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主義

極權主義(英語:totalitarianism,也譯作極權政體、全能政體、總體主義、全體主義),是一種政治學上的術語,用來描述一個對社會有著絕對威權並儘一切可能謀求控制公眾與私人生活之國家的政治制度。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5/04 | 讀者投書

【書評】《After the Fall》:從匈牙利、俄羅斯、中國,再將眼光拉回自身——美國真的沒落了嗎?

Ben Rhodes離開白宮時才39歲,他自嘲成為一個無業遊民,突然間失去人生目標,前景茫茫。這趟白宮之旅彷彿夢一般,從權力的殿堂突然返回人間,他接著轉型為作家,錄播客節目《Pod Save the World》,並上電視當政治評論員,而這本書就是他的成果之一。

2022/04/16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ESPN》 調查報導揭露NBA籃網老闆蔡崇信雙標真面目:在美國高喊社會正義,卻支持中國極權政策

美國運動界權威媒體《ESPN》調查報導揭露,美國職籃NBA籃網隊老闆蔡崇信在美國高喊社會正義,另一方面卻支持中國政府專制獨裁政策之行為。

2021/11/21 | 德國之聲

史達林與希特勒式極權主義,竟然都在21世紀的中國復活了

極權主義體制的政治恐怖、僵化意識形態、統制經濟和政治虛偽會造成社會結構的退化和停滯。在這個意義上,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這份歷史決議,不僅宣告了一個新極權主義的誕生,或許也同時宣告了她的終結。

2021/10/18 | 精選書摘

《閱讀生命政治》:資本主義老大哥在看你!——電影《楚門的世界》和《鬥陣俱樂部》

透過對原典的細讀與考掘,思索當代生命政治的情境及其多元論述。我們如何與看不見盡頭的「例外狀態」共存?如何從哲學層次思考並承接這個時代所給予的挑戰?自古以來,人類為什麼這樣活著,就是生命政治的課題。

2021/10/01 | 精選書摘

《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一個英國作家為何可以如此準確寫出極權統治下的現實、甚至未來的境況?

喬治・歐威爾真的是先知嗎?他在緬甸究竟經歷了什麼,使他對政治、對人性有如此深的洞見?甚至他生前最後未完成的小說構思,也是關於在緬甸的經歷。作者艾瑪・拉金走遍緬甸,追尋歐威爾的足跡,也觀察當代的緬甸,讓我們看見在極權統治下的緬甸人。

2021/01/08 | 精選書摘

《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蘇聯極權主義不足殺死民主理念,卻限制國家未來民主化的能力

蘇維埃政府在決定停止無差別殺人之後,國家與社會之間的權力平衡被改變了,社會得到了更大的空間,這意味著從此蘇維埃政府將無法控制蘇維埃生活的所有面向。

2020/11/26 | 方格子vocus

讀哈維爾《無權力者的力量》,思考極權社會保存人性、道德、自我的可能性

我想叩問的是,無權力者能否改變命運,成為真正的有權力者?無權力者有沒有爭取應有權力的決心?

2020/09/17 | 讀者投書

沃格林「新政治科學」:「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運動,「極權主義」則是新的神話

沃格林認為「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運動,「極權主義」也可當作一種新的「神話」,或宗教相關的廣泛研究。在沃格林看來,這些自稱「進步主義者」,其實根本處於倒退的非理性主義者的立場。

2020/05/24 | 讀者投書

思想的戰場即政治的戰場:獨裁與無知者的悲劇,也是康德哲學的悲劇

蔡慶樺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反抗和服膺納粹的這兩種思想,其實正有著共同的根源。而這個共同的根源正是影響了全歐洲、甚至全世界哲學思想兩百多年之久的康德哲學。而這是康德哲學本身的困境。

2020/05/07 | 精選書摘

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理性批判的討論,是一種容許假設性理論代替我們去死的方法

唯有民主政治、開放的社會,才能提供我們矯治罪惡的機會。一旦我們經由暴力革命摧毀了民主社會的秩序,我們就唯有蒙受革命帶來的重大惡果,而新的社會秩序更亟待建立,在其中,我們依然同樣無法取消社會的罪惡、不公和壓制。

2020/05/07 | 精選書摘

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為何柏拉圖、黑格爾與馬克思三人是當代民主社會的敵人?

波普認為,柏拉圖與黑格爾成為了歐洲法西斯政權的共同思想根源,而馬克思則啟發了俄國史達林錯誤的規劃經濟,他們三人的思想將導致歐洲社會的閉鎖與部落化,因此他在序言直言「偉人可能會犯大錯」,為了使我們的文明持續下去,世人「必須拋棄順從偉人的習慣」。

2020/04/06 | 破土

現代國家的極權基因如何萌芽?從強人領政、民粹主義到極端民族主義

西方在兩百多年間不斷輸出這種一國一府的高效率共和官僚體制,它捏塑出當代的全球化國家政治風貌,並樹立起「國家崇拜」這種世俗新宗教。人們難以相信世界各國正朝極權統治邁進。他們忽略了現代國家機器的意識形態統治以及高效率集權管理本身就潛伏著極權基因。

2020/01/30 | 方格子vocus

《以撒・柏林》讀後感:「一元論」的價值體系,正是極權主義的思想根源

踏入二十世紀後,隨著科技進步與主權國家現代化,新的一種人類獻祭方式出現,真正讓柏林念茲在茲的不是洛克式自由憲政理論,也不僅僅是彌爾擔憂的民主多數暴力,還有思想的力量,尤其是那些把人當陶土,把政治社群當藝術品來形塑,甚至想把真實世界壓入理論模型的高妙政治理論。

2019/10/12 | 精選書摘

《邱吉爾與歐威爾》:「後九一一」時代,促成歐威爾死後第三次的聲譽崛起

一些專家偶爾會爭論,二十世紀中葉的作家中,哪個人預測的未來最準?究竟是赫胥黎,還是歐威爾。其實這種比較是錯的,他們兩人預測的未來都是對的。

2019/10/12 | 精選書摘

《邱吉爾與歐威爾》余杰推薦序:一生躍過兩道深淵,與法西斯和共產主義正面對決

美國作家湯瑪斯・瑞克斯(Thomas E. Ricks)將邱吉爾和歐威爾合在一起作傳,使得生前未曾謀面兩人彼此互補與對照,共同構成一部二十世紀人類尋求自由的精彩歷史。

2019/06/18 | 精選書摘

《生存的12條法則》:做有意義的事,而不是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也就是把所有骷髏頭都藏在衣櫃裡,是把噴濺出來的血用地毯遮蓋,是逃避責任。這是懦弱的、膚淺的,也是錯誤的。

2019/04/29 | TIME

法西斯主義復興:誰令法西斯成功?它的時代結束了嗎?

「因為有納粹主義,大家原先都不太了解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有多具影響力,後來,美國、瑞士、法國、西班牙都有法西斯運動,甚至連阿根廷都有,這是一個跨國的運動,這是法西斯主義如何在1945年後存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