,人們熱衷於一個叫作「未來」的信仰,將不斷攀升的建築天際視為經濟蓬勃的記念碑。而溫德斯就是在這樣的時代來到了東京,他失落於小津電影中的東京已不存在,卻也著迷於這遊樂園般的都市。
2018/12/10 | 精選書摘
《街頭精神》:引導世界改變的「公民」──萊比錫奇蹟、天鵝絨革命與電阻青年運動
促成柏林圍牆倒塌的示威遊行「萊比錫事件」,成為了一種象徵:安靜無聲卻又無法遏止的力量,撼動著顯然無法動搖的對象,同時也為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理論提供了現實例證。爾後類似的抗爭,還有捷克的「天鵝絨革命」和塞爾維亞的知名青年運「Otpor」。
2018/11/22 | TNL特稿
專訪《賣場華爾滋》導演湯瑪士斯圖伯:走道間的愛與死
導演斯圖伯說:「社群是《賣場華爾滋》的重要的主題,寂寞是我作品中重要的元素,我們想呈現這些在冰冷世界裡感到寂寞的工作者們,如何建立起屬於他們的社群。」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5/19 | 讀者投書
繁華落盡的東德1960年代,曾讓西德經濟學家瞠目結舌
不僅東德人民收入增加,工時也逐漸縮短,同時更廢除了週六工作的規定(亦即週休二日),這意味著人們有更多的時間能夠從事休閒活動。
2018/04/12 | 精選書摘
彤雅立:東德文學在台灣來得遲了,《分裂的天空》會是個好的開始
《分裂的天空》以意識流的手法,將回憶與現實交錯拼貼,沃爾夫以不甚直白,甚至有些隱晦的方式描繪她所見所感知的世界。
2017/09/24 | 精選書摘
美國的視而不見,讓東德大膽地興建柏林圍牆
許多西德和美國官員繼續口頭譴責柏林圍牆,但私底下卻接受這件事,甚至抱著歡迎的態度。他們視這座牆為解決方案,而非問題所在,但是東柏林民眾卻因此付出悲慘的代價。
2017/09/24 | 精選書摘
逃出柏林圍牆:停止射擊!你也是德國人,不是嗎?
隧道挖掘者喜歡吹噓他們是柏林四強分治的真正執行者。雖然在地下,且肯定不受任何一國歡迎,但是他們是唯一自由進入所有區域的柏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