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4 | 精選書摘
《安寧日常,語愛時光》:「末期鎮靜」不是加速死亡,而是幫助病人無痛入睡
走進安寧病房的我,慢慢發現病人的症狀可能相當複雜,例如疼痛、譫妄等。即便醫療團隊盡可能協助控制這些症狀,但不見得每次都會成功。這時,還有一種方法就是讓病人睡著,即是所謂的「末期鎮靜」。
三種誤診率超高的不明疼痛,找到原因就能「藥到痛除」嗎?
由於一般人期待疼痛能「根除」,卻忽略身體的侷限,林嘉祥解釋,「一輛舊車再怎麼修,也沒辦法像新車這麼順,開過刀也是一樣」,不管選擇介入性的注射類固醇治療或藥物控制,能減緩症狀或能和平共處,或許才是面對疼痛的正確態度。
2019/01/09 | TIME
健康版「新年新希望」:2019美國醫學會10大建議
在2019年,美國醫學會的醫生公布了一份10大健康建議,旨在幫助美國人於2019年最有效、最持久地改善健康。
2019/01/09 | TIME
健康版「新年新希望」:2019美國醫學會10大建議
在2019年,美國醫學會的醫生公布了一份10大健康建議,旨在幫助美國人於2019年最有效、最持久地改善健康。
2018/12/11 | 精選轉載
【插畫】老人家藥吃太多會有什麼嚴重後果?
用藥的數量和複雜度的增加,都會增加用藥錯誤與其它的健康問題。
2018/07/12 | 問8
醫生說我有「子宮內膜異位症」,怎麼辦?
子宮內膜異位症並非不治之症,好好跟您的醫生討論,可以調整出最適合自己的治療方式,大部分的患者可以用藥物控制,手術也可以得到很好的解決。
2018/07/12 | 問8
醫生說我有「子宮內膜異位症」,怎麼辦?
子宮內膜異位症並非不治之症,好好跟您的醫生討論,可以調整出最適合自己的治療方式,大部分的患者可以用藥物控制,手術也可以得到很好的解決。
2018/03/24 | 精選書摘
止痛藥不是唯一解,維他命D就是對付慢性疼痛的利器
疼痛是病,痛起來也可能要人命,但痛,真的不需要忍耐,因為疼痛是可以治療、治癒並好好控制的!但不一定要一直靠止痛藥,維他命D就是對付慢性疼痛的利器。
2018/02/24 | 精選書摘
肋骨像保麗龍般斷個不停,抽血才發現罹患「庫興氏症」
蔣永孝表示,蔡坤達的腦下垂體長了一顆腫瘤,導致荷爾蒙異常,大腦分泌太多促進皮質醇的ACTH,使得皮質醇長期飆高,才會出現月亮臉、水牛肩、肚子肥大、骨質疏鬆及紫斑等症狀。
2018/01/17 | TIME
紓緩宿醉痛苦的八種方法
如果你問10個人他們如何處理宿醉,你會得到10種不同的答案。Aizenberg這位臨床藥學副教授表示某些療法可以改善某些症狀。這裡有一些處理宿醉、讓你好過一點的方法,但也有一些只是迷思。
2018/01/17 | TIME
宿醉時讓你得以改善症狀的八種方法
如果你問10個人他們如何處理宿醉,你會得到10種不同的答案。Aizenberg這位臨床藥學副教授表示某些療法可以改善某些症狀。這裡有一些處理宿醉、讓你好過一點的方法,但也有一些只是迷思。
2017/11/06 | 周雪君
旅行不可亂帶藥 英婦携類鴉片止痛藥進埃及面臨25年監禁甚至死刑
Tramadol是英國常見的處分止痛藥,但其類鴉片成分在埃及和很多其他地方都列為禁藥。
2017/09/13 | 蔡國淦醫生
面對頑固痛症,應找甚麼專家?
醫學進步,對各種痛症的了解亦加深,亦發現痛症其實十分複雜。它可以有根可尋,亦可以出於無形;可以出於生理,也可以出於心理。
2017/09/13 | 蔡國淦醫生
面對頑固痛症,應找甚麼專家?
醫學進步,對各種痛症的了解亦加深,亦發現痛症其實十分複雜。它可以有根可尋,亦可以出於無形;可以出於生理,也可以出於心理。
2016/12/01 | 精選書摘
儘管不幸,戰爭確實刺激了醫學及外科進步
軍事創新如救護車等,也逐漸出現在民間。一些醫療輔助組織如紅十字會、聖約翰救護隊、救世軍與英國童軍開始採用軍隊制服、階級和閱兵等制度,就連內外科醫師也會在聊天時用戰場上的術語比喻工作。
2016/11/30 | 精選書摘
儘管不幸,戰爭確實是刺激醫學及外科進步的一劑良方
傑克森下士不得不面臨一足截肢的命運。他將一品脫烈酒一飲而盡,還跟執刀外科醫師有說有笑,但因為截肢用的鋸子太鈍,卡進脛骨,有若拿爛鋸子鋸青枝(green stick),結紮血管與包紮傷口更是疼痛難耐。手術結束後,這名驍勇善戰的士兵寫道,為他執刀的醫師似乎「不太擅長切割人體」。
2016/06/02 | julia
使用類鴉片止痛藥得小心!長期使用可能對痛覺更敏感
類鴉片藥物若長期作為止痛藥使用,可能增加病患對疼痛的敏感度。長期使用可能造成病人對痛覺過敏,因而迫使病人服用越來越重的劑量,好達到一開始的緩解效果。
2016/06/02 | julia
使用鴉片類止痛藥要小心!長期使用可能對痛覺更敏感
鴉片類藥物若長期作為止痛藥使用,可能增加病患對疼痛的敏感度。長期使用可能造成病人對痛覺過敏,因而迫使病人服用越來越重的劑量,好達到一開始的緩解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