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

梁天琦(英語:Edward Leung Tin-kei,1991年6月2日-)是香港本土派政治人物、社會運動者,也是本土自決派團體「本土民主前線」的前發言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8/19 | TNL香港編輯

暴動罪罪成判囚6年,報導指梁天琦計劃申請「假釋」最快明年1月出獄

有報導指梁天琦正打算申請俗稱「假釋」的「監管下釋放計劃」,若申請獲批最快明年1月可提早出獄。

2020/06/04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地厚天高》:香港本土派領袖梁天琦,卸下政治鬥爭的平凡樣貌

或許梁天琦在反送中運動時透過臉書寫下的一封信提到:「再者,當本應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選擇漠視社會問題,反而熱衷於將香港的命運放上賭桌作政治豪賭,我們需要的,不是以自己寶貴的生命與之對賭,而是在患難中的忍耐、老練和盼望。」,正可以成為這部紀錄片的後記。

2020/01/0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要佔領街頭?》:香港民主運動如何從非暴力抗爭到「暴力邊緣論」?

香港人怒火無法平息,關鍵即是一國兩制之結構性的矛盾。就算沒有了逃犯條例,類似的威脅仍將持續出現。而當初梁天琦的大膽想法,也逐漸成為這場時代革命未明言的運動方針之一。

2019/10/10 | 蕭雲

中學生請假聲援梁天琦、盧建民、黃家駒上訴

「好開心見到咁多手足。三位被告都係勇武嘅代表,希望打氣場面能夠打到強心針畀勇武手足,我哋唔會離佢哋而去。」

2019/09/23 | 讀者投書

「不割席」是基於有共同想守護的事情,不是無底線默許暴力

當初出現「不割席」,我自覺是因為14年以來,大家有無盡的絕望感,伴隨住許多的不信任。這對於人類作為群體動物而言,完全是違反自然,也極其痛苦。在撕裂中,我們都渴望尋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割席」並非鐵板一樣的律令,而是基於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共同想要守護的事情,是從心而發的祈許。但真正要如何體現?過程中,很多人都在思考、修正。

2019/08/15 | 區家麟

危難中,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網絡平台有龐大動員力,但亦有強大的自毀能力。正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無大台」的網絡動員有其優勢,但有幾個大問題,很難處理。

2019/08/11 | 朱凱廸

為何「五大訴求」、「光復口號」都重要?

運動在過去兩個月的發展,不是「變質」,而是理所當然的「深化」。香港人一步步地掌握到,送中條例是表皮、警黑勾結是肉、腐壞不堪的專制才是內核。

2019/07/29 | 精選轉載

梁天琦致香港人︰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梁天琦獄中向香港的抗爭者表示︰本著對香港的熱愛,你們已展現了無比的勇氣,改寫了香港的歷史。當然,真正的公義還未來臨,你們或許因而心中充滿憤怒,這乃是人之常情。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2019/07/17 | 楊繼昌

一個「和理非」看佔領立法會

這次佔領立法會期間抗爭者的行為,絕對仍然可以定義為和理非的抗爭行為。

2019/03/06 | 蕭雲

【暴動案重審】辯方結案陳辭︰梁天琦係魯莽,係無諗過;但佢無講藉口,並無虛言

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馬維騉總結︰「有預謀就唔會毫無裝備」;「有深思熟慮就唔會送死」。

2018/08/01 | 高雄電影館

高雄.香港獨立電影節:以影像記錄,拼貼香港社會運動風景

是怎樣的社會氛圍與對未來的焦慮?讓我們得以從一部部香港電影中,清晰感受到這身處「牢籠」的壓迫。不再只是實體徒刑,而是歷經無數次吶喊抗命、激情也燃燒殆盡後,那無力扭轉現實的香港絕望之境。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2018/06/18 | 法夢

寫在高院暴動案判刑後︰相信法治,也要正視法庭限制

在任何政治體制之下,本質被動的司法機關都難免被動被另外兩權牽著走。當政治制度越趨專權,被法律原則綁死的法庭,很多時候只能在有限的裁量空間內,減少助紂爲虐的程度。

2018/06/12 | 精選轉載

梁天琦︰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2018/06/12 | 精選轉載

梁天琦︰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2018/06/11 | 周雪君

梁天琦囚6年考慮上訴 國際法庭大律師:重判年輕人圖震懾不管用

梁天琦暴動罪被判囚6年,很多人都認為是重判,包括民建聯的李慧琼。曾代表聯合國在海牙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審訊的大律師Sir Geoffrey Nice QC表示,重判年輕人以求產生政治威懾力,這招很少管用。

2018/05/25 | 破土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