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2 | 法操FOLLAW
從《小丑》看精神障礙犯罪者的法律責任
在電影《小丑》中,小丑犯的罪有什麼法律責任?精神障礙者犯罪時的刑責又是如何?
「為了三千元殺人」乍聽很荒謬,但這筆錢卻是社會最底層眼中的「鉅款」
我們有法官願意給犯罪者緩刑,或者判刑之後來到地檢署的執行科,檢察官跟書記官們會給予他們幫助;我們還有「財團法人更生保護會」在幫助犯罪者重建生活。但同樣一個問題:能遇到這些「好人好事」的機率是多少? 
在夜店吵架互毆,能不能主張是「正當防衛」?
互毆不能主張正當防衛,而夜店衝突常會被當作互毆處理,要主張正當防衛多半不會採納,所以是告訴人,也是被告。
蕉農為了四千元的香蕉可能吃上七年罪責,一點也「不划算」
這個刑事案件告訴我們一件事情,不管是現行犯逮捕還是正當防衛,請立即送交最近派出所,或者摳台灣鴿來處理,千萬不要自己妄想當警察兼檢察官兼法官。否則的話,為了大約4500元左右的金額而去監牢裡面蹲七年,這一點也「不划算」。
2016/10/30 | 精選轉載
談家暴殺夫案:實務判決等於是告訴你:誰叫你活該要跟爛人結婚!
家暴的本質不是傷害,家暴不是一個時間「點」,而是一串連續的,一直延續著,不曾停過的「持續性侵害」。刑法術語叫什麼?繼續犯啦!
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法院的判決真的如此恐龍嗎? 
可能是因為在人民眼中做錯事的人是那個竊賊張嫌,所以在正義的蹺蹺板上一邊即便放上生命,也無足輕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