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2/11 | 男性解放
我們非得用這種歧視語言,才能反擊另一種歧視語言嗎?
我們似乎不習慣就事論事,非得引述歧視語言,才有辦法表達憤懣。而所謂的性別歧視語言,說穿了就是「貶抑陰柔」——於是,我們批判男性政治人物時,沒有辦法聚焦在他的失職或不適任,非得暗諷他是同志、或者不是男人。
2016/08/09 | queerology
醫界才不淫亂呢,只是我們都剛好相信海濤法師而已
批評醫界淫亂、跟批評同志圈淫亂一樣,都是以偏蓋全、缺乏可信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