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

極權主義(英語:totalitarianism,也譯作極權政體、全能政體、總體主義、全體主義),是一種政治學上的術語,用來描述一個對社會有著絕對威權並儘一切可能謀求控制公眾與私人生活之國家的政治制度。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06/19 | 李少民

後習近平時代的中國很可能進入「解凍期」,但民主國家為此做好準備了嗎?

共產社會在經過一段高壓性統治之後,往往會出現變革的機會。但這是暫時的,而民主世界常常抓不住這一稍縱即逝的機會。

2022/03/20 | 人本教育札記

從蔡焜霖到珂拉琪、從民謠與重金屬,不同世代如何用音樂詮釋白色恐怖

在白色恐怖時代,政治受難者所受到的壓迫、對國家統治機器的無奈,都化為輕柔的歌詞寫在一首首歌曲裡,如同蔡焜霖好友等待判決時所唱:「做了夢,夢中變成了一隻蝴蝶,自由自在的在長滿了透紅的杜鵑花的山野裡飛翔。」

2022/01/19 | 吳瑟致

別高估反習勢力能耐,「穩固習近平延任」絕對是二十大之前的主旋律

習近平對內的整肅動作勢必會「快、狠、準」,不會有任何喘息的空間,中共全黨上下也會瀰漫著誠惶誠恐的氣氛,愈接近「二十大」,愈沒有人敢挑戰以習為核心的政治正確,這是極權政體必然的政治宿命,任何變數早在中南海已被平定。

2021/10/27 | 方格子vocus

讀余英時《歷史與思想》(中):余教授一生堅定反共,讓中國崛起論者坐立難安

就因為余英時教授是深研中國思想史的學者,而他的專業訓練深深影響他身為知識分子的觀點,所以他反共的立場自然會引起統派學者的戒心,想用「支持美國民主,並繼續支持全盤西化思潮」這樣的論點來抹黑余教授。

2021/07/29 | 德國之聲

鄭州洪災可能成為習近平政權的「阿基里斯之踵」

據7月26日的官方數字,河南強降雨已導致69人遇難,5人失蹤。對此次災情,中國的自媒體和網路輿論可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炸開了鍋」。這樣的輿情讓人想到新冠疫情最初在武漢爆發時的民間不滿情景。

2021/07/28 | 德尼思化

《動物農莊》:極權的醜陋,獨裁者之童話

凡任何動物稍有異見,即被殺害;但凡任何政策不合預算,歸咎於別人。《動物農莊》內的百姓,過得比以前更為悲慘。

2021/07/08 | 林宜敬

「拜登主義」是什麼?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美國跟中國的競爭,只是二十一世紀民主跟獨裁全面性競爭的一部分。而歷史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未來的歷史學家們在寫他們的博士論文的時候,他們將會研究,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2021/06/23 | 留德趣談

曼寧日報——被極權禁了54年也可復刊的德國報章

1933年納粹黨上台,大部分報章被禁。三年後,這份當時已有87年歷史的報紙也避不過這個命運,宣佈結束;納粹倒台後,佔據東德的蘇聯也不讓這份報紙復刊。

2021/06/01 | 翁煌德/無影無蹤

【影評】應亮《自由行》:極權就是一場雨,沒有淋過的人不知道

猶記應亮對我說:「極權就是一場雨,沒有淋過的人不知道。」如果不能全理解《自由行》中的情感、楊樞與母親的痛楚,我想那也是幸運的。

2021/05/27 | 戲言

表面為納粹後勤支援,暗裡印反納粹文宣——「白玫瑰」蘇菲・紹爾

「我不是最勇敢的,也不想成為最漂亮的,但我卻一直是最靈敏的那個。」蘇菲・紹爾(Sophie Scholl)因反納粹賠上了性命,在每個極權的社會中,最容不下的就是會獨立思考的人。

2021/05/16 | 精選書摘

【散文】韓麗珠《半蝕》:隔離所引發的不僅是孤獨,而是寂靜中無可迴避的噪音

韓麗珠從反觀自我寫起,也見證城市改變。當世界處在半蝕或明或暗的變動之中,她既向內也向外探測,感知個體與共同體的邊界,看見善與惡、生與死,彼此交織的羅網,城市的毀滅其實也是重生。

2021/04/10 | 張宇韶

回顧納粹舉辦1936柏林奧運的教訓,思考中共舉辦2022北京冬奧的後果

1936年柏林奧運之後,正當世界輿論停留在納粹刻意呈現出的和平假象時,希特勒已經悄悄啟動了戰鼓,北京2008年舉辦奧運前夕,許多專家學者也試圖評估中共未來的政經發展,而當時「薄弱的平衡」,卻在習近平上台全然打破。

2021/03/12 | 德尼思化

《逆權大狀》:請睜開眼,看著國安法的審判

國家即國民,政權骯髒踐踏人民之等句,我們都知道他說得對,都想聽到這種話。可是,正如香港的47人被控《國安法》,「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嘅單位全部都係我嘅人,點樣同我鬥?」《逆權大狀》的審判,犯人依然收監。

2021/03/11 | 蜂鳥出版

《壞時代心理學》:「人人有票投豈非天下大亂?」——反民主的權威性人格

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持反民主主義論調暂通常都具備權威性人格,也就是對權威保持絕對服從與尊敬的同時,又從這種權威崇拜中獲得自身優越感的一種潛在的法西斯傾向。究竟為何人會這樣?

2021/03/02 | 留德趣談

我的東德朋友:時代洪流中,盡量令自己不留污點

斯蒂妮跟我說,她在1988年於東柏林出生,也就是她兩歲時,兩德統一。雖然她研究洗禮習俗,但她說自己和大部分東德人一樣,沒有宗教信仰。

2021/01/12 | 戲言

他們在那裡焚書,最後會焚燒人們

極權從來都是白眼狼。縱容它,以為它會自我完善,很多時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