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

極權主義(英語:totalitarianism,也譯作極權政體、全能政體、總體主義、全體主義),是一種政治學上的術語,用來描述一個對社會有著絕對權威並儘一切可能謀求控制公眾與私人生活之國家的政治制度。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19 | Allen Chen

因為被國際「欺壓」,所以須偉大復興:習近平與希特勒話術的異曲同工之妙

中共和納粹都將他們擴張的野心以爭取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會持有的口吻做包裝。彷彿中華民族是不朽實體,終將會在正確的時機稱霸整個世界,好像德意志帝國是可以簡單收回故土的神秘力量,使用虛構的過去,來合理化不可避免的未來。

2020/09/30 | 精選書摘

《暴政史》:國家越不民主,警察越會感覺到人民不信任,最後當人民是敵人

警民對立是任何一個專制國家都難以解決的問題。由於缺乏約束,專制政府權力會不可避免地愈來愈自我膨脹,這也一定會在警察權力和秘密行為的擴張上顯示出來。

2020/09/30 | 精選書摘

《暴政史》:秘密警察權力之所以恐怖,因為假借法律卻凌駕法律之上

極權統治的秘密警察被用來對付一黨政權的所有的那些由於「可能」而變成「客觀」的敵人,是極權恐怖統治的手段和工具。

2020/09/30 | 精選書摘

《暴政史》:秘密警察是濃縮的極權暴政

在獨裁的國家裏,人民生活於恐懼之中,秘密警察也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們貢獻於恐懼,又受恐懼之害。

2020/09/27 | 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四六事件,台灣歷史上重要的學生抗爭運動與創傷遺緒

〈四六事件不起訴處分書〉這個藏品是「四六事件」大敘事下的小敘事史料,其中牽涉當時臺灣省立師範學院(今臺師大)學生的案件始末。

2020/09/01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影片】《1984》對2020年的三個哲學提示

70多年前的作品《1984》對2020的我們有何提示?「好青年荼毒室」從語言、歷史和自由三方面解釋George Orwell的洞見。

2020/07/31 | 《思想坦克》

美中互鬥進行式:中共刻意製造「可控」的衝突,並非不可能

台灣政府清不清楚美中之間這場「鬥而不破」的角力遊戲?別忘了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環節,台海一旦出事,將直接把好玩好看的「文鬥」演成全武行。

2020/07/31 | 德國之聲

「美中新冷戰」很可能出現三方受損、沒有贏家的局面

儘管蓬佩奧呼籲建立一個志同道合國家的新民主聯盟來對抗他眼中的中共「新暴政」,並很有信心「自由世界仍將獲勝」,因為中國對自由世界的依賴要多於自由世界對中國的依賴,不過,美中新冷戰如果打下去,其後果殊難預料,很可能沒有贏家。

2020/07/09 | 德國之聲

不要以為《港區國安法》喪鐘為誰而鳴,它就是為你而鳴

假如香港沒有抗爭運動,就沒有國安法這個緊箍咒嗎?時評人長平認為,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反抗專制也必須全球行動。

2020/04/03 | 黃文萱 Leticia Wong

邱騰華,記者問問題唔駛你教

當記者問問題的一刻,要思考該條問題是否政治正確,已經是一種自我審查。香港電台近日備受打壓,這個城市的新聞自由已經岌岌可危。

2020/03/31 | 區家麟

瘟疫時代,提防政府借勢推行全天候監控

一次疫病,老大哥因健康之名,把監控恆常化、普及化、正當化,危機當前,觀念改變亦快,不少庶民甚至視為德政。監控新科技借勢變成一個龐大的社會實驗,甚至以抗疫良方之名推廣至全世界。

2020/03/12 | 鄭祉愉 Olivia

只有公民記者冒死到醫院去:從武漢肺炎說中國媒體哀歌

我相信,深度和調查報導,能夠陪養出人的共情能力。如果回到當時,透明度更高的話,以高質量訊息養出中國國民的公民意識,會否有什麼不一樣?

2020/03/04 | 區家麟

黨國思想病毒如何散播?

瘟疫危機當前,黨國使出當家本領,積極拓展戰線,三月起實行新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加強嚴控網絡,為思想病毒締造完美的傳播生態,彰顯黨國本質。

2020/02/16 | 德國之聲

新冠疫情的「變天」訊號,能否迫使習近平政權「從良」?

新冠疫情可謂中共在89六四後遇到的最大一次危機。人們看到了中國政府尤其是習本人在處置該次事件時的指揮無方,對中共的信心和習近平的信任幾近崩潰。

2020/02/14 | 讀者投書

「武漢肺炎」種種亂象,讓人看清「習核心」一手抓的根本問題

中央集權的國家一向有這類問題,但有了上次的SARS經驗這次本來中國的防疫應該進步許多,但結果衝擊竟然更大,根本原因當在於政體越極權化,遮掩、失能與自私的問題越是嚴重。

2020/02/12 | 洪曉嫻

災害降臨並不會因為你愛國而繞路

過去半年,數以千萬計的小粉紅唾罵過香港「廢青」,支持祖國武統台灣,造著強盛中國的美夢。然而,一場瘟疫的降臨,打碎了美夢也威脅到他們的生命。

2020/01/25 | 陳婉容

新一年望大家找到自己的真相,等待春天

這段日子,我經常想的是,在香港進入更極權,更難以講真話的社會後,我們可以怎樣保守希望,繼續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