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5 | 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

怎能奢望回到過去?

有時我會想,當一切都結束,無論是好的結局還是壞的,我們可以如何適應。大概5年前大家都有這樣的鬱悶,所以運動失敗後大家經歷了好長一段失落的時間。我們又可以如何呢?真能若無其事過多5年嗎?

2019/11/04 | 蕭家怡

回到正常生活?拜託,不要再跟我來這一套

令我更心寒的,是身邊依然有人,會去為已經完全失控的警察去辯解,會自命中立的去為警察的一切行徑去找出合理化的理由,甚至覺得抗爭者不停手,大家就無法回歸平靜,回復「正常」生活。

2019/10/09 | 林彥邦

要回到「正常生活」,抑或面對真實?

這城市曾經有過的繁華,原來不過是醉生夢死;曾經讓人自豪的公共運輸,原來可以在一聲令下,變成壓迫的功具;曾經讓人深宵走在街頭,都不必擔心的安全和秩序,原來會輕易變成恐怖和驚嚇的象徵;而我們曾經以為過的自由,隨時可以被奪走,一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