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 確認
  • .
2017/12/05 | 梁曉遴
清朝至19世紀中葉間,「中國」一詞的作用是什麼?
19世紀中葉以後,大清傳統華夷觀逐步走向近代世界觀,「天朝 – 外夷」逐步由「中國 – 外國」取代並成為主流。究竟「中國」在19世紀中葉清朝的作用是什麼,筆者嘗試以國內和國外來分析。
2017/11/28 | 王陽翎
【後篇】故事真偽:《教父》和義大利黑手黨
後篇作者交代義大利西西里「黑手黨」(Mafia)與電影《教父》之間的關係,以及它較整全的意思應如何理解。
為什麼「景觀好看」值得立法保障?淺談「景觀法」和在地經濟
2012年,本島景觀界人士曾醞釀「景觀法」立法,但一再受阻於立院程序至今難以進入初審階段。提到台灣「景觀」,初來本島的老外,第一印象必是「醜爆了」;至於我們社會對「景觀」的集體反思,無非就是希望「變好看點」。問題是怎樣才算好看?為什麼需要為「景觀好看」而立法?
2017/11/24 | 辜振豐
【辜振豐專欄】「日本」的誕生與皇國史觀
世界上的起源物語,大多是英雄以勝利者的姿態建國。但日本竟然在挫折和恐懼中建立國家,從而找到身分認同。這個基礎就是日本的皇國史觀。
2017/11/14 | Lo
中研院研究改寫教科書,葡萄牙人口中的「福爾摩沙」不是台灣?
第一個稱台灣為Fermosas的應為西班牙人,因為在1580年代西班牙人的航海誌,才出現「As Ilhas Fermosas」(美麗諸島)一詞。
2017/11/11 | 王陽翎
宮崎駿的心結(上)—數十年無法原諒父親「不忠不義」
回顧宮崎駿的一生,他多次議論自己的父親(宮崎勝次),其心境跟談論動畫意境一樣複雜。這方面,必須回顧《半藤一利與宮崎駿的不負責愛國漫談》的一段話,當時宮崎駿72歲,他才正式承認對父親還是有些好感,為什麼?
2017/11/08 | 王陽翎
英國人迷戀獅子傳統:窮人帶「死貓」看獅子不收費
表面上,雄獅威猛無比,被譽為「萬獸之王」,為何作者指歷史上的英王借用獅子形象並不真實,最符合的形容可能應稱為「表面風光,一時霸氣」,反之,《綠野仙蹤》回歸心靈的創作詮釋,是有史以來最「正能量」的比喻?
2017/11/05 | 王陽翎
那些年:大學教授啞忍在妓院講課、被丟石、潑尿的日子
你今日怎麼看「究竟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這設問?為什麼大學學院文化對「科學革命」如此重要?作者透過不同歷史與事例加以說明。
2017/11/04 | 精選書摘
威爾杜蘭大師觀點:人類進步的十項「巔峰突破」(上)
在國家無序可循的活動與人類的混亂擾攘之中,仍有某些顯著的偉大時刻是人類歷史的巔峰與精華,某些一旦完成即永遠長存的進展。人類一步步地從野蠻人攀升為科學家,下列即為人類成長的各個階段。
2017/10/27 | 精選書摘
台灣教育的四大病灶:只學「有用」的學問,學生愈來愈沒有「志氣」了
「念數學系將來要找什麼工作?」或是「學藝術怎麼能當飯吃?」都是常見的問題。但教育真正的目標是什麼?是教導出有用的人,還是有工作的人呢?
台味十足的唐宋八大家:大嚼檳榔的蘇東坡
當地人認為檳榔可以解瘴癘之氣,蘇東坡便入境隨俗、大吃特吃,吃到臉紅冒汗好像喝醉一樣,甚至還特地寫詩歌詠檳榔:「可療飢懷香自吐,能消瘴癘暖如薰。」很難把國文課本裡的唐宋八大家,和台味十足的紅唇族聯想在一起。
2017/10/18 | 精選書摘
民主的缺陷,來自人性的缺陷——從群眾的反叛到菁英的反叛
有多少政客在拿著選票上台後,還覺得自己並未高人一等?更甚者,看似天生勢利的菁英,會想真心誠意跟群眾平等共處嗎?
2017/10/17 | 王陽翎
梅克爾是個什麼人?(下)——擔心「超強大」的中國出現
如果梅克爾沒有遇上柯爾,極可能成為一位出色的物理學家,對一般人來說,學者追求學問的特質正正跟政界有莫大鴻溝,所以愈對政客的印象定型,愈無法了解她,實質根本不難。
2017/10/14 | 黎蝸藤
辛亥革命紀念106周年,回應對孫中山的四個質疑
孫中山作為現代中國革命先行者,又(傳統上)被兩岸三地尊崇。根據中國對領袖人物為尊者諱的傳統,不免有誇大與隱藏之處。適逢辛亥革命紀念106周年,正好回應一下對孫中山的質疑。這裡主要先談四個方面。
2017/10/10 | 精選書摘
跨越三代的十個人,一座傷痕累累的小島:《映初圖書館》小說選摘
「小銳,Bachan走了,妳要好好照顧自己……。」我給小銳留了遺言,把我這輩子隱瞞她的事情都寫下來,想讓她知道,Bachan最疼愛的是她,最放不下的也是她。我不太清楚那個男孩叫什麼名字?可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個很不錯的人,才會讓我聰明的乖孫女這樣喜歡,可是我很不忍心,常常看著她為了他累到莫名其妙昏倒,每次看她這樣受罪,我心裡就很難受……所以我為她做了一些安排,也去見了江教授最後一面,把這些年來埋藏在心底的話都告訴他,不想帶著這些祕密一起進棺材。我希望最後跟她說這些,能讓她原諒她的阿姨,我的女兒地心。
台北一堆人,但不是台北人?消失的台北城與留下來的痕跡
整場分享最發人省思的,是戴寶村的一段話,他提到:「只是在台北生活,跟台北人是不一樣的,生活在台北,到底了解台北多少?台北一大堆人,但不是台北人。」
2017/10/07 | TIME
我們必須原諒這位殺了自己孩子的紐約大學博士生
瓊斯所處的位置前所未有,點出了美國幾個最棘手的問題:我們要怎麼樣改善監獄?我們怎麼樣才能打破監禁的世代循環?我們可以做什麼來幫助這些最脆弱的孩子和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