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7/11 | 精選書摘

《學校在窗外潮本》:民歌浮離於真實生活上,反映了學校與真實世界的脫節

同樣帶著悲傷,但校園民歌虛飄飄的游離於真實世界之上,與基層歌謠的辛酸沉重,大相逕庭。校園民歌即使描述的是知識分子的生活故事,亦只有想像沒有實體。

2021/02/23 | TNL 編輯

英首相強森宣布4階段解封計畫:如期進行需要哪些條件?專家怎麼看?

逐步解禁要如期進行,還需要達成4項條件,首先是疫苗接種必須按計劃進行,其次是有證據顯示接種疫苗能降低死亡率或住院率,第3是感染率不會造成住院率上升,第4項是新變種病毒不會危及解禁路線圖。

2020/12/24 | 李秉芳

萊豬表決戰:校園禁用萊豬修法遭否決,林淑芬、劉建國投票棄權

時代力量黨團提出修正動議,校園團膳中的豬、牛肉「應該」使用在地食材。民眾黨團也提出修正動議,要求校園團膳「禁止使用」含有乙型受體素、基改的生鮮食品與製品。

2020/11/04 | 李秉芳

防萊豬入校園:教育部改營養午餐契約範本「一律使用國產肉」、在野黨堅持應修法嚴禁

民進黨立委吳思瑤表示,管制禁藥有1萬0006項,如果每項都要入法,法律修不完。鄰國如日本、南韓,也都未立法禁止校園食用某一品項。

2020/08/16 | 讀者投書

全面加裝冷氣前的思考題:學校要的是「冷風服務」,不是冷氣機

行政院要求全國中小學在2022年前全面加裝冷氣,引發關於經費和能源的許多討論,但許多人都忘了學校要的其實是「冷風」而不是「冷氣機」本身,除了「買冷氣」之外仍有許多解方。

2020/08/04 | GUT

《傻親青春白書》:紛亂不安下的超現實青春物語

青春校園喜劇一向是日本國民喜愛的劇種,加上在近期疫情的陰霾下,由「大叔」室剛與一眾年青演員共演的這套超現實青春物語就來得非常合時。

2020/07/14 | 精選書摘

阿德勒《個體心理學講座》:孩童難以管教,因為他們的生命從疼痛與困難中開始

難以管教的孩童經常失去執行任務的勇氣,可以說是缺乏勇氣贏回他在有用生活那一面曾有的特殊地位。他會試圖找到一種比較容易、讓他自覺夠強壯而且不需要勇氣的方式。

2020/03/31 | TNL 編輯

全球15億學生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上學,學校停課會造成哪些影響?

學校停課尤其會對弱勢家庭產生一些負面影響,包括家長為了照顧在家中的孩子無法去工作,很多依賴學校免費營養午餐的學童因此領不到營養午餐。

2019/12/12 | 多元文化行動計劃

不同文化的相聚——校園中的文化共融

參與和了解是促進文化交流的第一步,若要更進一步達致文化共融,則需各方保持開放和尊重的態度。一周的校園多元文化活動,讓校内參與者都走出了關心他國文化的第ㄧ步。

2019/11/27 | 區家麟

推卸責任、黑白不分向大學擲石的人

所謂建制派為了找亂局代罪羊,把責任推到大學身上,不惜阻礙醫學院教育,殘害等待醫療服務的長者,影響全民健康福祉。這幫人,口裏愛說不要「政治化」,自己的每個行動都是政治,嗅覺靈敏度第一,政治正確一百分。

2019/11/22 | 譚蕙芸

一連兩日,理大「城堡」內外

有人問,反包圍、救理大、有效嗎?我看到的,卻是群眾那一夜,沒法捨棄被圍困者的急逼感,那種堅決的意志,無怨無悔,那種如海一樣的仇恨,要透過飛蛾撲火式的自我犧牲,要讓自己也捲進去,即使意味自己會被淹沒,始能停止下來的躁動情感。

2019/11/14 | 精選轉載

11.12「暴大」給我的震撼教育

我見證住延綿於山頭的物資鏈,當中有學生亦有西裝友,只要你來,你就會搵到自己的位置,果種和勇傾巢而出的感覺,彷彿全個中大的人一齊搞緊同一個O camp咁,不過不是講玩,是一個用生命賭博之O camp。

2019/11/13 | 譚蕙芸

記11.12中大攻防戰︰警察闖校園拘捕學生,校長也中了催淚彈

相比前一天,11月12日警察在拘捕之後,未有退回橋上駐紥位置,而是長驅直進衝進中大校園,並向運動場發射催淚彈。學生焚燒跳高軟墊及一輛車,隔岸也看到中大山城升起濃濃黑煙。學生震怒,校友震驚,一下子整個香港的人都衝入中文大學。

2019/11/12 | 陳婉容

中大人,懇請你們與師弟妹站在一起

從來精英大學生都走在社會改革前線。韓國有延世大學,日本有東京大學,香港也有中文大學。我們是精英,同時也是underdog,是香港高等學府的反抗精神所在。中大人,我懇請你們,找個自己適合的位置,與中大師弟妹站在一起。

2019/11/12 | 譚蕙芸

身為中大老師及舊生,我目睹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

11月11日之前,防暴警察不敢大搖大擺進入校園,更不會在校園範圍發射武器,或進行拘捕,這天,一切都被打破了。

2019/11/09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連老師都是霸凌者,還能怎麼辦?

如果可以,我想親自和那女孩道歉,當年的我,懦弱了,沒有陪著她對抗全世界,當犀利的文字不斷往她心頭刺去,我知道那很痛,非常非常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