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01 | 方格子vocus

為什麽金庸會說他最喜歡的人物是令狐沖和喬峰,最討厭韋小寶?

金庸在《鹿鼎記》之後便停筆,說自己寫不出來了,同時至此自我終結了「武俠」的概念,這種無法再繼續下去的狀況,其實很像是一則人生寓言。如果夢清醒了,前方已經看不到跟生存無關的東西,書寫只能複製實際的生活,我們幹嘛還要寫它呢。我們可以多想一下,為什麽金庸會說他最喜歡的人物是令狐沖和喬峰,最討厭的韋小寶這樣的話。

2019/01/20 | 漫遊藝術史

007系列電影 vs. 古龍武俠片:美術設計風格的仿擬對照

已有多位文學研究者指出,古龍筆下的楚留香或陸小鳳等角色深受「007系列小說」的影響⋯特別是源自英美偵探小說的「硬漢派小說」,其中包含了龐德系列小說,總是以充滿魅力的個人英雄主義,搭配上數名被他所「征服」的美貌女性,在曲折離奇的情節中冒險犯難。

2018/12/21 | 梁安琦

從《莊子》到武俠電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一)

云云武俠電影中,胡金銓的作品最能以影像體現江湖這項特質。他的江湖,是遠離人間煙火的自然,像畫又像詩⋯胡金銓的江湖與現實是一刀切分隔開來的,俗世的事留在俗世,在武俠江湖中只容得下超然靈氣的俠士。

2018/12/20 | 梁安琦

從《莊子》到武俠電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一)

云云武俠電影中,胡金銓的作品最能以影像體現江湖這項特質。他的江湖,是遠離人間煙火的自然,像畫又像詩⋯胡金銓的江湖與現實是一刀切分隔開來的,俗世的事留在俗世,在武俠江湖中只容得下超然靈氣的俠士。

2018/11/04 | 精選轉載

選擇當岳不群還是令狐沖是智慧,但有才華不一定有智慧

雖然我真的再也在看不下金庸,但是感謝他給我在年輕歲月那些美好武俠的幻想日子。我不認為金庸是Kitsch ,細細品嚐他所塑造的世界,充滿典故細膩的描述,武俠世界中沒有幾個人可以有他那種想像力。

2018/11/04 | 精選轉載

選擇當岳不群還是令狐沖是一種智慧,有才華不一定有智慧

雖然我真的再也在看不下金庸,但是感謝他給我在年輕歲月那些美好武俠的幻想日子。我不認為金庸是Kitsch ,細細品嚐他所塑造的世界,充滿典故細膩的描述,武俠世界中沒有幾個人可以有他那種想像力。

2018/10/30 | 羊正鈺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一代武俠泰斗金庸的一生

「武俠小說本身是娛樂性的東西,但是我希望它多少有一點人生哲理或個人的思想,通過小說可以表現一些自己對社會的看法。」

2017/12/08 | 精選書摘

《拆哪,中國的大片時代》:功夫武俠電影最終回歸「俠之道」的探尋

武俠在中國從強國夢的翻譯小說開始,大片時代初期,空虛的武俠聲光佔滿大銀幕,最終,回到俠之道的探尋。喧囂的時代終有武術修為該有的靜心。

2017/09/18 | 羊正鈺(小羊)

那兒沒有少林,更沒有江湖——專訪女性武俠小說家鄭丰的奇幻世界

問她當年為什麼會開始寫小說?「就是因為金庸封筆了啊(笑),之後像金庸一樣吸引我的小說就很少了,所以只好寫給自己看囉!」鄭丰豪氣地說道。

2016/09/15 | 華文朗讀節

一位卡拉OK老闆,是全台擁有最多武俠小說的收藏家——專訪老武俠書店林志龍

「我擁有的真正有價值的書,不是金庸、古龍,而是這些不出名的小冊子。」他指著一箱破舊泛黃的小冊書,裡面的作家多半真實身份不明,甚至只寫過一套書就銷聲匿跡。

2016/09/15 | 華文朗讀節

一位卡拉OK老闆,是全台擁有最多武俠小說的收藏家:專訪老武俠書店林志龍

「我擁有的真正有價值的書,不是金庸、古龍,而是這些不出名的小冊子。」他指著一箱破舊泛黃的小冊書,裡面的作家多半真實身份不明,甚至只寫過一套書就銷聲匿跡。

2016/06/14 | 葉郎

【電影冷知識】《一代宗師》故事以外的幾則武俠都會傳說

王家衛花了十年籌拍《一代宗師》。這十年間他到處尋訪流落民間的民國武人,最後被他找到的卻是1973年出生才三十多歲的北京電影學院教師,如今也自成一格的21世紀武俠電影宗師:徐皓峰。

2016/06/14 | 葉郎

【電影冷知識】《一代宗師》故事以外的幾則武俠都會傳說

王家衛花了十年籌拍《一代宗師》。這十年間他到處尋訪流落民間的民國武人,最後被他找到的卻是1973年出生才三十多歲的北京電影學院教師,如今也自成一格的21世紀武俠電影宗師:徐皓峰。

2014/09/0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武俠是詩,詩是無法窮盡的,只能長久地嘗試不斷接近它

詩必須存在於不可言說與非說不可的曖昧空隙裡。故而,詩是一種微妙的意會,詩是一種神奇的甩脫術,詩也自自然然是一種況味難言的運動狀態。

2014/08/20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愛情從來少不了身體:在情慾裡面發現黃易的武俠精髓

色情裡本就有武俠的因子,並非武俠之中有色情。同樣,並不是在武俠裡發現愛情,而是相反的,在愛情之中便有濃烈的武俠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