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7 | 讀者投書

沃格林「新政治科學」:「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運動,「極權主義」則是新的神話

沃格林認為「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運動,「極權主義」也可當作一種新的「神話」,或宗教相關的廣泛研究。在沃格林看來,這些自稱「進步主義者」,其實根本處於倒退的非理性主義者的立場。

2020/05/24 | 讀者投書

思想的戰場即政治的戰場:獨裁與無知者的悲劇,也是康德哲學的悲劇

蔡慶樺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反抗和服膺納粹的這兩種思想,其實正有著共同的根源。而這個共同的根源正是影響了全歐洲、甚至全世界哲學思想兩百多年之久的康德哲學。而這是康德哲學本身的困境。

2020/05/07 | 精選書摘

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理性批判的討論,是一種容許假設性理論代替我們去死的方法

唯有民主政治、開放的社會,才能提供我們矯治罪惡的機會。一旦我們經由暴力革命摧毀了民主社會的秩序,我們就唯有蒙受革命帶來的重大惡果,而新的社會秩序更亟待建立,在其中,我們依然同樣無法取消社會的罪惡、不公和壓制。

2020/05/07 | 精選書摘

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為何柏拉圖、黑格爾與馬克思三人是當代民主社會的敵人?

波普認為,柏拉圖與黑格爾成為了歐洲法西斯政權的共同思想根源,而馬克思則啟發了俄國史達林錯誤的規劃經濟,他們三人的思想將導致歐洲社會的閉鎖與部落化,因此他在序言直言「偉人可能會犯大錯」,為了使我們的文明持續下去,世人「必須拋棄順從偉人的習慣」。

2020/04/06 | 破土

現代國家的極權基因如何萌芽?從強人領政、民粹主義到極端民族主義

西方在兩百多年間不斷輸出這種一國一府的高效率共和官僚體制,它捏塑出當代的全球化國家政治風貌,並樹立起「國家崇拜」這種世俗新宗教。人們難以相信世界各國正朝極權統治邁進。他們忽略了現代國家機器的意識形態統治以及高效率集權管理本身就潛伏著極權基因。

2020/01/30 | 方格子vocus

《以撒・柏林》讀後感:「一元論」的價值體系,正是極權主義的思想根源

踏入二十世紀後,隨著科技進步與主權國家現代化,新的一種人類獻祭方式出現,真正讓柏林念茲在茲的不是洛克式自由憲政理論,也不僅僅是彌爾擔憂的民主多數暴力,還有思想的力量,尤其是那些把人當陶土,把政治社群當藝術品來形塑,甚至想把真實世界壓入理論模型的高妙政治理論。

2019/10/19 | 林彥邦

香港即使沒有陳同佳,那虛假繁榮也終將付諸一炬

陳同佳不必過份自責,殺人當然是錯是罪,但香港走到今天不是你的責任,你也沒有能力讓我們回到從前。

2019/10/12 | 精選書摘

《邱吉爾與歐威爾》:「後九一一」時代,促成歐威爾死後第三次的聲譽崛起

一些專家偶爾會爭論,二十世紀中葉的作家中,哪個人預測的未來最準?究竟是赫胥黎,還是歐威爾。其實這種比較是錯的,他們兩人預測的未來都是對的。

2019/10/12 | 精選書摘

《邱吉爾與歐威爾》余杰推薦序:一生躍過兩道深淵,與法西斯和共產主義正面對決

美國作家湯瑪斯・瑞克斯(Thomas E. Ricks)將邱吉爾和歐威爾合在一起作傳,使得生前未曾謀面兩人彼此互補與對照,共同構成一部二十世紀人類尋求自由的精彩歷史。

2019/06/18 | 精選書摘

《生存的12條法則》:做有意義的事,而不是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也就是把所有骷髏頭都藏在衣櫃裡,是把噴濺出來的血用地毯遮蓋,是逃避責任。這是懦弱的、膚淺的,也是錯誤的。

2019/04/29 | TIME

法西斯主義復興:誰令法西斯成功?它的時代結束了嗎?

「因為有納粹主義,大家原先都不太了解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有多具影響力,後來,美國、瑞士、法國、西班牙都有法西斯運動,甚至連阿根廷都有,這是一個跨國的運動,這是法西斯主義如何在1945年後存活的方式。」

2019/04/25 | TIME

法西斯主義復興:誰造成了法西斯的成功?它的時代結束了嗎?

班-吉特指出,「因為有納粹主義,大家原先都不太了解義大利的法西斯主義有多具影響力,後來,美國、瑞士、法國、西班牙都有法西斯運動,甚至連阿根廷都有,這是一個跨國的運動,這是法西斯主義如何在1945年後存活的方式。」

2018/12/30 | 精選書摘

《以撒・柏林》:不宥於理論框架,聚焦具體存在的自由主義者

日耳曼反啟蒙運動始於自卑與酸葡萄心理,雖然在哲學上重拾了民族自信心,政治軍事上卻持續遭受屈辱,轉為強烈排外並帶有文化優越感的民族主義於歷史脈絡之中並不令人意外。

2018/12/29 | 精選書摘

《以撒・柏林》:不宥於理論框架,聚焦具體存在的自由主義者

日耳曼反啟蒙運動始於自卑與酸葡萄心理,雖然在哲學上重拾了民族自信心,政治軍事上卻持續遭受屈辱,轉為強烈排外並帶有文化優越感的民族主義於歷史脈絡之中並不令人意外。

2018/08/27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民主政體的內部困難:由寬容悖論說起

若在多元寬容的社會當中出現了不寬容的人,我們還應否對他們寬容呢?把他們排除在寬容社會之外,繼而成為自己也成為不寬容之人?還是,不理會民主社會自我推翻的風險把他們納入其中?

2018/07/25 | 精選書摘

《被誤讀的哲學家》:霍布斯真的崇尚專制獨裁嗎?

霍布斯經歷了英國內戰和歐洲的宗教戰爭。是不是這些可怕的事件促使霍布斯提出一種比疾病更糟的治療方式呢?狄德羅寫道,霍布斯把當時危險的情況誤認為世界的普遍現象,對人性產生太灰暗的看法,而提出過於激烈的解決之道。但事實不僅止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