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2 | TIME
推行網路審查的查德獨裁者,為何能避過國際批評?
西方國家視查德總統德比為是聯合國在區域內行動的貢獻者,因此他領導查德打擊聖戰士和伊斯蘭極端主要分子的地位相當穩固。
2019/04/11 | TIME
搞網路審查的查德獨裁者,為何能躲過國際批評?
查德總統德比被西方國家視為擁有強大軍隊的強人領袖,同時也是聯合國在區域內行動的貢獻者,因此他領導查德打擊聖戰士和伊斯蘭極端主要份子的地位相當穩固。
2018/05/27 | 精選書摘
查德本地的餐廳,絕對是生、猛、有、力、豪、邁、粗、獷
查德本地的餐廳,絕對是生、猛、有、力、豪、邁、粗、獷。再來就是調味絕對是崇尚自然、享受原味,多繁複的醬汁或添加。
2018/05/27 | 精選書摘
雖然不像林森北路那麼豔麗,查德的酒吧夜生活還是很精彩
非洲愛滋病患者的人數占全世界愛滋病患者人數的70%。所以同性戀根本不是防治愛滋病的「標靶」,缺乏防疫資源、資訊所導致的不安全性行為,才是感染愛滋病的根本。
2018/05/27 | 陳子瑜
那些年,被中國搶走的邦交國——查德變心後有過得比較好嗎?
「北京模式」在實務上造成的效果,就是鞏固授援國既有的政治權力結構,一但受援助國的統治者私心重於公益,那麼一般百姓自然難以從中受惠。
2018/03/29 | 精選轉載
開除提勒森證明在川普的心中,只有硬幹,沒有外交
美國的誠意就是派出了國務卿出訪,結果在出訪還沒結束就被川普開除,請問非洲這幾個國家不會覺得被耍嗎?如果國務卿可以在重大出訪的當下被開除,川普的外交可信度還剩多少?
2018/03/20 | 珮姬
《深秋的黎明》:在災難面前,唯有愛的能力不會被命運奪走
片中失去家園的主角,阿巴斯和艾提恩都在法國遇上所愛之人⋯然而這世界殘酷的是,在法國,他們就是庇護法庭公告欄裡的名單上的名字——在這份名單上,犯罪者和良民的價值、標籤與待遇是等同的。「難民」這個身分,更是雪上加霜的標記。
2017/09/05 | 陳子瑜
看不懂古蘭經也不會做朝拜的「博科聖地」領導人——神棍果然是普世現象啊
雖然「博科聖地」口口聲聲都是伊斯蘭原旨教義,但其中一位領導人Bulama Modu被奈及利亞逮捕後,於審問時承認「自己看不懂古蘭經也不會做朝拜」。
2017/08/18 | 陳子瑜
查德人的求知慾讓我體會到,閱讀應該是充實自己而不是歧視別人,對吧?
我在這些人身上感覺到的,是一種純粹的、想要認識這個世界的求知慾。有同事被他們感動,湊錢讓他們能利用休假的時候去上課。求知應該是一件讓自己高興與滿足的事情,而不是拿來嘲笑、歧視沒有這種條件的人,對吧?
2017/08/03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三):卡達菲惱羞成怒,豐田戰爭正式開打
古庫尼這一招釜底抽薪之計,可說是把格達費全身扒光。不只是表面上僅存的軍事干預大義名分徹底消失,自己的八千名前線部隊反而變成被哈布雷與古庫尼聯手包圍的狀態。氣到炸的格達費於是宣佈對查德開戰,為期一年的豐田戰爭正式登場。
2017/08/03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四):三戰兩勝的奇蹟,豐田小車立大功
豐田皮卡的機動性,正好就是利比亞T-55坦克的大剋星。查德軍隊以兩台皮卡為一組戰術單位,從左右兩邊包抄一台坦克。當兩台皮卡就定位後,車上的米蘭反坦克火箭(沒錯,也是法國給的)發射鈕給它催下去,坦克就掰掰啦。
2017/07/30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四):三戰兩勝的奇蹟,豐田小車立大功
豐田皮卡的機動性,正好就是利比亞T-55坦克的大剋星。查德軍隊以兩台皮卡為一組戰術單位,從左右兩邊包抄一台坦克。當兩台皮卡就定位後,車上的米蘭反坦克火箭(沒錯,也是法國給的)發射鈕給它催下去,坦克就掰掰啦。
2017/07/30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三):格達費惱羞成怒,豐田戰爭正式開打
古庫尼這一招釜底抽薪之計,可說是把格達費全身扒光。不只是表面上僅存的軍事干預大義名分徹底消失,自己的八千名前線部隊反而變成被哈布雷與古庫尼聯手包圍的狀態。氣到炸的格達費於是宣佈對查德開戰,為期一年的豐田戰爭正式登場。
2017/07/24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二):格達費「我要成為非洲王」的野望
這次古庫尼做得更狠,直接把哈布雷趕出恩加美納,坐穩老大的位置。格達費大喜過望,想說出資了這麼久,終於可以開始回收,朝非洲王更進一大步了。於是他立刻跟古庫尼說:「讓查德跟利比亞合併吧」。
2017/07/22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一):查德、利比亞、法國愛恨交織的三角關係
這一次,為各位看倌介紹的「非洲瞳鈴眼」,就是一起發生在法國、查德、利比亞之間的三角恩怨。恩怨的爆發點,則是查德國土北方,跟利比亞交界的那一條水平直線:奧祖地帶(Bande d'Aozou)。
2017/07/22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二):格達費「我要成為非洲王」的野望
這次古庫尼做得更狠,直接把哈布雷趕出恩加美納,坐穩老大的位置。格達費大喜過望,想說出資了這麼久,終於可以開始回收,朝非洲王更進一大步了。於是他立刻跟古庫尼說:「讓查德跟利比亞合併吧」。
2017/07/22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一):查德、利比亞、法國愛恨交織的三角關係
這一次,為各位看倌介紹的「非洲瞳鈴眼」,就是一起發生在法國、查德、利比亞之間的三角恩怨。恩怨的爆發點,則是查德國土北方,跟利比亞交界的那一條水平直線:奧祖地帶(Bande d'Aozou)。
2017/07/17 | 陳子瑜
一場典型的非洲奪權內戰——2008年查德政變始末
查德在現任總統德比的領導下,維持了27年和平,但是這種和平並非是「天下一統」,倒不如說是「軍閥共主」,透過金錢、名器來換取各地軍事武裝的同盟或順服。一旦控制力下降,或是周邊出現事態,和平將立刻被打破。2008年的一場政變,就是這樣的典型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