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1 | 精選書摘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連載3:這些電影小道具,背後便牽涉到更大的恩怨了
須知老漕幫人傳信多用密語印石,這一組印石一共是四枚。第一枚是「身先死」,第二枚是「莫躊躇」,第三枚是「門前雪」,第四枚便是這「瓦上霜」了。
2019/08/31 | 精選書摘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連載2:我是老漕幫裡混事的──生是庵清人、死作庵清鬼
老大哥告訴我:若非看在教親族親這兩重關係上,他是不會跟我說這些的。即令祇是跟我說,這在前清也是犯了十大戒之第五戒──「戒扒灰」──算是大罪。
2019/08/30 | 精選書摘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連載1:我們這現實社會,祇是那地下社會的一個陰暗角落
民國五十四年八月十一號夜裡他接到幫裡一個任務,要他在兩三個時辰之內設法弄到一塊六尺長、三尺寬、八分厚的青石板,並且在天亮之前送到植物園荷花池小亭裡去安裝。
金庸小說的「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當「江湖」一旦上升成為某種概念,則連廟堂上的官場鬥爭都可視為某種江湖,這時隱喻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是不分黑白兩道、官場民間的,所以才說「人就是江湖」。
金庸小說的「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當「江湖」一旦上升成為某種概念,則連廟堂上的官場鬥爭都可視為某種江湖,這時隱喻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是不分黑白兩道、官場民間的,所以才說「人就是江湖」。
《翻牆讀金庸》讀後感:金庸和古龍,只差三個詞而已
六神磊磊的寫作讓我讚嘆,難怪有「金學」之詞,難怪金庸小說能晉升到一門之學,就是六神磊磊這樣的粉絲讀者,能反反覆覆,裡裡外外閱讀金庸,每有意會,欣然為文,與眾人分享成果。
《翻牆讀金庸》:是什麼造就了金庸的武俠世界?
「如果華人想要到海外去,又很害怕忘記中國文化的話,只要帶三樣東西就可以了,第一就是家書,第二是麻將,第三就是金庸的小說。」這個淺顯而生動的比喻,充分說明了金庸的武俠小說對於華人世界的影響,是如何的深而且廣。
2018/11/07 | fanny
告別金庸:跨世代的江湖傳奇,武俠界的登峰造極(上)
1956年金庸連載《碧血劍》,1958年又連載《射鵰英雄傳》,造成一股普羅大眾瘋迷武俠的旋風。於是,合稱「中國武俠小說三劍客」的金庸、梁羽生、古龍為代表,開啟了「新派武俠小說」。
以武俠之名,寫人性之實:致永遠退出江湖的金庸大師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金庸以武俠之名,寫人性之實。一筆一畫,寫的都是人生百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2018/11/05 | 王陽翎
金庸這個人,很容易令人誤解
近來「金庸(查良鏞)」二字引起無數爭議,尤其觸及他的政治生涯,傷透了不少人的心,到底我們應如何金庸這個人?作者嘗試重點回顧他80年代的社跡,辨清脈絡與真相。
2018/11/03 | 王陽翎
金庸這個人,很容易令人誤解
近來「金庸(查良鏞)」二字引起無數爭議,尤其觸及他的政治生涯,傷透了不少人的心,到底我們應如何金庸這個人?作者嘗試重點回顧他80年代的社跡,辨清脈絡與真象。
2018/10/31 | Y.t.Chan
金庸小說人物,早已成為香港文化一部分
金庸武俠小說早就成為香港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其小說人物成為一個有文化意義的符號或代名詞,並不會那麼容易被人忘記。
2018/10/31 | 昆洛斯
金庸的新派武俠江湖: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武俠小說的江湖由最初的「依附歷史」,變成「平行歷史」,去到金庸手上「改寫歷史」,達到高峰,成為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2018/10/31 | 昆洛斯
金庸的新派武俠江湖
武俠小說的江湖由最初的「依附歷史」,變成「平行歷史」,去到金庸手上「改寫歷史」,達到高峰,成為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2018/10/31 | Y.t.Chan
金庸小說人物,早已成為香港文化一部分
金庸武俠小說早就成為香港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其小說人物成為一個有文化意義的符號或代名詞,並不會那麼容易被人忘記。
2018/10/31 | 羊正鈺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武俠泰斗金庸的一生
「武俠小說本身是娛樂性的東西,但是我希望它多少有一點人生哲理或個人的思想,通過小說可以表現一些自己對社會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