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3 | 左岸沉思
你可以放心支持東奧正名公投,因為「申請」和「同意」這兩個關鍵字
即使公投案的結果是同意,仍會繼續以中華台北參加目前的國際賽事,其他的事項請中華奧會依照國際奧會的規定辦理,沒有「政治力」強制奧會要換名字,也能夠繼續保障選手的權利,但只要進入更名申請程序,台灣就會是一個「台灣人都同意」的名字。
2018/10/01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叫她「居禮夫人」沒有錯,只是可以更好
教育部強調不會替居禮夫人改名,只是,現代價值觀正在轉變,或許有更恰當的譯法。
2018/07/30 | 精選轉載
從厄齊爾到姚元潮,族群認同裡的「我是誰」?
德國足球員厄齊爾因為了和土耳其總統合照的批評選擇退隊,同屬土裔德籍的拳擊手亞力克則不以為然,在台灣,姚元潮則為「捍衛中華民國」而檢舉正名運動,同樣都是在土地上的人,但因為有著不同的成長環境和認知,自我的認同也天差地遠。
2018/07/27 | 張宇韶
緬懷威權時期「血統道德論」,才會覺得紀政支持東奧正名很奇怪
那些「老菁英」崇尚的美好年代沒有民進黨,沒有太陽花學運,沒有公民社會與公投法,更沒什麼東奧正名這種反道德的社會運動,而紀政也因為被精心包裝符合黨國形象的「中國人」,所以才能被表彰。
2018/04/02 | 精選轉載
【插畫】你說的是「狼性」還是「螂性」?
狼其實是一個具有高社會性而且對群體忠貞的生物,而人們口中那些打不死、擴散力強的習性,反而更像是小強的「螂」性。
台灣海峽的西邊,是「大陸」還是「中國」?
也許是我們標準答案教育底下造成的某種遺毒,我們總很習慣的要分類,要提出一個說法,要趕快把對方歸類,卻忽略很多詞彙後面的意識形態聽者有意,但說者可能無心。
2017/12/28 | 李立民
用新公投法來廢掉cosplay國民黨黨徽的國徽
放眼世界,一個國家的國徽可以跟特定政黨黨徽如此相近,實屬少見,就連中國共產黨的黨徽,都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都有著完全不同的設計,至少做到形式上「黨國區分」。
2017/08/14 | 讀者投書
一個繼承了大帝國中心視角的小地方,根本沒有人想理它
中華民國這塊牌子雖然政府遷到了台灣島上,因為它過時的視角,仍主張幾百倍的領土都是「中華民國的」。並且用帝國中心主義去看待台灣這個地方,讓原本邊陲的偏遠小島負擔起「世界唯一正統中國」的暫時帝國中心。
2017/08/11 | nagee
【插畫】中華台北的國際觀
提供給各個國家的英文手冊,連台灣島嶼的地理名稱等等都改稱中華台北,還要硬扯是國際大學體育總會堅持嗎?​​​​​​​
2017/04/19 | 李修慧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提議:政府當藥頭、毒品正名化、大麻除罪化
司改國是委員、宜蘭監獄管理員林文蔚指出,現行監所對單純施用藥物者難以有效,施用毒品者在監所反而能遇到更多供應者、更多藥物,而收取戒治費用更是變相懲罰成癮者家屬。
2017/03/05 | 李修慧
不再被叫「中華台北」,世界棒球經典賽韓國門票印著「台灣」
此次的經典賽門票上,「台灣隊」有別與過往的「中華台北」參賽名稱,而是用「대만(台灣)」。
2016/12/30 | Kenzo
本土社團聯合呼籲 盼政府推動駐外機構正名「台灣」
北社社長張葉森主張,台灣要趁勢順著這股風潮,將過去台灣在各駐在國代表機關,如亞東關係協會正名為台灣,將台灣的名字清楚明晰的呈現在世人面前。
2016/09/30 | Kenzo
平埔族不滿蔡英文正名承諾跳票 原民會稱因梅姬颱風延期
平埔正名聯盟委員會召集人萬淑娟指出,總統身為一國之君,君無戲言,一諾千金,不應該失信於民,「蔡總統既然有承諾就應遵守約定,且這個約定對平埔族群來講是一個世紀的約定。」
2016/08/26 | Sid Weng
中華台北哪一國?2020東京奧運正名「台灣」,日本5萬連署即將過關
很多比台灣面積還小、人口還少的國家,都可以很驕傲地舉自己的國旗進場,但是台灣卻只能很委屈地使用「Chinese Taipei」的名稱與奧運會旗,跟我們一樣處境的就是今年才組織的難民奧運隊,「難道我們台灣人都是難民嗎?」
2016/07/01 | julia
你吃的醋是真的「醋」嗎?替「醋」和「奶精」正名,食藥署新規定明年上路
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醋產品;以蘋果醋為例,原料是以蘋果直接發酵?抑或是用調理醋加蘋果汁調製?
2016/05/19 | Kenzo
西拉雅族正名官司敗訴 賴清德籲新政府應積極協助
族人訴訟代表、西拉雅原住民事務推動會執行秘書萬淑娟強調,雖然正義沒有在這次的判決中伸張,但絕不會放棄身分認定的目標,那是「與生俱來」的權利,會積極爭取。
2015/09/02 | Zou Chi
「讓文化扎根是一種責任」曾被判定滅亡的西拉雅語 納入正式教育系統
還記得歷史課本上的「新港文書」嗎?西拉雅族曾經是台灣第一個有文字原住民族,而如今面臨的不只是語言消失的問題,更是文化及身分的認同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