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從「加害者」角度介紹納粹血淚史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2019/02/25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一):面對轉型正義,歷史課本永遠需要修訂
德國學者說,歷史教科書對於二戰時期應有更寬廣的敘述,也應多加提及加害者當時的心理和行為,敘述德國整個社會中個體的複雜涉入,而不是簡化成希特勒一人承擔所有罪責。
來自大學教學現場的反思:民主台灣所需的歷史教育?
在備課與教課的過程中,事實上,我常在思考的問題是:要如何講得有概念?要如何講得讓他們對歷史的思維方式感到興趣?要如何讓他們能正視每一個民族國家都所想遮掩的傲慢,從而可以更具備對人性的普遍理解能力?從而可以更有自信更具包容心地去面對這個世界的紛擾。
2018/06/04 | 精選書摘
韓國教科書歷史攻防戰:將光州事件責任推給被鎮壓的民眾?
朴槿惠政府在強行推動歷史教科書國編版的過程中,也針對歷史學界進行一連串強烈的意識形態攻擊,公開批判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界不足以擔任歷史教育的重責大任。
2017/09/17 | 精選轉載
九年級會考完沒事做嗎?來場有趣的中古世紀大戰吧!
辦這樣的課程正是提供一個情境,有時想給學生學習的能力不須嘮叨太多,透過體驗進而反思,學生就在學習。各科老師貢獻一己之力讓學生的學習能整合的更加完整,學習不再是切割成零碎的時間和知識。
2017/06/25 | 精選轉載
當一個社會對人文學科有需求、卻又給予這個領域的工作者非常低的待遇
如果我們有一個好的歷史教育,也許台灣的外交處境會依舊艱難,但我們必然會擁有更多。
2017/04/12 | Lo
雄中學生議員政見是「建立納粹帝國」,教育部:有些玩笑不能開
學聯會在公告前,原本曾覺得怪怪的,但因選舉委員會誤以為章程中有不得更改候選人的政見內容,認為完全不能干涉,整理之後就公告。
2016/12/28 | 讀者投書
「獵巫」是台灣文化的一部份,但我特別對這次的「學院風」很感冒
無知是個問題沒錯,挨罵後重頭學起就是了,根本上還是教育問題──沒教育怎麼會有智識?甭說常識。所以教育者背負的責任大於學生,必須進行調整修正。那關一般民眾沒事?才怪。具備上述「自我軟體更新」習慣的人在網路閱聽人中有多少?
2016/12/27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在聖誕節紀念巴尼?從鋼彈《口袋裡的戰爭》檢討軍國主義
最近幾天有很多人在談論納粹德國,從《口袋裡的戰爭》來看,要避免戰爭這樣的邪惡事情發生,就只有認真面對並討論戰爭的前因後果,未曾接近戰爭的我輩才能讓歷史成為經驗。
2016/12/26 | 李律鋒
比懲處更重要的事——光復中學納粹扮裝事件反思
犯錯了沒什麼好可恥的,改正就好了。關鍵是,真正地理解自己做錯了什麼,並且真誠的反省。這才是我們的基本教育,最應該教的事。
2016/12/26 | 空心二胡
我曾是極端納粹愛好者:別輕忽現實無力感以及獨裁者崇拜之間隱形的關聯
但是更關鍵的地方是,納粹背後的意義,他帶給多少人多少毀滅性的災難。它會讓人類文明發展若干年的理性和邏輯,因為人的情緒而毀滅於一旦。你覺得你不會被群體的情緒所禍害,但事實上這樣的禍害從來不是過去式。
2016/12/26 | 林立青
避免納粹復甦,我們要「牆倒眾人推」,還是認真思考歷史的尺度?
任何國家看其他國的歷史,其實就是在反映自己的價值觀而已。全世界到處都有崇拜納粹而去攻擊他人的行為出現,從俄羅斯有,美國有,德國法國西班牙都有,甚至連以色列自己內部也有這樣的組織。台灣至少到現在還沒有,我們應該要思考的是如何防止這樣的組織出現。
2016/12/26 | 彭振宣
把納粹當成禁忌,會讓我們在下一個納粹出現時,認不出他的可怕
如果只把納粹當成禁忌,單看他壞的一面,忽視他好的一面;在下一個納粹出現時,我們將根本認不出他的可怕,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他跟納粹其實是同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