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8 | 迎戰新律 21+7
為保護當事人權益,民事訴訟「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的必要性與可行性
從數據來看,通常訴訟程序十年來律師參與的比重不斷提昇,確實有助於減少法院的工作負擔,讓律師參與訴訟,確實有協助法院做成更加公正客觀的判決的效果。
2020/06/25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檢察官可以當辯護律師嗎?
司法官能否兼任律師或許還有討論與修法的空間,但既然現行體制仍明確規定兼職的限制,王前檢察官在收到警告之後依舊堅持不守規定,身為執法人員卻帶頭做了不良的示範。
2020/05/23 | 鄭仲嵐
踢爆安倍親信檢察官醜聞,《週刊文春》為何能數度扳倒日本政治高牆?
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在21日傍晚出來表示,經過調查確認黑川有賭博行為,22日的內閣會議同意黑川請辭。而扳倒黑川這座檢事高牆的,不意外又是最著名的週刊雜誌——《週刊文春》。
2020/05/14 | 鄭仲嵐
當皇后的貞操被質疑:檢事總長「延後退休」,安倍怕查案燒到自己?
就算安倍晉三無惡意,但如果開了先例,往後的人會不會因有「前例可循」照辦,就可以安排適合自己的人事,安倍被認為企圖掌握人事、想要染手組織,才是日本人大多不滿之處。假若先例一開,往後很難要求日本人去相信司法公正,司法的信賴也會面臨崩解。
安倍干預司法引爆民怨,「#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成推特熱門字
hashtag「#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在母親節當天衝上日本推特流行趨勢,到10日晚間已有超過 470萬筆推文響應,就連平常不會發政治文的不少演藝圈藝人或各界名人都紛紛以「#抗議檢察廳法改正案」發文響應,實屬罕見。
2020/05/09 | 精選書摘
《敗戰處理》小說選摘:比恐龍法官更難搞的「恐龍民眾」,一旦遇上就有你受了
請隨書中的邋遢檢察官「鯰魚」、混沌狂亂的檢事官「阿學」,一齊享用生活中擦身而過的種種,從今而後,我們或能直視生命中的醜陋,並有能力將其化解。法律從沒能妥善安頓每一位受害人,生活中有笑有淚,總得想辦法走下去。
2020/05/04 | 李修慧
「殺警案」5天內經歷2次抗告、3次重新裁定:司法上這樣「改來改去」常見嗎?
鄭姓男子在台鐵刺殺警察案件,4月30日判無罪、50萬交保。之後,檢方2次抗告、高等法院2次要求重新裁定、地方法院也2次改變交保條件。《關鍵評論網》統整地方法院、地檢署、高等法院3方資料,告訴你檢方為何多次抗告?高等法院又為何多次要求地方法院重新裁定?這樣的狀況,在實務上是常態嗎?
2020/03/31 | TNL 編輯
私人情感可用《刑法》規範嗎?大法官釋憲18年後,「通姦除罪化」重啟辯論
這不是台灣第一次對《通姦罪》進行合憲性審查。2002年時,大法官提出的釋字554號曾闡明,「性行為自由」應受婚姻與家庭制度制約。
2020/03/30 | 法操FOLLAW
檢察官居家隔離,除了延後庭期還有其他解決辦法嗎?
因為檢察官不能到場而將庭期延後,似乎沒什麼問題,但沒有其他辦法能解決嗎?
2020/03/12 | TNL 編輯
「#Metoo」運動重大判決:哈維溫斯坦遭法官重判23年,恐將老死獄中
刑期公布後,哈維溫斯坦被上銬帶離法庭,之後將轉往紐約州某個監獄服刑。由於他在洛杉磯也遭性犯罪罪名起訴,若罪名也成立、刑期再增加,恐將讓他老死獄中。
2020/01/06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簡介檢察官在刑事訴訟程序中,各階段不同的任務
檢察官是刑事訴訟程序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從偵查→起訴→審判→執行,各階段有不同的任務。以下一一簡介。
2019/12/04 | 法操FOLLAW
2001年成大MP3事件:檢察官搜索大學宿舍的人權與著作權爭議
2001年,檢察官和警察進入大學宿舍搜索,成了著名的「成大MP3事件」。為什麼檢警要搜索學生宿舍?檢警有權力這樣做嗎?下載MP3音樂有違反《著作權法》嗎?
2019/12/02 | 法操FOLLAW
如何提出刑事告訴?簡介三種提告方式
許多名人在提告的時候,都會特別到地檢署按鈴申告,但大部分的人並不會這樣做,因為其他兩種提告方式,對於民眾來說其實更方便。以下簡介三種提告方式。
2019/06/18 | 讀者投書
所謂「司法獨立」,不是「禁止外部成員監督司法」的意思
細看憲法架構,想以司法獨立為由來阻擋無法官資格之人對司法的監督,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近來修法倡議,其實只是把《法官法》立法時暗渡陳倉刻意複雜化的程序改正而已。
2019/06/17 | 法操FOLLAW
杜氏兄弟案:中國公安的調查,可作為台灣起訴與判決的唯一證據嗎?
民國90年,杜清水父子三人深夜潛入一間廣東台商的化工廠,先持槍勒索,並殺害保全和台商。後來杜氏兄弟死刑定讞,此稱「杜氏兄弟案」。而中國公安所提出的證據有諸多疑點,判決過程也有瑕疵。
2019/04/22 | 李修慧
台北醫院護理之家大火:為何起訴2名護理師、不起訴院長和住民?
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附設護理之家去年火警造成15人死亡,新北地檢署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嫌,起訴當時不在場的2位護理師,而台北醫院院長、違規攜帶著火床墊進醫院的民眾等5人則不起訴。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
馮.席拉赫說︰「但是最要緊的,是我想告訴讀者:律師替某人辯護,為的是維護當事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具有公共意義,和律師私人對當事人的觀感沒有關係。」
邱顯智問馮.席拉赫:直視了善與惡,才是了解「我們」的開始
「我認為美國的『陪審制』有點危險,」馮.席拉赫說明,「把『是否有罪』的判定完全交由素人陪審員,可能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充分了解。而『參審制』讓公民和法官一起合作,由法律專業引導,我認為這是比較合適的審判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