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13 | 精選書摘
你害怕面對死亡嗎?給「陪伴臨終者」的13點提醒與建議
面對死亡,的確很難,無論生理或心理都非常難熬,很容易讓人痛苦到無法自拔,最後欲哭無淚,體能耗盡,完全被擊垮。然而當你能夠照顧好自己,才能把別人照顧得更好。
2018/08/01 | 精選書摘
《當摯愛遠逝》:看似永遠佔據「前排中央座位」的悲傷,在不知不覺中退居背景
許多人發現寫日記很有用,寫下心中的念頭和疑問,寫下傷痛,這樣就不必隨時在腦袋裡帶著這些思緒到處走。就算永遠不再翻開這些頁面,依然對我們很有幫助。
2018/07/21 | 精選書摘
《27場送行》:無血緣有親緣的日本爺爺與台灣孫女
渡邊先生因愛情跟長輩關係,種下了對台灣的緣分,在此落地生根,跟小愛之間的祖孫情也讓他更想留下。他們或許不是我們傳統認知的家庭,更沒有血緣關係,但彼此之間的感情卻非常深厚。
2018/07/21 | 精選書摘
《27場送行》:無身分證、無健保卡也無入學,兩個被社會遺忘的孩子
雖然現在理想中的社區聯防還沒有辦法真正落實在具體的法規上,而阿珍因為前段婚姻的法律限制,所以也無法再申請到政府的協助,但看著阿珍與老闆娘之間的情誼,可能,有些時候,「溫暖與人情」,仍舊是最好的聯防。
2018/07/20 | 羊正鈺
「病人自主權利法」明年上路,你看過「預立醫療決定書」嗎?
《病人自主權利法》是亞洲首部「自己醫囑自己訂」的先進法案,可事先預立醫療決定,若未來成為末期病人、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或發生不可逆的昏迷、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的疾病情形,不進行維持生命的治療或灌食。
從「紅衣小女孩」到「玉山黃色小飛俠」,這些魔神仔和鬼有什麼差別?
許多電視新聞與節目爭相問著林美容「真的有鬼嗎?」這個問題,林美容認為,無論這世界有沒有鬼,鬼都是一種文化性的存在。鬼故事存在於眾多不同的文化,反映人們對死亡的立場與看法、還有集體記憶。
2018/07/13 | 精選書摘
我覺得外婆最終不是死於病痛與衰老,而是死於等待
我向外婆百般承諾,只要她不死,我就帶她回四川,坐火車回,坐汽車回,坐飛機回,想盡一切辦法回。回去吃甘蔗,吃涼粉,吃一切她思念的食物,見一切她思念的舊人……但是我做不到。一樣也做不到。
2018/07/03 | 精選書摘
癌症病房裡的一千零一夜:搶救,沒有終點線的耐力賽
CPR每次的按壓時,口中會跟著大口呼氣,就像衝刺完百米後,令人喘到不行,但這場競賽沒有終點線,比較像是一場耐力賽。當腎上腺素消耗殆盡時,隊友就必須無縫接軌的遞補上來。
2018/07/01 | 精選書摘
《面對失去,好好悲傷》:如何面對父母的死亡?
如同其他的喪慟,你要先了解,這項關係對你有何意義、你究竟失去了什麼,這樣你才能夠識別、並了解你經歷的情緒。接下來,你可以決定該如何因應。
2018/07/01 | 精選書摘
《面對失去,好好悲傷》:面對喪親悲痛,什麼樣的安慰很傷人?
失去老伴已經夠糟了,但更糟的是:人們為了安慰你,還可能會說些不合宜、不得體,甚至愚蠢至極的話,而你仍得打起精神來面對這種情況。
2018/06/28 | 精選書摘
ㄧ位心理學家的療癒書寫:我對「自殺者」有價值批判嗎?
關懷的心起了化學變化,聽起來像是責備或攻擊的語氣,這是我要反省的。這也是所有助人專業者、老師、父母都要注意的,一不小心就「愛之深,責之切」,而更深層的事實是,我們無法與自己的焦慮共處,好意變了味,反成為另一個壓迫者,讓人更難受了。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美國六代禮儀師:一個人永遠不可能做好看見嬰兒遺體的心理準備
以家族型態經營的葬儀社可以代代相傳,因為他們的孩子不敢走入外面的瘋狂世界,以免提早碰到悲慘又可怕的人生終點。乖乖地待在死亡附近,好過走出去卻被死亡殺個措手不及。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美國六代禮儀師:你們想親自幫最愛的人穿上喪服嗎?
關於死亡與逝去,不該由一家葬儀社或一位禮儀師獨力完成,而是由我們親自建立的人脈與那些造就我們的人來協助,不是嗎?
2018/06/19 | 精選書摘
《愛的最後一幕》:所謂的馬修,只是一具靈魂不在的軀殼
眾人有許多誤解。因為我們總是積極正面地談論馬修,所以大家往往以為他越來越進步。但只要他們來看他時,發現他的眼神空洞或一直看著右邊,發現他的皮膚惡化,或發現他有生以來頭一次出現斑點和黑頭粉刺都會十分震驚。
2018/06/19 | 精選書摘
《愛的最後一幕》:將「持續性植物狀態」的馬修維生設備移除
我常常在想,如果他們知道了會怎麼說,如果我直接一股腦兒脫口而出。「你的孩子怎麼樣?」「我們現在準備把他餓死。他的腎臟在這一刻很有可能停止運作。」
2018/06/19 | 精選書摘
幫助我們轉變情志的三種生活態度:想像死亡、傻極限、內自醒
如果我們能夠完全接納自己的黑暗,那麼我們的內心就恢復心神合一,獲得終極健康。
2018/06/15 | 精選書摘
「家族創傷」凍結愛與生命力,孩子就會承接家中未完成的情緒
創傷要如何療癒呢?只能用愛療癒。要讓愛流動,生命力才會流動。但是,親人已經過世的話,我們該如何面對?親人雖已過世,但未解決的創傷卻存在於我們的心、存在於整個家族的集體潛意識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