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6 | 周雪君
昏迷十多年植物人突然產子 美醫療中心稱不知道她懷孕
美國一名昏迷十多年的植物人突然產子,其所處醫療中心的職員稱不知道她懷孕。政府部門已介入調查。
2018/10/05 | One-Forty
印尼移工Suwarni:「每個人的命運不同,我接受了,也站起來了」
那天和Suwarni的訪談結束後,我的淚水在眼眶裡轉了又轉,我問她難道想起這些回憶不難過嗎?她和緩且溫柔的告訴我:「現在已經不覺得難過了,因為這都是命,我接受了,也站起來了。」
2018/10/04 | 羊正鈺
明年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公布細則:哪5種病人可如願善終?
衛福部醫事司司長石崇良說,施行細節是要補足母法未周全之處,例如病人擁有知情權,任何醫療處置及手術的「同意」均應以病人為優先,若病人沒反對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時,才能由關係人做決定。
2018/06/19 | 精選書摘
《愛的最後一幕》:所謂的馬修,只是一具靈魂不在的軀殼
眾人有許多誤解。因為我們總是積極正面地談論馬修,所以大家往往以為他越來越進步。但只要他們來看他時,發現他的眼神空洞或一直看著右邊,發現他的皮膚惡化,或發現他有生以來頭一次出現斑點和黑頭粉刺都會十分震驚。
2018/06/19 | 精選書摘
《愛的最後一幕》:將「持續性植物狀態」的馬修維生設備移除
我常常在想,如果他們知道了會怎麼說,如果我直接一股腦兒脫口而出。「你的孩子怎麼樣?」「我們現在準備把他餓死。他的腎臟在這一刻很有可能停止運作。」
2018/05/22 | 精選書摘
《困在大腦裡的人》:提供水和食物算不算是一種「醫療手段」?
在探討意識灰色地帶的過程中,我們得到的問題往往比答案還多。當時我們已經知道許多原因都會導致患者落入意識灰色地帶。其中最常見的原因就是「錯失復原黃金時機」。
2018/05/22 | 精選書摘
《困在大腦裡的人》:在「意識灰色地帶」探索那條分隔生與死的邊界
藉由這件喧騰一時的「泰莉案」,大眾開始漸漸對「意識灰色地帶」這個名詞有一定程度的認知。因為此案首次將腦傷和大腦科學帶入了法庭,讓大眾一起從科學、法律、哲學、醫學、人倫和宗教等面向審視這個問題。
2018/03/11 | 周雪君
印度「被動安樂死」合法化 專家質疑:把沒有經濟能力的人推向末路?
1973年印度一名護士被強暴後虐打,成為植物人,惹起全國關注,也引發了安樂死的爭議。今天,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被動安樂死合法化。
偵測植物人是否有意識:「如果你聽見我,請想像……」
透過腦造影工具,科學家終於找到偵測植物人是否有意識以及與其溝通的方法,對這個如迷霧般的腦科學議題,如今我們的了解又更進一步。
偵測植物人是否有意識:「如果你聽見我,請想像......」
透過腦造影工具,科學家終於找到偵測植物人是否有意識以及與其溝通的方法,對這個如迷霧般的腦科學議題,如今我們的了解又更進一步。
2017/09/26 | 周雪君
陷15年植物人狀態,科學家成功令他回復意識
腦神經專家表示,目前有不少這類病人被忽視,研究報告對那些以為陷入植物人狀態一年以上就是沒希望的人,是一個重大警告。
司機遇襲變植物人案 提刑期覆核也只能加刑兩個月
近日一宗傷人案判刑,被告傷人罪成立,入獄22個月,根據案情及法律條文,判刑是否過輕?為何刑期覆核也不會讓受害人家屬服氣?
2017/07/14 | 問8
診斷困難且難以恢復的頭部外傷——瀰漫性神經軸損傷
頭部外傷多半和車禍相關,常見的表現有四種,其中又以「瀰漫性神經軸損傷」最為危險。
2017/07/14 | 問8
診斷困難且預後不佳的頭部外傷——瀰漫性神經軸損傷
頭部外傷多半和車禍相關,常見的表現有四種,其中又以「瀰漫性神經軸損傷」最為危險。
2017/06/16 | 關鍵77秒
【影片】獲釋美學生,成植物人|出乎意料,卡達向美買戰機|塞爾維亞首位同志總理
美國大學生被北韓拘禁超過一年後獲釋卻長期昏迷,醫療團隊認為是一度心肺停止而陷入植物人狀態;卡達宣布向美國購買36架戰機,由於川普曾和其他國家同聲批評卡達支援恐怖組織,因此這項決定令許多人意外;塞爾維亞提名首位女性、同志身分的總理,創下該國歷史紀錄,但也引起反對黨批評。
2017/06/16 | Lo
美大生遭北韓監禁17個月獲釋,腦部卻嚴重受損「陷入昏迷」
這樣監禁美國公民的行為,增加朝美的緊張關係,目前仍有三名美國公民遭北韓拘留。美國政府指責北韓的行為,只是用無辜的公民當作政治談判的棋子。
2017/06/16 | Lo
美大生遭北韓監禁17個月獲釋,腦部卻嚴重受損「陷入昏迷」
這樣監禁美國公民的行為,增加朝美的緊張關係,目前仍有三名美國公民遭北韓拘留。美國政府指責北韓的行為,只是用無辜的公民當作政治談判的棋子。
2017/05/03 | 沈政男
只要老爸老媽還有一口氣在⋯⋯
如果不能體會台灣人深層的親子依附關係,就很難理解,為什麼平鑫濤的兒女,即使他已不認得家人、無法進食、整天躺床,甚至幾乎不能言語,還希望他插著鼻胃管,繼續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