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Raphael
左批論文、右罵陳菊,顯示柯文哲缺乏價值、「只爭朝夕」的無下限
2014以降,諸多合縱與扞格造成柯市長對民進黨深層情緒怨懟,然柯文哲不久前一系列「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之類失言暴走,或可視為情緒發微與政治心機敗露的愚民操作,這在幾年來,一般咸認操作高手的柯市長,可以看作下坡的開始。
2019/10/09 | 羊正鈺
5個QA看懂販賣機「返校」風波:個資是否外洩?有賣含糖飲料嗎?誰同意進駐了?
雖然針對幾個爭議,市府都已提出回應方式,不過對於智慧販賣機和智慧城市、人工智慧學習究竟有什麼關聯,似乎至今沒有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2019/10/09 | 羊正鈺
柯文哲:只要我活著一天,他們(民進黨)就被害妄想
柯文哲面對記者接連追問2次「你想選2024」,柯文哲說「不管我選不選,只要我活著一天,他們(指民進黨)就被害妄想」,還自嘲「我只要不死,永遠都是個禍害」。
2019/10/07 | 李碼齊
親民黨總統大選門票與其給王金平,還不如擺到過期
王金平長期耕耘地方派系,雖說此次主要派系轉向挺韓國瑜,但王金平在中南部的人脈依然可觀,這也是親民黨最缺乏的陸戰部隊,怎麼會拒絕提名王金平?原因不僅僅是157萬票的考量,而是兩邊支持結構根本性的差異。
2019/10/02 | nagee
【插畫】全台北最好、最便宜的開趴場地
好場地難找,人潮多的地方小,空間寬敞的沒有人,能集客又夠大的地方又總是天價,不過在台北市,如果你是統派的黑道,好像就沒有這個問題。
2019/10/02 | Abby Huang
香港「血色國慶」差點死了一名中學生,柯文哲:紛擾下去難免「擦槍走火」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週年紀念日,香港多處爆發警民衝突,一共有269人遭到拘捕。警員在多區開了6槍,其中一槍打中一名18歲示威者,引發國際關注。
2019/10/02 | Abby Huang
統促黨台北車站非法集會惹議,台北市政府強調一切「依法行政」
中華統一促進黨昨(1)日於台北車站歡慶中共國慶,雖然遭到警方驅離,但離表定結束時間只差了半小時,也遭到外界質疑。
2019/09/22 | 李秉芳
台灣民眾黨首波立委提名網紅、新二代、律師,柯文哲:打破藍綠訴求數據
柯文哲認為,現在所有的政黨都在「統獨」的光譜上彼此競爭,台灣民眾黨要提出的是一個「國家治理」的競選主軸,講求更有效率、講求科學數據的政治。
2019/09/22 | 讀者投書
來自阿拉伯的柯粉們,讓我們知道台灣真的需要《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在社群網站被「武器化」的時代,在按讚/退讚與否都能成為台灣人表現出對市長支持與否的時代,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無論是透過哪種法律形式,都應該要在民主的台灣實現。
2019/09/20 | 精選轉載
【插畫】霸道總裁與醫生的乾妹妹
戲如人生,但有些人生中的故事,就連全天下最厲害的劇作家也寫不出來,而身為觀眾的我們看著看著,卻也開始搞不清楚什麼是演戲,什麼是政治。
2019/09/20 | 讀者投書
郭台銘的企業家直覺,讓他看透這場「關公變財神爺」的爛局
國民黨大老只打算拿郭董當可以拜的財神爺,需要壓制韓的氣焰時跪求出巡,需要團結黨內時就求個發財金,西線無戰事時則恭請財神爺先回廟靜候佳音,因此,他做了一個面子裡子一起掙的決策。
2019/09/17 | 王老吾
郭台銘不選看似「政治鬧劇」,其實是政客的「政治日常」
郭台銘雖然是商場的老將,但他在政治判斷上的不成熟,使他無法在複雜的政治環境下做出明快的決定,甚至形成被幕僚引領選舉的狀況,終究成為另一隻誤闖叢林的小白兔。
2019/09/13 | 讀者投書
人人都想加入「討厭民進黨」的「新」黨外時期
「新」、「舊」黨外時期都有個相同邏輯,但本質上卻全然不一樣——以前是以終結極權、追求民主的「理念」為號召,但今天的「黨外」團結力量只是因為「利益」而讓各路人士結合,這終將導致分裂。
2019/09/12 | 公務門小三
為何柯文哲和韓國瑜愛說「性別笑話」?因為真的有人笑了啊!
無論是誰,只要生在性別意識有待加強的台灣社會中,很難完全不太有性別歧視地活著,最可憐的是,因為社會約定俗成的調侃男性的語彙如此缺乏,被歧視的女生常常連要反擊都找不到可用的字眼。
2019/09/10 | 讀者投書
郭台銘該「併購」的是國民黨,而非不值錢的柯文哲
「不想選草包不想選菜包」的選民基礎確實有,但卻並不代表這種選民「既不想挺國民黨,也不想挺民進黨」,因為「人選」是一回事,意識型態是另一回事,只要意識型態干擾選舉的程度不改變,這類選民頂多棄投,也不會選第三組人。
2019/09/06 | 讀者投書
真正影響台灣選情的不是資訊戰或假新聞,而是農業「蝴蝶效應」
北農政治風波凸顯出農業老問題,短期造成了綠白分手、民進黨大敗,中期創造出賣菜郎韓國瑜,長期更是讓各本土勢力產生可取而代之的想法,只是民進黨身為大敗一方,卻似不曾內視省思各種組織戰略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