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8 | 讀者投書
所謂「司法獨立」,不是「禁止外部成員監督司法」的意思
細看憲法架構,想以司法獨立為由來阻擋無法官資格之人對司法的監督,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近來修法倡議,其實只是把《法官法》立法時暗渡陳倉刻意複雜化的程序改正而已。
2019/06/17 | 法操FOLLAW
杜氏兄弟案:中國公安的調查,可作為台灣起訴與判決的唯一證據嗎?
民國90年,杜清水父子三人深夜潛入一間廣東台商的化工廠,先持槍勒索,並殺害保全和台商。後來杜氏兄弟死刑定讞,此稱「杜氏兄弟案」。而中國公安所提出的證據有諸多疑點,判決過程也有瑕疵。
2019/04/22 | 李修慧
台北醫院護理之家大火:為何起訴2名護理師、不起訴院長和住民?
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附設護理之家去年火警造成15人死亡,新北地檢署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嫌,起訴當時不在場的2位護理師,而台北醫院院長、違規攜帶著火床墊進醫院的民眾等5人則不起訴。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
馮.席拉赫說︰「但是最要緊的,是我想告訴讀者:律師替某人辯護,為的是維護當事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具有公共意義,和律師私人對當事人的觀感沒有關係。」
邱顯智問馮.席拉赫:直視了善與惡,才是了解「我們」的開始
「我認為美國的『陪審制』有點危險,」馮.席拉赫說明,「把『是否有罪』的判定完全交由素人陪審員,可能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充分了解。而『參審制』讓公民和法官一起合作,由法律專業引導,我認為這是比較合適的審判方式。」
2019/04/03 | 羊正鈺
邱太三捲入「關說案」,已請辭國安會諮委明志
檢察官改革團體「劍青檢改」聲明指出,檢察獨立是司法公正的重要基石,檢察首長不應縱容甚至接受外部的不當干涉,否則將造成當事人間不公平,希望法務部這兩天就公布調查報告。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檢察官、律師、法官的法袍顏色怎麼分?
我們以下就司法體系公務員來做一些簡短的介紹,基本上,大多數的司法人員都會有自己專屬的法袍,但也有一些人的法袍是「透明」的。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我一定是頭腦有洞,才唸法律系》:法院真的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嗎?
對勝訴的人來說「司法還我清白」,對敗訴的人來說是「司法已死」,因此,很不榮幸地,台灣的司法機關榮登最不受人民信賴的職業前三名。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2018/12/10 | 周雪君
日本檢察官正式起訴戈恩、日產
東京檢察官正式起訴戈恩、凱利和日產。CNN引述專家指,在日本,被檢察官提起訴的案件,超過99%最終會被定罪。
2018/11/26 | 精選書摘
《幻影女子》小說選摘:那位女子可以證明你的清白,但她根本不存在
「結論是,各位先生女士,我只問你們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一個人活下去與否,就靠他能不能提供另一個人的長相和其他細節,此刻他卻完全想不起來,這正常嗎?這有可能嗎?」
2018/11/25 | 精選書摘
《幻影女子》小說選摘:那位女子可以證明你的清白,但她根本不存在
「結論是,各位先生女士,我只問你們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一個人活下去與否,就靠他能不能提供另一個人的長相和其他細節,此刻他卻完全想不起來,這正常嗎?這有可能嗎?」
提告收到「不起訴」處分,我還能做些什麼?
如果你不服「不起訴」的結果,其實可以提出再議,檢察官依法要自己再認真看一遍,假如發現自己出錯了,依法​就會撤銷不起訴處分,假如檢察官堅信自己的決定,就必須把案件送到上級檢察署去檢查。
2018/07/19 | 精選書摘
對政客無所不為的韓國檢察官,遇上三星就變侏儒
三星平時就持續經營以檢察廳帶頭的高階公職人脈。尤其是當中有望往上升遷的人,三星就會利用學緣或地緣等關係進行更徹底的管控,媒體或政界也是。
2018/07/18 | 精選書摘
對政客無所不為的韓國檢察官,遇上三星就變侏儒
三星平時就持續經營以檢察廳帶頭的高階公職人脈。尤其是當中有望往上升遷的人,三星就會利用學緣或地緣等關係進行更徹底的管控,媒體或政界也是。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8/06/07 | 羊正鈺
北檢起訴「X分鐘看完電影」谷阿莫,卻不提「二次創作」
北檢調查認為谷阿莫所為已非單純「引用」,而是「改作並公開傳輸,且超過合理使用範疇」,因此認定違反《著作權法》,今天將他起訴。
2018/05/30 | 精選書摘
韓國小說《少數意見》:一部關於「真相,以國家之名被扭曲」的故事
這本書曾被改編為同名的電影,相較於電影所傳達「每個人的意見或正義,都有可能只是少數意見或少數正義」的意旨,我更熱愛原著。因為它讓讀者看到許多法庭攻防的情節,讓我們意識到自己隨時在面對良心與本能的戰爭,更讓我們重新深思什麼才是法律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