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翼

極右派(英語:Far-right politics),又稱極右翼,是指其政治立場位於政治光譜最右端的人士或組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8 | 許劍虹(Samuel Hui)

兩德統一30周年:德國右傾化會不會成為納粹復辟的開端?

兩德統一曾經為蘇聯解體打下基礎,被世人視為民主自由戰勝專制獨裁的典範,那麼德國或者德東的右傾化是不是又會成為專制獨裁陣營反撲的開端?

2020/09/22 | 德國之聲

極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為什麼吸納了那麼多警察?

鑑於最近曝光的警察中存在的極右翼觀念問題,呼籲對其進行廣泛的調查可以理解。但是,德國之聲評論員Christoph Hasselbach認為,這樣做可能會在警察和公眾之間製造分歧。

2020/09/08 | 德國之聲

誰劫掠了誰:德國反防疫示威者真的是極右翼人士嗎?

在德國,極右人士濫用反對新冠措施的和平示威。不過,德國之聲記者Jan D. Walter認為,政界和媒體首先該重視那些提出合法批評意見的人們。

2020/02/13 | 德國之聲

梅克爾的基民盟會不會跟著另類選擇黨「右傾」?

曾被普遍視為梅克爾接班人的克朗普-凱倫鮑爾打算辭去基民盟主席職務。這一發展是否意味著該黨將更加「向右轉」?

2020/02/12 | 德國之聲

梅克爾接班人突然辭職,是一場不僅僅撼動基民盟的德國地震

德國執政黨基民盟現在遇到的危機,也危及德國的政黨體系以及整個政治生態。目前只有一點是明確的:在基民盟黨內,梅克爾的權威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2019/06/10 | 劉威良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至今未改名,面對轉型正義,德國選擇把傷口留下

轉型正義不只是空話,也不是只有掛牌就可以憑空運作。轉型正義其實應該落實在日常的生活中。德國過去曾有因歧視的分別心而造成的屠殺,所以他們的轉型正義著重於減低日常的歧視與尊重多元不同的族類,達到族群融合。

2019/05/30 | 張孟仁

歐洲議會民粹、疑歐勢力高漲,歐盟有解體跡象?

歐洲議會三分之二席次仍由親歐的議員掌握,儘管極右、民粹、與疑歐勢力高漲,這些政黨就算合流也不盡然能組成同心的單一聯盟,因為各黨對各項議題歧見仍深,僅就預算分配和立法有共識。

2019/05/30 | 張孟仁

綠黨與民粹崛起的歐洲議會,將如何重洗歐盟勢力?

儘管極右、民粹、與疑歐勢力高漲,歐洲議會三分之二席次仍由親歐的議員掌握,極右、民粹、與疑歐政黨即便合流也不盡然能組成同心的單一聯盟,因為各黨對各項議題歧見仍深,僅就預算分配和立法有共識。

2019/04/15 | 李秉芳

芬蘭大選16年來首次左派當總理 反移民極右翼獲第二高票

雖然獲得第二高票的是右翼民粹主義政黨,不太可能成為新政府的一部分,但這次大選結果將讓它掌握更多發言權,而是次結果亦反映選民日益分裂。

2019/04/15 | 李秉芳

芬蘭大選16年來首次左派當總理,反移民、氣候行動的極右翼拿下第二高票

雖然拿下第二高票的芬蘭人黨是右翼民粹主義政黨,不太可能成為新政府的一部分,不過這次大選結果將讓它掌握更多發言權。而這次的投票結果也反映了選民日益分裂。

2019/03/03 | 讀者投書

害柯文哲被以色列總理放鴿子的「緊急事件」,究竟是什麼?

當柯文哲坐在候機室的地上充電時,他此趟出訪未見到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其實正捲入一場政壇風雨。

2019/01/29 | 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

假新聞衝擊下的瑞典政局

牛津網路研究中心發布了一份《Twitter與瑞典二○一八年選舉》研究報告。報告顯示所有在Twitter分享的選舉訊息裡,共有高達3分之1是假新聞;報告更明確警告,Twitter在瑞典不但成為假新聞氾濫的通道,更是歐洲各國選舉中,災情最為慘重的國家。    

2019/01/29 | 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

假新聞衝擊下的瑞典政局,能給台灣帶來什麼啟示?

牛津網路研究中心發布了一份《Twitter與瑞典二○一八年選舉》研究報告。報告顯示所有在Twitter分享的選舉訊息裡,共有高達3分之1是假新聞;報告更明確警告,Twitter在瑞典不但成為假新聞氾濫的通道,更是歐洲各國選舉中,災情最為慘重的國家。    

2018/12/03 | 《思想坦克》

德國憲法保護局「審查」政黨思想,是為了保衛國家的自由

一方面自由的國家必須保障公民的自由,另外一方面也需要透過強制性的法律來規範公民,而國家內部透過公民以及內部制度或者法律的完善化才得以打造出自由的國度。

2017/09/30 | 陳思宏

【陳思宏專欄】選後的德意志

我是定居在柏林的台灣人,台灣護照裡貼著一張德國居留證貼紙,無德國公民身分,無選舉權。雖無法投票,政治攸關生存,我一路關心選情,主動參加選舉活動,如台語俗諺:「人咧吃麵,你佇邊阿喊燒」。

2017/05/17 | Project Syndicate

馬克宏的「歐元區財政聯盟」大夢,有可能嗎?

法國也許不屬於歐洲外圍,但馬克宏向德國傳達的信息是顯而易見的:要麼你幫我打造一個真正的聯盟——經濟上、財政上,最終政治上的聯盟——否則我就會被極端分子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