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

極權主義(英語:totalitarianism,也譯作極權政體、全能政體、總體主義、全體主義),是一種政治學上的術語,用來描述一個對社會有著絕對權威並儘一切可能謀求控制公眾與私人生活之國家的政治制度。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08 | 林宜敬

「拜登主義」是什麼?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美國跟中國的競爭,只是二十一世紀民主跟獨裁全面性競爭的一部分。而歷史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未來的歷史學家們在寫他們的博士論文的時候,他們將會研究,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2021/06/23 | 留德趣談

曼寧日報——被極權禁了54年也可復刊的德國報章

1933年納粹黨上台,大部分報章被禁。三年後,這份當時已有87年歷史的報紙也避不過這個命運,宣佈結束;納粹倒台後,佔據東德的蘇聯也不讓這份報紙復刊。

2021/06/01 | 翁煌德/無影無蹤

【影評】應亮《自由行》:極權就是一場雨,沒有淋過的人不知道

猶記應亮對我說:「極權就是一場雨,沒有淋過的人不知道。」如果不能全理解《自由行》中的情感、楊樞與母親的痛楚,我想那也是幸運的。

2021/05/27 | 戲言

表面為納粹後勤支援,暗裡印反納粹文宣——「白玫瑰」蘇菲・紹爾

「我不是最勇敢的,也不想成為最漂亮的,但我卻一直是最靈敏的那個。」蘇菲・紹爾(Sophie Scholl)因反納粹賠上了性命,在每個極權的社會中,最容不下的就是會獨立思考的人。

2021/05/16 | 精選書摘

【散文】韓麗珠《半蝕》:隔離所引發的不僅是孤獨,而是寂靜中無可迴避的噪音

韓麗珠從反觀自我寫起,也見證城市改變。當世界處在半蝕或明或暗的變動之中,她既向內也向外探測,感知個體與共同體的邊界,看見善與惡、生與死,彼此交織的羅網,城市的毀滅其實也是重生。

2021/04/10 | 張宇韶

回顧納粹舉辦1936柏林奧運的教訓,思考中共舉辦2022北京冬奧的後果

1936年柏林奧運之後,正當世界輿論停留在納粹刻意呈現出的和平假象時,希特勒已經悄悄啟動了戰鼓,北京2008年舉辦奧運前夕,許多專家學者也試圖評估中共未來的政經發展,而當時「薄弱的平衡」,卻在習近平上台全然打破。

2021/03/12 | 德尼思化

《逆權大狀》:請睜開眼,看著國安法的審判

國家即國民,政權骯髒踐踏人民之等句,我們都知道他說得對,都想聽到這種話。可是,正如香港的47人被控《國安法》,「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嘅單位全部都係我嘅人,點樣同我鬥?」《逆權大狀》的審判,犯人依然收監。

2021/03/11 | 蜂鳥出版

《壞時代心理學》:「人人有票投豈非天下大亂?」——反民主的權威性人格

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持反民主主義論調暂通常都具備權威性人格,也就是對權威保持絕對服從與尊敬的同時,又從這種權威崇拜中獲得自身優越感的一種潛在的法西斯傾向。究竟為何人會這樣?

2021/03/02 | 留德趣談

我的東德朋友:時代洪流中,盡量令自己不留污點

斯蒂妮跟我說,她在1988年於東柏林出生,也就是她兩歲時,兩德統一。雖然她研究洗禮習俗,但她說自己和大部分東德人一樣,沒有宗教信仰。

2021/01/12 | 戲言

他們在那裡焚書,最後會焚燒人們

極權從來都是白眼狼。縱容它,以為它會自我完善,很多時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2020/12/25 | 精選書摘

《帶本哲學書上街去》:面目模糊,正是極權最想看到的你我面貌

最清楚眾人力量真貌的,往往亦是最懼怕眾人力量的。極權深知真正的政治發生在眾人之中。於是,它就不讓「眾人」成形。

2020/12/20 | 鍾喬

約翰伯格評格瓦拉受難儀式:對於白色恐怖肅殺歷史,最具穿透性的啟示

冷戰下東亞國家暴力的結構性因素,有其特定時空下,值得深究且亟待重新釐清的思想與行動面相。

2020/12/16 | 德國之聲

黃之鋒的回頭一望,可能是香港最後的風景

香港民主人士正在遭受「大清算」。時評人長平認為,香港政府配合北京的打壓不會到此為止,極權統治者正在將你變成你所討厭的人。

2020/12/03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誰能算是記者」這個問題,香港如今是「警察說了算」

記者身份的取得方式和認定標準,可說是自由與極權體制最大的差異之一,儘管極權國家能在憲法上堂堂皇皇地宣告「人民言論、出版」等自由,但魔鬼藏在管理規則裡,「誰是記者」、「誰可以是記者」才是關鍵。

2020/11/26 | 方格子vocus

讀哈維爾《無權力者的力量》,思考極權社會保存人性、道德、自我的可能性

我想叩問的是,無權力者能否改變命運,成為真正的有權力者?無權力者有沒有爭取應有權力的決心?

2020/10/19 | Allen Chen

因為被國際「欺壓」,所以須偉大復興:習近平與希特勒話術的異曲同工之妙

中共和納粹都將他們擴張的野心以爭取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會持有的口吻做包裝。彷彿中華民族是不朽實體,終將會在正確的時機稱霸整個世界,好像德意志帝國是可以簡單收回故土的神秘力量,使用虛構的過去,來合理化不可避免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