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5 | 肥內
【即將上映】《地久天長》:王小帥片中的生死謎境
《地久天長》故事單純卻以曲折的方式講述,無疑也是因為這部片先天的侷限:沒有真正的壞人。而在沒有壞人的影片中,只好透過敘事策略來增加張力;再不然就是透過戲本身的情緒來渲染。如此一來要冒的風險就是導演如何拿捏導演方法,與劇作達到一種和諧的狀態。
2019/03/04 | 劉威良
《Systemsprenger》抓狂的9歲女孩,是德國邊緣少年的縮影
這部電影其實是社會上邊緣少年的縮影。導演為了拍片,她特別到青少年精神病院與無家可歸的機構去住留數周,用以了解現實生活的情狀。她認為現實生活的青少年問題,其實比她所呈現的視角更加嚴重與殘酷。
2019/03/03 | 劉威良
電影《制度爆裂者》抓狂的9歲女孩,是德國邊緣少年的縮影
這部電影其實是社會上邊緣少年的縮影。導演為了拍片,她特別到青少年精神病院與無家可歸的機構去住留數周,用以了解現實生活的情狀。她認為現實生活的青少年問題,其實比她所呈現的視角更加嚴重與殘酷。
《大世界》:成人世界可不是請客吃飯
「歡迎來到成人世界」:這是《大世界》電影海報上的標語,也在第一時間告訴觀眾,這可不是什麼溫馨快樂的動畫故事。一袋意外橫財,或許就能扭轉一無所有的平凡人生? 因此故事中的原本已對人生痲痹的小人物們開始起心動念⋯
【TIDF20週年】不會結束的對話
有人說攝影機是一把槍、一把刀,拿著它是在逼迫被攝者,但如果這個逼迫的意義是好的,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以《日常對話》獲柏林影展泰迪熊獎的紀錄片導演,黃惠偵表示電影帶來了距離,讓我們可以抽離地看這些年我們發生了什麼。
2017/06/21 | 珮姬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
2017/06/21 | 珮姬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
2017/05/11 | 放映週報
從母親到自身,從瞭解到修補:再談《日常對話》敘事結構
這是林婉玉情感綿密而扎實嚴謹的剪接邏輯,與導演黃惠偵勇敢、自剖而真誠的影像紀錄,讓本片成為一部敘事結構近乎完美而又深刻動人的傑作。
2017/05/11 | 放映週報
從母親到自身,從瞭解到修補:再談《日常對話》敘事結構
這是林婉玉情感綿密而扎實嚴謹的剪接邏輯,與導演黃惠偵勇敢、自剖而真誠的影像紀錄,讓本片成為一部敘事結構近乎完美而又深刻動人的傑作。
2017/03/25 | 致穎
群星殞落地表:柏林影展論壇延展單元
在整個柏林影展史中論壇延展單元,自始至今扮演特殊的角色,儘管這位要角天生注定和金熊、銀熊以及泰迪熊獎沒什麼緣份,大多數主流媒體也鮮少提及,但反過來想,正是因為無法輕易被獎項所歸類,反而突顯了它的與眾不同。
2017/02/25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一場影展夢
我身體裡有熾熱表演慾。我想當演員,但是《曖昧》裡,我的存在過目即忘。我跟著電影登台,感受卻很不真實,因為我根本沒上台的必要,我只是微小配角,舞台上的多餘,跟著上台只是虛榮,做一場夢。
2017/02/22 | 放映週報
獲得「泰迪熊獎」之後:專訪《日常對話》導演黃惠偵
首次摘下金熊最佳紀錄片大獎的台灣作品,黃惠偵《日常對話》躍上國際舞台,在鼓舞母親之外也期許政府正視台灣紀錄片創作生態。
2017/02/18 | Lo
【影音】《日常對話》柏林影展奪獎,導演:獻給台灣為婚姻平權努力的朋友
黃惠偵從小覺得母親老愛往外跑,只喜歡跟女朋友相處,回到家面對女兒卻非常冷漠。透過鏡頭,她向母親提出心中的疑惑,也才逐漸瞭解母親背負著的故事。
2016/09/15 | 李牧宜
【為愛連結】專訪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我們都能成為模糊界線的勇敢者,一起為愛連結
第三屆台灣酷兒影展即將於10/22-10/30,在台北新光影城登場!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表示,希望透過電影中「模糊界線的勇敢者」,讓同志、跨性別者覺得自己並不孤獨,也讓大眾漸漸覺得:「Wow! Why not?」。
【為愛連結】2016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泰迪熊獎獲獎片攜手聯映
台灣國際酷兒影展今年邁入第三屆,影展主題「為愛連結 Let’s connect」,預計放映劇情長片、短片、紀錄片等近40部電影,包括13部柏林影展泰迪熊獎參展影片。
2016/07/18 | 林兆彬
《怒海公民》:「習慣」面對人命傷亡,惻隱之心就會慢慢消失?
紀錄片告訴我們,對人的生死感到麻木、眼不見為淨、人的良知被埋沒,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2016/06/18 | Kenzo
亞洲第一人!獲MoMA邀請舉辦個人回顧展 李屏賓:目前人生最高榮耀
擅長利用光景、長鏡頭拍攝手法的李屏賓透露,有好萊塢導演找他工作,但李屏賓認為西方電影著重整體及裝備,發揮空間不多,因此沒有答應。相反,東方電影雖然制作成本較低,但更看重創新風格,「東方電影真實自然,西方電影厚重整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