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2 | TNL 編輯
【青少年為何刺青】學壞、當流氓?那些紋身印記背後的故事
本文將結合《刺青、穿環、紋身印記:青少年生命轉折故事》與本書作者梁明義的專訪,來探討青少年刺青的原因和故事。透過拆解覆蓋其上的負面標籤,更認識青少年刺青者的真實樣貌。
兩種模型,兩種結果:哈佛是否歧視亞裔學生入學?
Arcidiacono教授分析近年來哈佛大學的入學錄取資料, 指出亞裔學生確實考試成績表現優異,但哈佛大學並未給予合理的錄取率。而哈佛大學也請來知名經濟學家Card分析,這份報告中則表示哈佛大學對於各族群的錄取標準並未有歧視的現象。。
2018/09/10 | 精選書摘
《低端的真相》:販售DVD的倫敦華人,浮屍在城郊運河
幾年前,賣DVD的華人族群陸續出現在英國各處市鎮,DVD因此成為華人的代名詞。我住的地方黃臉孔稀少,就曾七次走在路上,被英國人朝著我戲謔地叫我DVD。而販售DVD的小販,則會面臨被搶或被攻擊的風險,甚至會失蹤或被殺害。
專訪《美國的反智傳統》譯者、台大教授陳思賢:我們應該學學美國人的反智才對
東亞的「尚智」與美國的「反智」,一個培養出以為知識很有用但其實不切實際的社會,一個培養出不認為知識有用以致於讓歧視民粹主導視野的社會。
2018/08/30 | 法操FOLLAW
《從噁心到同理》:反同婚公投再現了「隔離但平等」政策嗎?
《從厭惡到同理》裡提到,美國過去在種族議題上採取了「隔離但平等」的政策。如今這樣的情形也在台灣真實上演。雖然大法官透過釋字第748號解釋闡明:不同性傾向的人都應該有結婚的權利,但反對派仍提出要另立專法的公投。
政客名嘴掛在嘴上的「民粹」,究竟是什麼意思?
民粹主義的共通點在於:跳過既有的民主程序,尤其是貶低多元主義和各種政治參與和競爭的重要性,它不是民主的缺陷,而更像是民主的延伸物——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必同意民粹者的手法,但仍需認真討論他們對現狀體制的批判。
2018/08/23 | 湯米
【插畫】「討厭」是個人偏好,但怎樣才算「歧視」?
主觀的好惡評斷一定有,但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們應該尊重與自己不同的特質,了解造就他們今日的喜惡立場背後的前因後果。
租屋限女、工地限男?談歧視的經濟學
什麼是歧視?在一般語境下,歧視指的是對人的差別待遇,例如「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但再進一步想,只要有差別待遇就可以說是歧視嗎?以下將介紹幾種歧視的類型。
2018/07/27 | TIME
用DNA檢測讓兒童與父母團聚,為何拉美移民這麼排拒?
批評者質疑政府將如何處理移民敏感的DNA訊息:它們會被記錄在執法機關的資料庫中嗎?測試結果是否會持續帶給當事人困擾?如果受試者得到意外的結果(例如父親發現自己的孩子並非親生),政府能提供個別輔導嗎?
2018/07/09 | 精選書摘
《只是不想回家》:我在瑞典的深夜,搭上來自馬其頓穆斯林的便車
黑人被扭曲的負面印象已深植人心,想必遭到言語、行為、眼神霸凌的事件必定時常充斥在他們的生活之間。我雖然清楚知道不可對各色人種或宗教信仰有任何偏見,但是「反射性歧視」仍是很自然的顯露出來。
2018/06/22 | 精選轉載
哈佛和其他菁英名校壓抑亞裔人數,是因為歧視嗎?
在哈佛這些學校刻意的壓制下,亞裔學生還是在長春藤佔了二成左右,遠超過美國人口中亞裔只有5.6%比例,如果不「動手腳」,哈佛會像加州理工一樣,超過四成是亞裔學生。
2018/06/17 | 羊正鈺
哈佛招生為了「平權」卻歧視亞裔:因為「人格」較差
哈佛大學校長法絲特(Drew Faust)12日發信給全校師生,她說,哈佛試圖創建一個多元化的學生群體,招生中考慮多種因素,聲稱「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2018/06/01 | 李華
炒作歧視的中國人,不如他們口中的印度「三哥」
中國人在西方國家和當地白人發生平常衝突,中國的媒體總是習慣性地冠以種族歧視的標簽,然後大肆渲染和炒作。這樣的行為雖然親痛仇快,但是也讓人家覺得你玻璃心,更深層次地暴露了自己的不自信。
不了解所帶來的傷害:談憂鬱症在現今社會面臨的困境
當他們鼓起最大的勇氣,跟其他人坦承自己的精神疾病之後,換來的不是同理,反而是質疑與不了解。這樣負向的循環下,大眾越來越不了解精神疾患的內心和處境,精神疾患的人也越來越不敢跟他人坦誠自己的病情,一旦坦承了,就好像做錯事一般,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負債苦撐15年,卻被說成「賺暴利的詐騙集團」
「我們幾乎沒有靠國家的資源,有的只是一點點的身障補助,但這裡幾乎都是沒有家的或有家回不去的。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是借錢,借到我跟宗哥翻臉了,要他關掉。但宗哥不關掉新巨輪,是怕大家沒地方去。」但最讓新巨輪街賣者感到心累的,其實還是社會長期對於街賣的汙名。
2018/03/10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消除性別歧視,直到我們不再需要平權運動
去年底,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不是政治領袖或企業大亨,而是「打破沉默者」(The Silence Breakers),他們勇敢揭露各行各業普遍存在性騷擾和性侵事件,這群人絕大多數是女性,雜誌封面還有一名只露出手臂的女性,象徵著還無法自白的群體:在平權的路上,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要走。
性騷擾在大學校園悶燒
「社會視性為羞恥和醜陋的事,所以大眾都十分忌諱,不敢講、不習慣講、也不知怎樣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