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4 | TIME
教宗改變了天主教對死刑的定位,最高法院會跟進嗎?
現狀來看,維持死刑的美國似乎顯得異常,就像否定人權和廢除死刑之間的連結一般,只要美國真正廢除死刑,其他國家,無論是民主政體或是獨裁統治,就無法繼續拿美國作為自己的擋箭牌。
2018/09/12 | 湯米
【插畫】無法解決問題,先檢討受害人好了
好像是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一樣,把苛責指向那些可以掌控的人身上,更像是一種心情受到影響而遷怒的行為。
2018/09/09 | 羊正鈺
8位台嫌在印尼運毒被判死,上訴高等法院遭駁回
根據印尼官方資料,目前共有11名台灣毒犯在印尼被判死刑,5名台灣嫌犯在印尼警方緝毒過程中遭擊斃,若這8人被判死刑,台灣毒犯在印尼被判死刑的人數將再創新高,增至19人。
2018/09/09 | 羊正鈺
「埃及政變」5年後:當年靜坐示威的75人判死、600多人徒刑
2013年埃及政變隔年,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埃及當局為清除穆希支持者,僅一年就逮捕了至少1.6萬人,被拘留者受到酷刑折磨和拘留期間死亡。
2018/09/04 | 幹幹貓
【插畫】人權若可以例外,難保你不會「被例外」
如果執法者可以仗著民氣,決定哪個嫌犯先審先處決,不講民氣錯誤誰該負責,當政者更可能靠著這個權力,來「例外處理」自己的政敵,而「人權」絕對不能有例外。
2018/08/31 | 李修慧
他殺害妻女還嗆聲「要報復」:蔡英文上任首次死刑,但廢死、反廢死都不滿意
法務部發出聲明表示,法務部無理由貿然停止執行死刑,否則不僅無法獲得多數民眾之支持,亦不具正當性。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7/26 | 李秉芳
日本20天內再處決6共犯 東京地鐵毒氣殺人案13人全伏法
除了兩次沙林毒氣事件造成數十人死亡、上千人受傷,以及殺害批判奧姆真理教的坂本堤律師一家案外,奧姆真理教還有其他大量罪案,包括詐騙、搶劫、私製槍枝等。
2018/07/25 | 法操FOLLAW
從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非常上訴》,反思證據取得與死刑存廢
《非常上訴(Conviction)》是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貝蒂的哥哥肯尼,因遭警方誣陷為殺人兇手而入獄。貝蒂為證明肯尼的清白,決定成為一名律師。本片有幾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例如:DNA鑑定技術的出現,以及證人的口供。
2018/07/14 | 精選書摘
《死者的審判》評析:對「戴著人類面具」的犯罪者來說,最好的懲罰是什麼?
死刑本身並非問題所在,更重要的還是我們從何種角度來認知。無論觀點孰是孰非,關鍵是:我們真正相信的是甚麼?真的確認過我們相信的事物?我們的做法是否真的回應了我們相信的東西?
2018/07/12 | 精選書摘
《驗屍官傳奇》:受刑人在移出牢房的過程中死了,獄方說「沒有畫面」
「那些矯正官員都是共謀,這整個系統也是共謀,」他說,「我不是在替罪犯或者做了壞事的人說話,我只想用正確的方式做事,而他們做事的方式是錯的。薩米.馬修爾本可以不用死的,他不應該死,至少不該在移出牢房的過程中死亡。」
2018/07/11 | Abby Huang
沒有科學證據、遭到刑求的自白能判死嗎?監委為死囚謝志宏提「非常上訴」
王美玉認為,國家機構「剝奪一個人生命時候,可以證據不齊全、不正當、有瑕疵嗎?」如果這樣還可以論處死刑,令人遺憾,完全違背人權,她並且指出,「我相信他(謝志宏)是冤獄」。
2018/07/11 | 法操FOLLAW
奧姆真理教教主伏法,日本如何執行死刑?
奧姆真理教主麻原彰晃及涉及沙林毒氣事件的六名教徒,於近日被執行死刑。而在日本這個做任何事都十分嚴謹的國家,是怎麼執行死刑的?此外,日本也正在討論死刑存廢的議題。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8/07/07 | Abby Huang
身為一個死刑犯的女兒:她被排擠、不能上學,但仍相信父親「不是怪物」
松本麗華告訴《日本時報》:「麻原彰晃不是一個大家所想的怪物.....我想人們必須相信,犯下這麼多可怕事情的背後,必是經過怪物的洗腦」。
2018/07/06 | 法操FOLLAW
如果殺人犯罪證確鑿,為什麼還需要律師辯護?
有民眾會疑惑:為什麼我們認為的「殺人魔」,也適用「強制辯護」呢?許多犯下重罪的現行犯,都是罪證確鑿,到底還需要律師辯什麼呢?其實這問題的背後,隱含著一個更根本的問題⋯⋯
2018/07/03 | 李秉芳
小燈泡命案二審維持「免死」但多了一條,這次法官如何告誡他
審判長謝靜慧宣判後,花了30分鐘說明判決理由,王景玉處在自己妄想的「非現實國度」,與現實生活脫節,「殺人時不是完全基於自由意志,是思覺失調症的半個俘虜」。
2018/06/23 | 林艾德
處死沒有悔過的兇手,唯一平靜的,只有兇手本人
死刑或者廢死都只是方向,我們的目標是更遠的地方,是「透過某種教化方式使社會回歸平靜」。當我們輕易地宣判某人「無教化可能」時,是不是也宣判了這個社會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