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4/19 | 關鍵特務

無畏時代洪流,用音樂說出自己的話——專訪必順鄉村

必順鄉村並沒有特別追求音樂類型,他們追求的是如何將心裡面想說的話精準的表達出來。台語就是他們最自在的語言,不是為了甚麼政治正確的目的而用這個語言創作。

2022/04/18 | 關鍵特務

南臺灣的樂團孩子王,用音樂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平易近人的談笑風生,看似無欲無求的孩子王,不被看見的是他們作為樂團,對創作及舞台表演有著嚴謹的自我要求。

2022/04/15 | 關鍵特務

十年的鑽研與顯化,大象體操用「實驗」體現數字搖滾精神

數字搖滾是以奇數節拍為骨幹,樂團中各樂器各自造化,但變化多端的各個音軌卻必須精準對拍。來自高雄的「大象體操」卻能把「數字搖滾」這種音樂類型表達的淋漓盡致。

2021/12/31 | 癮科技 Cool3c

2022全台跨年晚會一覽:台北、新北、台中、高雄跨年直播頻道、演唱會卡司、煙火節目懶人包

疫情變幻莫測,民眾參與大型活動都需遵守防疫規則,入場需全程配戴口罩,並且量測體溫、維持手部清潔。也有不少縣市的跨年晚會需要先進行實名制登錄,民眾可以至官方網站查詢,追蹤最新的晚會活動訊息。

2021/12/22 | 方格子vocus

【音樂】「一起聽團吧!」 我看台灣的獨立音樂

台灣的獨立音樂圈或許起步較晚,但這也是它的迷人之處,這個小小的圈子所仰賴的是創作者間的互相扶持、樂迷間的彼此幫助,以及粉絲與樂團之間緊密的連結。

2021/12/07 | Ricardo

【音樂】《今晚來點史密斯》:回應《戀夏五百日》的人生際遇,The Smiths伴隨我們告別青春

所有的音樂未必都是一種救贖,但至少伴隨著The Smiths的音樂,或許我們亦可以在不合時宜的時間以不合時宜的角落,面對自己的人生大喊,奇異道,我們來了。

2021/04/06 | Masa Chang張君

五位越南獨立音樂人物:他們傳唱著生活中的大小事,有音樂人二代也有嘻哈歌手

說到甜樂團的重要作品,2016年這首〈什麼也不做(Không làm gì)〉是首發成名曲,歌詞不只生活化,也十足體現了越南慵懶的生活氛圍。初生之犢不畏虎,隔年,甜樂團找上了黑仔共同創作了〈一起遊蕩(Cho tôi lang thang)〉,作為越南獨立音樂的兩大棟樑共同合作,自然又是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

2021/01/26 | TNL 編輯

防疫泡泡裡的演唱會:搖滾樂團The Flaming Lips的創舉,會是音樂演出未來的出路嗎?

泡泡內有高頻喇叭、水、毛巾、電池電風扇裝置和拉鍊。另外還有1個「我要尿尿/我好熱」的標誌。如果觀眾在表演過程中需要如廁,在工作人員護送下,戴好口罩前往廁所。

2020/10/24 | 精選書摘

四分衛阿山:收集所有「零碎的時間」來完成一首歌,我還有很強的欲望一直寫下去

在寫歌這方面稍微有了一些體會之後,我忽然認為自己在思考歌曲的過程顯然不夠。就現實上來說,也許因為工作,也許因為吃喝玩樂,我沒有辦法花很多的時間在專注寫歌這方面,於是我自作聰明地開始構思自以為是的計劃。

2020/09/17 | One-Forty

「台灣就是我的家」在台灣工廠誕生的印尼樂團,廠工搖身變成樂團主唱

我覺得印尼人在台灣組樂團最困難的是,每3年就要分開,因為有些人會留下來,有些人會離開,但在台灣的印尼樂團我覺得很酷,不管你在哪裡玩,我們最終都會在某個表演裡面相遇

2020/09/06 | TNL 編輯

「你們來唱衰、我們來唱好」在領金曲獎時要大家「吃台灣米」的歌手嚴詠能過世

打狗亂歌團是以本土創作及母語歌謠走唱為業,每位樂手玩的音樂不同創作題材不同,曲風不一,所以他們自取為「亂歌團」,另外「亂」與台語的「戀」同音,希望藉由創作跟土地「談戀愛」

2020/08/25 | 芬多經

專訪滅火器&作家張仲嫣:我們不是天團!是唱出小人物心聲的搖滾「地團」

2020年對滅火器樂團而言,是相當值得記念的日子。樂團成軍屆滿20年、成立的「火氣音樂」5周歲、出版半自傳式小說,還一口氣入圍金曲獎5項大獎。

2020/07/17 | 鹹派

專訪獨立樂團deca joins:北風蕭蕭巡迴取消,如何拯救音樂表演產業「撐場館」?

台灣進入後疫情時代,對於眾多產業有不同的想像,這次透過直面音樂人的方式,讓讀者看見台灣獨立樂團在疫情當下的生活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2020/07/02 | 鹹派

【後疫情時代/獨立音樂、演唱會】從大放異彩變成救亡圖存,政府該如何「引導市場歸位」?

這波又快又猛的疫情對獨立音樂產業到底帶了怎樣的重創,政府該如何支持,樂迷該如何歸位,才能維護台灣累積數十年的獨立音樂的珍貴場景與價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