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04 | 黎蝸藤
「新漢人」理論:漢人在魏晉南北朝被「胡化」或「替換」了嗎?
在魏晉南北朝,傳統上一般認爲進入中原的北亞民族被漢化了。這種説法需要更仔細的分析。但如果認爲另一個極端,漢人被「胡化」了,或者乾脆被替換了。這無疑更不符合實際。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8/12/30 | 精選書摘
《黑龍江》:整個河面上盡是華人浮屍——1900年海蘭泡大屠殺
對俄國而言,海蘭泡大屠殺是一連串軍事冒險、最終讓俄國無法自拔的第一步。在將庫頁與璦琿徹底摧毀之後,俄軍迅速占領幾乎整個滿洲。俄屬遠東氣勢大振。俄國進駐滿洲威脅到日本利益,於是引發一連串連鎖反應,終於導致1904至05年的日-俄戰爭。
難以養成閱讀的習慣?不妨從「歷史小説」開始讀起
看歷史小說其實是一個很棒的切入點。一方面看歷史小說不像讀一般書籍一樣,需要勞心勞力、聚精會神的專注在書本談論的主題,可以用較輕鬆的態度來看待;另一方面又不像其他小說一般全然都是虛構,可以在享受小說帶來的娛樂效果同時,也能或多或少增進一些歷史常識。
2018/12/25 | 黑潮之聲
歷史的幻片疊影:從非虛構寫作談楊小娜《綠島》
《綠島》或是一本療傷止痛之書,但楊小娜以全然虛構的角色與家庭背景說出一個個真實發生的政治事件,這樣的敘事手法是否真的可以達到敘說歷史的意圖?
2018/12/19 | 書生百用
藝術的起源(1):一個古老而神秘的謎
考古學也許最終能找出人類藝術起源的真正時間。但令古今中外許多大哲真正苦惱頭痛的是,藝術為什麼出現?藝術到底基於何種緣故出現?
2018/12/17 | 史丹福
日本寺廟的幾何難題
日本佛教與神道教追求神聖的美感,與幾何學不謀而合,於是漸漸有日本人把幾何學問題畫上繪馬上,把它獻給神明,這種寫上數學題目的繪馬叫做「算額」。
2018/11/07 | TIME
暢銷歷史作家Joseph J. Ellis解釋美國開國元勳為什麼錯了?
當他們提到「我們」時,他們既沒有包含黑人,也沒有包含女性,更不用說美國原住民。每當討論到種族時,開國元勳們的答案最終可能令你失望。
來自大學教學現場的反思:民主台灣所需的歷史教育?
在備課與教課的過程中,事實上,我常在思考的問題是:要如何講得有概念?要如何講得讓他們對歷史的思維方式感到興趣?要如何讓他們能正視每一個民族國家都所想遮掩的傲慢,從而可以更具備對人性的普遍理解能力?從而可以更有自信更具包容心地去面對這個世界的紛擾。
2018/10/31 | 昆洛斯
金庸的新派武俠江湖: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武俠小說的江湖由最初的「依附歷史」,變成「平行歷史」,去到金庸手上「改寫歷史」,達到高峰,成為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2018/10/31 | 史丹福
驚心動魄輸血史(上) ︰由被禁到重見天日
早期的輸血其實是一場賭博,當年還沒有血型的概念,病人與捐贈者的血液是否相容完全是由運氣決定。
2018/10/28 | TIME
人類喜歡用故事講述歷史,但神經科學告訴我們哪裡錯了?
當著名的歷史學家試圖了解希特勒為什麼向美國宣戰(當希特勒不必這麼做)時,他們就把思維理論套入實際面:是怎樣的信念及欲望讓他做出如此愚蠢的行為?麻煩的是思維理論對於心智大腦的實際運作方式是完全錯誤的。
2018/10/27 | TIME
《羅曼諾夫後裔》與俄羅斯末代皇室的歷史真相?
事實上,就俄羅斯皇室血統而言,無論發表多少DNA測試、科學論文或權威級的揭露,這都是一個不會停歇的幻想。
2018/10/25 | 精選書摘
不管受僱於什麼主人,黑人助手剝削同一膚色的兄弟時比白人更要兇狠
黑奴貿易在內地與沿海之間起著雙重作用:它削弱和破壞莫諾莫塔帕和剛果等內陸大國;同時卻推動了發揮中間作用的沿海小國的發展。這些小國充當「指客」,為歐洲商人提供奴隸和商品。
2018/10/25 | 精選書摘
荷蘭東印度公司昏昏欲睡,經濟中心迅速從麻六甲、巴達維亞轉移到加爾各答
從18世紀初起,荷蘭龐大的商業機器開始運轉失靈。有人把這歸罪於東印度公司職員日益嚴重的營私舞弊。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辦事員」在這方面比荷蘭人有過之無不及,但這並不妨礙英國公司在1760年前後躍居首位。
2018/10/19 | 精選書摘
《幽靈島嶼》導讀:大航海時代簡史,島嶼版的「地理大發現」
按照本書所載的30個島嶼,以最先發現或標註海圖的年代依序排列,其實就是島嶼版的「地理大發現」,早期「幽靈島嶼」多分佈在大西洋,1520年後擴及於太平洋,1820年後更擴及南極海,書中引述大量史籍淵源、海圖編纂與探險歷程,如同一本大航海時代簡史。
2018/10/19 | 精選書摘
《幽靈島嶼》:南極海上的新南格陵蘭島,抑或只是浮冰?
不久後,他甚至見到了蜃景:「遠處浮冰堆疊高高聳立,有如屏障般的峭壁,其影像倒映在碧藍的海面與水道上。」眼前頓時出現令人歎為觀止的景象:「在這些冰峭壁頂端,顯現一座又一座白色與金色的壯麗東方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