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


  • 確認
  • .
2018/02/06 | Daphne Chung
S3E3|宋欣穎:我們不停地在臉書上告訴別人「我很幸福」,這好像是一個魔咒
《幸福路上》是台灣第一部入圍釜山影展的動畫長片,電影背景取材於台灣過去三十年來的社會歷史事件。想知道宋欣穎導演對這部電影的想法嗎?為什麼選擇拍動畫片而不是真人電影?在台灣拍動畫片的困難度有多高?動畫片跟真人電影的導演工作有什麼不一樣嗎?還有台大政治系畢業的宋導,為什麼選擇跑去美國念電影呢?
桂綸鎂:要找個跟你喜好思想相同的人很難,但對方一定要有「一個」特點是你尊重且尊敬的
「那段日子,我把生活撿回來,大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覺得我的父母,朋友,我的伴侶都在很安穩跟平靜的狀態,那一刻我覺得很心安。拍《德布西森林》的時候,我已經非常清爽,把心整理好了。」
2016/10/29 | 王萬睿
【懼獸年代】《德布西森林》:一部獻給台灣山林的「療傷」公路電影
《德布西森林》是一趟「自我療傷」的另類公路電影,如同這片一直在島嶼上凝視我們的山林,雖然曲曲折折,但卻是無家可歸靈魂的棲居之所,可以放心地跳舞,任性地歌唱。
2016/03/18 | 放映週報
金馬五十舉重若輕:評《我們的那時此刻》
映後座談時楊力州有句話博得滿堂鼓掌叫好:「我看到一個機會很開心:劉政鴻縣長可以在這部紀錄片裡留下不滅的歷史形象,便毫不遲疑剪入張藥房被毀片段。」
2015/07/05 | ELLE
拍完一部傷神的電影,總要花好長時間療傷...桂綸鎂:「我好想拍喜劇啊!」
桂綸鎂想起在20歲左右的時候,她曾問某個導演:「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人?」他說:「我覺得妳還在找你自己。」桂綸鎂輕輕一笑:「現在的我,還是這個這樣子。」
「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陳柏霖和桂綸鎂的人生因《藍色大門》徹底改變
「但是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在《藍色大門》的結尾裡,張士豪對孟克柔這麼說,十年後他們重逢,要對彼此說些什麼?
2014/11/24 | Spe Chen
他兩分半的金馬獎得獎感言,讓桂綸鎂和陳柏霖又哭又笑
拿下金馬獎最佳劇本獎的易智言得獎感言幽默又真摯,短短兩分半,值得看一下。
2014/11/12 | 讀者投書
不在於尋找新的景觀,而是擁有新的眼光─這就是我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只在事後被凸顯,旅行的意義,必然是回來以後才得以被描述的,旅行是一種渴求發現的本能,而意義是本能被發揮所帶來的餽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