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18 | 精選書摘
紙張這項與魔神匹敵的技術,協助《天方夜譚》飛翔到世界各地
令人訝異的是,紙張花了六百多年時間才從撒馬爾罕抵達歐洲。《天方夜譚》隨即跟著到來,激發歐洲作家的想像力,例如薄伽丘和喬叟,他們對故事集十分著迷,還創造了自己的版本,無節制地剽竊或改編所能找到的故事。
2018/07/13 | 精選書摘
《歷史學家的海怪地圖》:海怪繪師存在的證據——請認明飛天海龜商標
飛天海龜的出現在地圖上的過程,無疑揭示在某些案例中,文藝復興時期的製圖師不明就裡的抄襲海怪,未加確定這些海怪是否有任何科學根據
2018/07/13 | 精選書摘
《歷史學家的海怪地圖》:大地被吞噬自己尾巴的巨大蛇怪環繞
將地圖上所舉的每種事物皆標記名稱的作法顯得相當有趣,因為這不僅暗示11世紀確實存在一幅標示海怪的寰宇全圖,還連帶指出製圖師在創作寰宇全圖時,會運用動物誌或百科全書等有系統的動物學文本。
2018/07/10 | 余杰
被官媒吹捧愛讀歷史的習近平,其實最愛扭曲歷史為己所用
從習近平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中國近代史並非習近平的「清醒劑」,而是其「興奮劑」。習近平的伎倆跟當年的希特勒如出一轍,最後德國卻是給世界帶來莫大的浩劫。
2018/07/09 | 陳樂行
歐洲史知多少(七):現代德國的開端—普魯士王國
歐洲史知多少到了第七章,作者詳述近代普魯士對現代德國有何重大的歷史意義。
2018/06/25 | 史丹福
「放血療法」的前世今生
放血療法熱潮的退卻全賴一位法國醫生翻查數據,然後用統計學的方法證明放血療法對肺炎並沒有效。這除了是對放血療法的一大打擊之外,更是現代醫學的重要轉捩點。
2018/06/18 | 精選書摘
理論迷宮裡的笑聲:阿里夫・德里克與他的(後)革命時代
與後殖民主義者不同,德里克看到,東方主義並不是西方殖民帝國的專利,也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受到中國政府的歡迎。殖民並沒有結束,而是在全球化的時代由中國政府自己對人民動手。
2018/06/17 | 王陽翎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神隱少女》(下)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神隱少女》,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神隱少女》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2018/06/14 | 精選書摘
野島剛:其實日本人不排斥被稱為「倭人」
「倭」在日本並不一定是貶義詞,而是一個能讓人感受到民族歷史情懷的文字。日中兩國在對這個字的認識上存在著差異。
2018/06/11 | 史丹福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8/06/01 | 陳樂行
歐洲史知多少(六):誰是世紀帝國的法蘭克人(下)
歐洲自遠古不乏多民族遷移與人種混血,作者藉第六篇總結法蘭克人的起源。
2018/05/28 | 查映嵐
伊凡雷帝殺子︰歷史與藝術作為戰場
《伊凡雷帝殺子》雖然安放在美術館,有玻璃和欄杆保護,仍注定不得安寧。戳穿這幅十九世紀名畫的,其實不是鐵杆,而是野心家和他的信眾改寫歷史的意圖。
2018/05/26 | 精選書摘
在二十世紀上半葉的戰亂期間,股票是比較好的財富保值方式嗎?
歷史給我們的另一個啟示是:即使是在戰勝國,把財富投資在股票裡,也應該多角化,沒有什麼好股票是可以永遠持有的,從來沒有這種東西,因為沒有一家公司具備永遠的競爭優勢。
2018/05/26 | 精選書摘
麥克阿瑟也許是個狂妄自負的傢伙,但他可說是當代日本的建國之父
麥克阿瑟的改革破壞日本財富結構的程度,可能跟蘇聯對東歐的破壞差不多,只不過沒那麼血腥。兩者的差別在於,日本脫離占領改革後,遠比以前還要強大;東歐則是變得更加脆弱不穩。
2018/05/16 | TNL特稿
《好人宋沒用》書評:一個「沒用」女子的一生,折射出大時代的跌宕興衰
任曉雯以精微的細節,構築出時代的真實場景。她在歷史考據方面下足了功夫,讓長達七十年的市井生活、時代變遷,都栩栩如繪地重現讀者眼前,也讓小說人物與故事情節在戲劇張力之外,具有飽滿的生命力與說服力。
2018/05/14 | 精選書摘
近人論曹:魯迅說曹操「至少是一個英雄」,郭沫若說是「民族英雄」
文化大革命後期有所謂「評法批儒」運動,曹操被推崇為大法家、無神論者、唯物主義者和徹底反對儒家思想的鬥士。一時間,光環四射。但好景不永,隨著「文化大革命」的否定,硬加在曹操身上的光彩也自然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