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美國六代禮儀師:一個人永遠不可能做好看見嬰兒遺體的心理準備
以家族型態經營的葬儀社可以代代相傳,因為他們的孩子不敢走入外面的瘋狂世界,以免提早碰到悲慘又可怕的人生終點。乖乖地待在死亡附近,好過走出去卻被死亡殺個措手不及。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美國六代禮儀師:你們想親自幫最愛的人穿上喪服嗎?
關於死亡與逝去,不該由一家葬儀社或一位禮儀師獨力完成,而是由我們親自建立的人脈與那些造就我們的人來協助,不是嗎?
2018/06/19 | 精選書摘
《愛的最後一幕》:所謂的馬修,只是一具靈魂不在的軀殼
眾人有許多誤解。因為我們總是積極正面地談論馬修,所以大家往往以為他越來越進步。但只要他們來看他時,發現他的眼神空洞或一直看著右邊,發現他的皮膚惡化,或發現他有生以來頭一次出現斑點和黑頭粉刺都會十分震驚。
2018/06/19 | 精選書摘
《愛的最後一幕》:將「持續性植物狀態」的馬修維生設備移除
我常常在想,如果他們知道了會怎麼說,如果我直接一股腦兒脫口而出。「你的孩子怎麼樣?」「我們現在準備把他餓死。他的腎臟在這一刻很有可能停止運作。」
2018/06/19 | 精選書摘
幫助我們轉變情志的三種生活態度:想像死亡、傻極限、內自醒
如果我們能夠完全接納自己的黑暗,那麼我們的內心就恢復心神合一,獲得終極健康。
2018/06/15 | 精選書摘
「家族創傷」凍結愛與生命力,孩子就會承接家中未完成的情緒
創傷要如何療癒呢?只能用愛療癒。要讓愛流動,生命力才會流動。但是,親人已經過世的話,我們該如何面對?親人雖已過世,但未解決的創傷卻存在於我們的心、存在於整個家族的集體潛意識裡。
2018/06/15 | 羊正鈺
癌症36年蟬聯10大死因首位:哪一種最「折壽」?
106年十大死因報告,共有17萬1857人死亡,癌症已是第36年蟬聯首位,有4萬8037人因癌症過世,比前一年增加277人,創下史上新高,占總死亡人數的28%。
2018/06/13 | 愛長照
《親情觸我心》觀後感:用生活中的平凡,來對抗生命中的無常
親人的離去讓人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真正分辨出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甚至,更重要的是——哪些人、事、物,是不需要再浪費生命去追求的?
2018/06/07 | 法操FOLLAW
安樂死:生存權與人性尊嚴的兩難抉擇
長期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的體育主播傅達仁,將於6月7日下午於瑞士執行安樂死,許多人對此表示不捨。而自有法律以來,殺人罪就一直存在於法律條文中,但這邊的「人」究竟包不包括自己,這是一直被討論的。在法律上,自殺多被認為是兩種基本權的衝突。
2018/06/07 | 羊正鈺
傅達仁感嘆「花300萬還客死他鄉」:今天將執行安樂死
傅達仁也透露,為了公平正義,法治與人權,他親臨瑞士2次,花了300萬的盤纏,最後就算客死在蘇黎世,他心中有平安,也沒有遺憾。
2018/05/26 | 精選書摘
「踩踏事故」的死亡科學:人類不可能疊得比六層還多
在這密度之下,群眾移動就不再像人在行走,而像液體流動。源自後方人群的強大浪潮往前推擠,於是產生動能,而群眾中會有更多人被捲起─這浪潮可把你推得雙腳離地,帶往人潮前進的目的地。若你旁邊的人跌倒,就沒有任何人能支撐你,你也會跟著跌倒,並引發骨牌效應,讓一堆人疊在你上方。   
2018/05/21 | 精選書摘
莊子:千萬別讓別人為你哭泣 ——「死亡」就是那麼回事
在人情與天理之間,顯然有可以讓我們做抉擇做決定的自由的空間,一切就看我們對「天理」體認到什麼地步,而我們心靈自由的程度,也同時依我們被「人情」所牽絆的程度而定。
2018/05/13 | 英語島
《可可夜總會》:Remember Me,遺忘是最大的死亡
《可可夜總會》選在萬聖節──亡靈節前後放映,電影的劇情反映現實節慶的氛圍和墨西哥的民俗文化,在享受高端的現代科技所帶來的繽紛奇幻與視聽愉悅時,以孩童的夢想為主軸的動人故事,牽引我們思索生死的意義與傳統的價值存在的必要。
2018/05/11 | 精選書摘
老的意義是什麼?知道自己會死,不代表不能抱持希望
「完整」這項任務是指接受自己沒得商量的人生週期。以最極端、最直接的話來講,成功老化的意思是與衰退共存,也因此「完整」這項任務迫使我們在面對失能時,思考人性尊嚴。在人生最後的階段要做到成功老化,的確需要做到接近佛教徒般的接納。
2018/05/01 | Roxas 楊大輝
死亡與生活(下):面對死亡恐懼,有人戒菸、有人抽更多的菸
自信心和自尊能讓你一定程度的減少死亡恐懼的影響,書裡提到,哪怕你是因為接受到他人的稱讚而暫時提升了自信心,那也是有效的。對於自信的人來說,死亡恐懼甚至能成為驅動他們做出有益行為的動力。這可說是此書僅有的兩個好消息之一。
2018/05/01 | Roxas 楊大輝
死亡與生活(上):當死亡被提醒,另一個「自己」會出現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不會特意去思考有關死亡的問題,我們甚至會有意的避開有關話題。但是,如果你不得不思考這一問題的話(畢竟我們終有一天會去思考),你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呢?
2018/04/20 | Jessie Yang
清明節的葬禮:那難以說出口,卻不曾消逝的愛
我曾以為消失在世界上很容易,存活下來很難,但原來活著看著週遭的人離去才是最痛苦的。
2018/04/19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自己的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犧牲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