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尖叫連線》作者陳栢青:我要把那些刻板印象的恐怖詛咒,都變成祝福
「寫小說像在觀落陰,我就是把看到的畫面寫下來而已,」陳栢青感同身受的筆觸將視覺化成文字篇章,而這也是他最擅長的事。
2020/05/27 | 方格子vocus
《想見你》:保有你自己最初的形狀
《想見你》最大的問題就是對於真實世界的理解實在太過表面,不管是如何塑造重現一個時代,或是探討各式各樣的議題,甚至連配樂的搭配都不及格,總歸一句,就是沒有說好一個故事。
2020/02/27 | 方格子vocus
浪漫的《想見你》,希望你也能看到:致兩位時間線重啟後被遺忘的少年
《想見你》巧妙的時光謎題,顯現不同年代裡人們對於偏差的意識型態轉移,也彰顯了2020年的臺灣未解議題。
2019/11/29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沉默即是幫兇」,我終於明白這個道理
沉默,即是幫兇。你的一句話、一個動作,說不定是對方這一輩子需要治療的傷痕。
2019/11/24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現在回想,我似乎是霸凌者,同時也被霸凌著
直到現在我也無法解釋這是什麼的現象,但當時被當作「異類」的我卻親身經歷過。就像在水中掙扎著,唯一能救你的人卻站在岸邊眼睜睜看著你溺斃。
2019/11/23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說大學室友是「母狗」,但我至今未曾正式道歉過
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還好台灣沒有槍枝合法化,不然我大概是第一個被殺的,死因就是校園霸凌的反撲,然後新聞留言底下應該會一片呼聲,直呼「活該死好」之類的。
2019/11/20 | 讀者投書
【霸凌告解室徵稿】「為什麼你們可以置身事外?」長期目睹霸凌現場的某同學自白
要是現在是我受到這樣子的汙辱,我大概是選擇不為所動,因為我是個可以自己選擇遺忘或是接受那些事情的人,但我知道那個同學不是,所以我記得這一天,因為我知道她絕對無法忘記這天之後發生的事情。
2019/10/24 | 羊正鈺
千千、白癡公主和歐陽靖都曾被「霸凌」過,這8件制服到底是誰的?
「我沒有做任何壞事,為什麼大家要這樣對待我?」這個疑問一直留存在歐陽靖的小小的心裡,直到青春期擴散為巨大的黑洞,也讓她曾經變成一名重度憂鬱症患者⋯⋯
2019/08/07 | 精選書摘
《情緒暴力》:醫學界對體重的狹隘看法,不經意流露出「肥胖羞辱」
根據WHO的評估,全世界有30%的兒童曾有遭受霸凌或被其他小孩敵視對待過的經驗。多數兒童在事過境遷後順利成長,但部分被害者則演變成施暴者、自殺、在學校製造問題、身心受創或缺乏自信。
2019/06/03 | 李秉芳
同婚後的「新戰場」:地方議員推「性平教育」遭威脅,性平法修法將審查
《性平教育法施行細則》修法從備查改為「審查」,為未來性平教育內容修改的走向埋下變數,各地方堅持性平教育的議員也在推動過程中遭遇不少阻力。
2019/04/20 | 陳韻竹
《性愛自修室》:性是一種本能,更是打開人生卡關的鑰匙孔
本片以令人激賞的開放視野,顛覆以往的刻板印象,透過青少年討論性愛的煩惱撥開人生的千絲萬縷,性或許是一種本能,也許更是找到人生卡關的鑰匙孔。
2018/11/26 | 李冠毅
不讓仇恨同志的火種殘害下一代,我更想做的是直接「破櫃」
我在這裡分享過去因社會歧視同性戀而不敢接受自己的我,還有我與自己和解、連結的過程,就是希望下一代年輕人不要再經歷我的痛苦和無助,也不要放棄自己。
2018/10/24 | Alvin
學生假槍指嚇老師「開玩笑」 法國教師控訴校園霸凌停不了
有老師曾收過有一整班學生聯署的死亡恐嚇,但求助無門,「支援?從來都沒有!」
2018/08/28 | 李秉芳
美國9歲男童出櫃後自殺身亡,母親:只因我的孩子與其他人不同
台少盟指出,將近七成學生因特殊性頃向、多元性別身份遭到歧視;然而卻有地方議會通過「反對國中小課綱置入多元性別意識」,還有候選人支持「教育部與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同志教育」。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四):校園欺凌太常見,別把自殺當解脫
異化社會內,自殺也是異化的。然而,令我感到擔心的是,人們若遇到人生難題與難關,不再去尋找解決的法子,而是懶於尋找,一死百了。
2018/08/05 | 陳慶德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四):校園霸凌太常見,別把自殺當解脫
異化社會內,自殺也是異化的。然而,令我感到擔心的是,人們若遇到人生難題與難關,不再去尋找解決的法子,而是懶於尋找,一死百了。
2018/05/19 | 李秉芳
美國一週來第三起校園槍擊案,德州聖塔非高中10人死於同學槍下
美國德州發生校園槍擊案,兇手帕戈爾特茲斯是一名17歲的高中生,這是美國今年第22起校園槍擊案,也是今年初
2018/04/26 | 精選轉載
以品格教育取代同志教育來杜絕霸凌?這恐怕找錯了藥方
葉永鋕受到多重的校園霸凌,從要求代寫作業、脫褲子,到肢體攻擊,而霸凌者從經濟階級角度來看也是社會的弱勢,這些是事實,但是這無法否認陰柔的性別特質是影響他校園經驗的主要因素。有家長團體主張以品格教育取代同志教育來杜絕霸凌,這恐怕找錯了藥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