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艷芳

梅艷芳(英語:Anita Mui Yim-fong,1963年10月10日-2003年12月30日),已故香港歌影壇藝人,有「樂壇大姐大」之稱。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27 | 德尼思化

《胭脂扣》:鏡花水月的虛幻還魂,才子妓女的求神問卜

才子妓女,陰陽永訣,雙重的注定,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場追尋到最後終究是一場幻夢。

2021/01/17 | 陳偉智

專訪《鏤空與浮雕》作者范俊奇:寫盡絢麗多彩的群星眾像,就是不想寫自己

《鏤空與浮雕》作者范俊奇是大馬華人,他曾任時尚及女性雜志的主編、電視台中文組品牌及市場企劃經理,縱橫時尚界、娛樂界、媒體界多年,在報章的專欄中,寫下他所訪、所聞過的明星故事。

2020/12/30 | MUI MOVEMENT

台灣人所愛的香港文化:梅艷芳去世17周年插畫展

在2020年的變動中,香港年輕插畫師留情想起梅姐在最後的演唱會寄語大家「珍惜眼前人」。而這展覽,亦提醒我們珍惜香港台灣之間的情感與文化聯繫。

2020/12/11 | 讀者投書

川島芳子「自我分裂」的悲劇人生:滿洲國的男裝麗人,何處是歸屬?

這樣對自己國家、民族的混亂,在川島芳子的堂兄溥儀身上也能看見,與《川島芳子》敘述時代相同的電影還有《末代皇帝》,這兩部電影共同呈現主角們在多重角色中翻滾掙扎的模樣,除了憤怒與悲傷,我認為更多呈現的是無奈。

2020/10/10 | MUI MOVEMENT

重訪《壞女孩》那年代的香港:紀念梅艷芳57歲冥壽

今天,社會大致都認為梅艷芳的表演方式及形象突破了以往的界限,衝擊當時的社會體制。但這些前衛、具衝擊性的表演成為流行商品時,每每遇到很多阻力,需要經過一番協調、監控、改頭換面的過程,才能得到一個時代的認可。

2020/10/10 | MUI MOVEMENT

一個20歲梅迷的自白:在梅艷芳誕辰追念香港

時間在流走,香港在變化。我們要抓住今天擁有的,記住曾經擁有的——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一切會突然消失。梅姐已經不在,但她的香港精神依然影響著很多人。梅姐一直都在。

2020/04/13 | 李展鵬

疫情中,香港人為何還執著地議論明星?

追捧明星,除了是對他們外表或才情的欣賞,亦是借由他們建立「什麼是香港」的本土意識,以下的成龍及梅艷芳都是上佳例子。

2020/04/01 | 讀者投書

寫給深愛的張國榮:哥哥痛苦的先離去了,但他沒有放棄愛

十七年前的四月一日,張國榮離開人世,跟全世界開了一個最極致的愚人節玩笑,之後的每一年,到了今天世界各地的榮迷會有無數的悼念活動,但無論何時。張國榮沒有放棄愛,和所有他演出的角色一樣,我們都可以去發掘些什麼關於情感的故事。

2020/04/01 | 讀者投書

SARS那年的愚人節玩笑:生於網路時代的「後榮迷」,如何追述張國榮的今生明世?

「我可以當他還存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離開過。」後榮迷馬浩翔說,遊覽社群網站上的張國榮,已成為每晚入睡前的日常。當社群媒體漸漸成為大家挖掘張國榮訊息的新天地,他就理所當然融入粉絲們的生活中,平凡又耀眼。

2020/01/02 | 德尼思化

《金枝玉葉2》:像謎像戲的情愫裸露

如果說《金枝玉葉》是一段追尋愛情模樣的旅程,那麼《金枝玉葉2》更像是是要釐清內心矛盾情緒的日記,主題曲〈有心人〉正是代表著顧家明與方艷梅間,似有似無的曖昧情愫。這種情愫是愛情嗎?

2019/10/10 | 精選轉載

「我死也不會離開香港!」——梅艷芳對香港說的話

她留下的,也不只是歌及電影,還有她堅守公義的身影,以及她愛香港的那份熱心。在她的誕辰,讓我們記得那個她——那個沒有濃妝,沒有前衛造型,但有顆令人肅然起敬的心的她。

2019/09/26 | 李展鵬

《夢伴此城》:廣東歌有多精彩?聽聽梅艷芳就知道

新書《夢伴此城: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從梅艷芳的歌曲、形象、電影、娛樂新聞及粉絲故事,來討論香港流行文化獨特之處。

2019/02/12 | 精選轉載

專訪演員林嘉欣:意義重大的電影初體驗

「由十六歲到廿一、二歲,自己的演藝事業不是那麼樂觀的。當時爾冬陞邀請我為許鞍華導演的電影試鏡,我跟自己說,那是我最後一次的賭博。」

2019/02/08 | 精選轉載

專訪演員林嘉欣:意義重大的電影初體驗

「由十六歲到廿一、二歲,自己的演藝事業不是那麼樂觀的。當時爾冬陞邀請我為許鞍華導演的電影試鏡,我跟自己說,那是我最後一次的賭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