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4 | 精選書摘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自主性與選擇自由,不足以賦予同性婚姻權正當性?
在同性婚姻的辯論中,真正的重點不是選擇自由,而是同性結合是否應當受到社群的表彰與承認——那樣的結合是否能夠實現婚姻這種社會制度的目的。以亞里斯多德的觀點來看,事關職位與榮譽的公正分配,重點是社會認可。
2018/10/04 | 精選書摘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我們對自己是否擁有所有權?——自由放任主義的觀點
許多人雖然反對自由放任的經濟思想,卻在其他領域援引自我所有權的觀念。這點也許能夠解釋自由放任主義觀念歷久不衰的吸引力,即便是對認同福利國家的人士而言也是如此。
2016/11/16 | 讀者投書
國際志工的道德兩難:為什麼不先幫助自己人?
海外服務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殖民式的文化入侵,第一世界國家的青年,遠渡重洋,帶著自以為的「好」與「善」,對當地一無所知的情況,度過了最美好的假期。當初歐洲殖民者帶著有色眼鏡到世界各個角落,他們心中對「文化」的定義是歐洲中心式的,其他人的文化不是正統文化,只是一幫野蠻的動物,需要真正的文明教化。
2016/11/16 | 讀者投書
國際志工的道德兩難:為什麼不先幫助自己人?
海外服務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殖民式的文化入侵,第一世界國家的青年,遠渡重洋,帶著自以為的「好」與「善」,對當地一無所知的情況,度過了最美好的假期。當初歐洲殖民者帶著有色眼鏡到世界各個角落,他們心中對「文化」的定義是歐洲中心式的,其他人的文化不是正統文化,只是一幫野蠻的動物,需要真正的文明教化。
2015/10/23 | 王偉雄
你是「思辯」的匠人,還是「思辨」的智者?
哲學裏辯論是重要的,但辯論只是方法,不是目的,而辯論的勝敗更不是研究哲學的人應該關心的。
2015/10/23 | 王偉雄
你是「思辯」的匠人,還是「思辨」的智者?
哲學裏辯論是重要的,但辯論只是方法,不是目的,而辯論的勝敗更不是研究哲學的人應該關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