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4 | Lo's Psychology
由中大衝突看心理學補償機制
自卑感沒錯可以用警察權力來補償,但請把權力應用於無差別攻擊市民的721白衣人身上,而不是學生,這樣我相信每位市民都會感到警察是在幫助人民,而不是和人民對立。
2019/11/12 | 精選轉載
【插畫】你跟我不同色,一定是瘋子、邪教
指控的標籤大多像是穿在身上的衣服,背後的成衣廠商,其實多是有心人操控的媒體或站在講台上的傳聲筒,操弄仇恨受惠最大的人,也是那些既得利益者。
2019/10/24 | 羊正鈺
千千、白癡公主和歐陽靖都曾被「霸凌」過,這8件制服到底是誰的?
「我沒有做任何壞事,為什麼大家要這樣對待我?」這個疑問一直留存在歐陽靖的小小的心裡,直到青春期擴散為巨大的黑洞,也讓她曾經變成一名重度憂鬱症患者⋯⋯
2019/10/21 | Lo's Psychology
《小丑》電影觀後感(二):患精神病最可悲的是,旁人總期望如沒病一樣
香港700萬人口中約100萬人患有焦慮、抑鬱等常見精神疾病,但政府、社區支援以及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都相當匱乏,而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成見和標籤,更加劇了他們的病情,成為惡性循環。
2019/08/26 | Pitty先生
遊南美,面孔有時是個詛咒
歷史是個天生加諸於人的枷鎖,如此類推,我亦因自己的面孔而得負上他人歷史所予其的罪孽,這樣一來,我的面孔也應該是種懲罰了。
2019/08/05 | 區家麟
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
2019/07/29 | TIME
罐頭回應、自我銷毀⋯⋯10個你必須知道的Gmail小撇步
根據統計,人類去年總共寄出超過2810億封email,但你可能不知到這10個能讓你工作效率加倍的gmail撇步。
2019/07/12 | 讀者投書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我拒絕了普通高中,才發現職校的標籤永遠無法撕下
我高中在技職體系,大學唸外文,研究所轉向國際關係領域,目的是為了想走相關領域的涉外事務工作,這是跳出舒適圈的機會,也給了我很大的挑戰,更讓我懷疑是不是被既有的教育體制騙了?
那些「笨到餓死」、「靠裝可愛生存」的動物,其實只是些被妄下的標籤
簡短搞笑的網路影片不會告訴我們大貓熊這個類群,已經在地球上生活了數百萬年,經歷過冰河期等環境劇變,適應環境的能力堪稱頂級,甚至在以食肉目的身體硬是將飲食轉換成竹子後,仍頑強的生存了下來。要不是人類在地球上胡搞瞎搞,牠們根本犯不著我們操心。
「笨到餓死」、「靠裝可愛生存」的動物?這其實是人類妄下的標籤
喜歡動物、覺得牠們可愛是好事,但要從適當的態度來看待瀕危動物。網絡上有人會調侃某些物種「笨到餓死」、「難怪會瀕危」,但其實牠們瀕臨絕種的原因,可能是人類破壞環境。
遇上誤解癌症而後悔的病人
如果病人是因爲對疾病的理解有誤所以拒絕治療,她所作的決定還算是知情之下所作的嗎?該對病人病情惡化負責任的,是病人自己還是醫生呢?
遇上誤解癌症而後悔的病人
如果病人是因爲對疾病的理解有誤所以拒絕治療,她所作的決定還算是知情之下所作的嗎?該對病人病情惡化負責任的,是病人自己還是醫生呢?
2018/06/30 | 精選轉載
【插畫】打機八小時太過分,上班八小時好棒棒
部分人士總愛用名稱判斷一件事的價值,休閒無用,加班可嘉,卻不探討真正的內容是什麼。
2018/03/25 | 王陽翎
談《中英街1號》一 趙崇基:日本觀眾有深度、我無影射香港社運
香港電影《中英街1號》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最優秀作品獎,作者與導演趙崇基、編劇謝傲霜以不同角度回顧這部電影的製作歷程,以系列的形式與眾分別。
2018/02/26 | TNL特稿
關鍵醫學院(一):我不是你以為的那種亞斯──談ASD的標籤化現象
當你聽見「亞斯伯格症」,腦中會浮現什麼呢?我敢打賭很多人的腦海立即浮現的是一個古怪的天才、或是柯文哲抓頭的模樣。然而具有亞斯特質的人,就一定很聰明嗎?你對亞斯的認知,是否也落入既定的刻板印象?
2018/01/17 | 陳志恆
從被貼上標籤的那一刻起,我便成了「那樣的人」
為什麼有些大人總要為孩子貼上標籤呢?如此,他們就不用耗費更多心力去看見孩子的各種不同面貌,只需要去注意孩子身上符合標籤的行為表現即可。而處理孩子問題時,只要想著與標籤有關的對策就好,不需要再去思索其他的可能性。
2018/01/17 | 陳志恆
從被貼上標籤的那一刻起,我便成了「那樣的人」
為什麼有些大人總要為孩子貼上標籤呢?如此,他們就不用耗費更多心力去看見孩子的各種不同面貌,只需要去注意孩子身上符合標籤的行為表現即可。而處理孩子問題時,只要想著與標籤有關的對策就好,不需要再去思索其他的可能性。
失落一代的困境:為什麼走在「成功」的路上,卻感覺自己一事無成?
就像《鬥陣俱樂部》裡談到的,雖然從小我們總被教導「什麼是成功的模樣」,但真正能夠符合社會定義「成功」的人僅是少數;但關於其他人的人生該何去何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