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

梭羅可以指:

亨利·戴維·梭羅,美國作家;
梭羅市,印尼城市。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21 | 精選書摘

《不工作》導論:假如我們不為了工作而活,那我們是什麼?

我們文化中的日常生活是由不停拚命活動與分心的強迫衝動所主導。有空閒時間就得塞點什麼事做,什麼事都好。就算是決定停止抽菸或減肥,也會把不做某件事這個目標變成必須完成的事。

2020/05/22 | 蔡牧容

你懂得「自我照顧」嗎?正視自己的生活,而非以金錢作為活下去的養分

當我們將金錢(以及背後付出的時間)大方投入得利的企業時,我們可以返回思考如何培養(cultivate)自己。有可能是看一本書或讀一首詩,望著天空或聽朋友的心事,回顧今日完成事項與設想如何調整自己讓明天的自己不再為今天的事煩惱。

2019/11/01 | 精選書摘

印尼華僑林保華:後來才知道,曾同窗的老師學長,都是中共地下組織成員

81歲的林保華自小在印尼長大,受到時代氛圍影響,自小對中國共產黨有憧憬,直至後來回到大陸求學時經歷文革,才憧憬幻滅。多年後他才曉得,原來他在印尼的學長和老師,是中共海外地下組織成員

2018/08/22 | 精選書摘

《隱士》:隱居到森林的梭羅,卻因欠稅坐了一晚的牢

梭羅為什麼會想到跑去過隱士般的生活?他本人的解釋︰「我到森林去,因為我希望過一種從容不迫的生活,只去面對生活的必要部份,看我是否可以學取它所教導的,而不致於在我死的時候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活過。」

2018/08/21 | 精選書摘

《隱士》:隱居到森林的梭羅,卻因欠稅坐了一晚的牢

梭羅為什麼會想到跑去過隱士般的生活?他本人的解釋︰「我到森林去,因為我希望過一種從容不迫的生活,只去面對生活的必要部份,看我是否可以學取它所教導的,而不致於在我死的時候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活過。」

2018/08/16 | 精選書摘

梭羅有三把椅子的對話,而我想到「第四把椅子」

對我來說,四把椅子的對談是梭羅意想不到的境界:我們不僅想使用機器來聊天,還想和機器聊天。

2017/12/04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阻絕毒品交易、線上賣淫」印尼梭羅市政府削減福利,縮短免費無限上網時間

印尼城市梭羅(Solo)在發現部分用戶利用網路進行毒品交易,觀看非法色情片或從事線上賣淫之後,日前決定削減由當地政府辦事處提供免費網路的這項福利:在晚上6點至凌晨4點停止開放無線網路。

2017/09/25 | 精選書摘

獨居山林27年的最後隱士:出版了《湖濱散記》的梭羅只是個半吊子

依隱居的動機,從古至今的隱士大致分成三派:抗議派、靈修派、自我追尋派。即使是自願終生禁閉的隱者,其實也沒有跟社會完全脫離。但奈特獨居森林期間沒拍過照,沒跟人一起吃過晚餐,也從沒寫過半個字。他徹底背對這個世界,沒有一種隱士類別可以套在他身上,箇中原因也神祕難解。

2017/09/23 | 精選書摘

獨居山林27年的最後隱士:出版了《湖濱散記》的梭羅只是個半吊子

依隱居的動機,從古至今的隱士大致分成三派:抗議派、靈修派、自我追尋派。即使是自願終生禁閉的隱者,其實也沒有跟社會完全脫離。但奈特獨居森林期間沒拍過照,沒跟人一起吃過晚餐,也從沒寫過半個字。他徹底背對這個世界,沒有一種隱士類別可以套在他身上,箇中原因也神祕難解。

2017/05/26 | 精選書摘

從《小氣財神》到《湖濱散記》,看「會計」在經典文學中的重要性

「鄰里居民的所有苦痛都被化為數字,並填寫進一本帳冊;他根據商人針對不同債務人設置不同帳目的作法,為每一種不幸設立一個帳目。」

2016/07/06 | Shih Yuan

不平靜的齋月:西亞、南亞外,馬來西亞與印尼亦傳炸彈攻擊

自IS恐怖行動範圍逐漸擴散以來,東南亞各國政府隨即擔心恐怖主義的觸角延伸至本國,特別是印尼、馬來西亞以及菲律賓等國家。他們擔心IS以宗教為號召,將激化更多群眾加入,或是與原本在地的恐怖組織結合,壯大勢力。而更令人注目的是,這些國家皆傳出有自國國民曾加入IS,並可能回頭對本土發動攻擊。

2016/07/05 | Shih Yuan

不平靜的齋月:西亞、南亞外,馬來西亞與印尼亦傳炸彈攻擊

自IS恐怖行動範圍逐漸擴散以來,東南亞各國政府隨即擔心恐怖主義的觸角延伸至本國,特別是印尼、馬來西亞以及菲律賓等國家。他們擔心IS以宗教為號召,將激化更多群眾加入,或是與原本在地的恐怖組織結合,壯大勢力。而更令人注目的是,這些國家皆傳出有自國國民曾加入IS,並可能回頭對本土發動攻擊。

2015/03/28 | 左岸沉思

關於太陽花運動的三大疑問:318運動當然不能代表全台灣人,但......

既然公民運動的本質是反抗不正義的政府,那到底是由誰來認定政府是不正義的呢?少數的聲音不能代表民意,多數的聲音又不見得正義。其實問題很簡單,我們要聽從的並不是多數或少數的聲音,而是要聽聽良知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