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0 | 讀者投書
「以院為家」的樂生居民,為什麼被迫待在猶如鳥籠的新大樓?
樂生居民以前在舊院區的生活,有樹有鳥、有貓有狗,偶爾還可以跟鄰居在大樹下聊天。但在新大樓,這些都不存在。如果有足夠的照護人力和房舍,樂生居民們便能夠好好地在自己的家園老去。
2019/07/17 | 讀者投書
日本漢生病友家屬國賠勝訴,但台灣對樂生院民的歧視仍持續發生
近期,日本漢生病友家屬的「隔離政策」國賠勝訴,回過頭來看台灣的狀況,卻還有一大段差距。尤其當政府承諾要重建樂生,卻把樂生療養院大門挖空,蓋了一座懸空陸橋,讓手腳不便的院民進出更為困難。
2019/06/30 | 精選書摘
《反造城市:非典型都市規劃術》:樂生療養院孤立無援,與院民一同凋零
儘管有各種規劃,政府實際的步伐卻在多方利益和文化人權糾纏角力的岔路上游移不定。硬體層面和歷史文化保存面向猶如多頭馬車般的混亂行進,主責單位不明,終使樂生課題成為政府的燙手山芋。
2018/07/29 | 精選書摘
建造樂山療養院,幫助痲瘋病人得潔淨——「台灣痲瘋病治療之父」戴仁壽醫師
有人看見戴醫師原本是個很優秀的外科醫師,後來卻全心全力投入治療痲瘋病的工作,就問他原因。戴醫師這樣說:「我一面拿著手術刀,一面讀聖經。〈馬太福音〉第八章記載耶穌治好了那位嚴重的痲瘋病人,我就立志要將痲瘋病消滅。」
【TIDF20週年】被碰撞的真實
必須跳脫狀態才更能看清問題。擔任《徐自強的練習題》剪接指導的廖慶松說:「紀岳君導演太想幫徐自強講話了。」紀則認為事實上是想要幫自己⋯徐的家人為了幫他打官司,賣房子籌錢;紀前三年的拍片過程也因提案碰壁、沒有金錢和成果,一度要放棄。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 陳界仁《殘響世界》
在樂生院區被拆除5年多後,當我看著那殘餘院區與捷運機廠的巨大工地,既像是兩個並置的傷口,也像是創傷與「發展欲望」相互交疊的場址時,我關心的是怎麼將「保衛樂生」的精神,通過反思後進行再擴延。
2015/10/29 | Jesse
抗爭專用:20年來台灣8首知名的「街頭之歌」
不知你是否也在這些抗爭場合中,一起唱過這些歌呢?或者又是哪些歌曲,勾起你曾站在街頭上與弱勢者、與勞動者、與雞蛋同一側的回憶。
2015/10/28 | Jesse
在陽台上聽藝術家「說故事」:陳界仁的影像、生產、行動與文件
小空間的展覽就更有意思,觀眾與藝術家如此貼近,每一句談笑、討論、辯駁,都近的觸手可及,立方計畫空間的展覽正是如此。
2014/09/22 | CNEX
變老不該就是等死,而是另一種回歸純真的方式
老與病,是人生必然走向的結局,卻又是我們最難以坦然面對的議題。一起從CNEX的紀錄片裡,看見生與死對話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