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0 | 精選書摘
《秘魯,說走就走》:「叢林藥草儀式」讓我與同行友人的鼻涕都變黑灰色
大家一定想問,這神秘儀式是要體驗什麼?老師說是利用藥草讓個人感受身心的淨化,執行時間不一定是晚上,任何時間都沒問題。
2019/11/04 | STS多重奏
死藤水與當代物質管制政策(下):宗教全球化之下,歐美各國如何進行管制?
ayahuasca宗教團體在巴西出現較保守的宗教團體會爭奪正統性、對積極擴張的宗教團體進行批評的現象,在加拿大同屬積極擴張的宗教團體則合作爭取ayahuasca使用的權利;全球物質管制政策雖以國際公約定義物質的管制地位,但巴西與法國卻對製作ayahuasca的植物有完全不同的認定。
2019/11/04 | STS多重奏
死藤水與當代物質管制政策(上):巴西政府如何合法化宗教性使用?
巴西政府採取與宗教團體合作的作法,也意味著宗教團體需要在協商下接受一套制定ayahuasca宗教性使用的規則;而宗教團體在爭取權利的過程,除了抱持既有教義對ayahuasca本體的認識信念,也與各學術領域專家合作尋求專業知識學科的認可,以多重本體論/認識論的合縱策略來強化爭取的力量。
2019/08/04 | Johnny Hsueh
亞馬遜通靈之旅(下):第二次吞下死藤水,我恐懼得希望意識趕快斷片
回首那份恐懼,仍心有餘悸。那是一種絕對的力量,不容挑戰的力量,很直接地感覺到叢林裡的靈體能量。在面對消失時,才會有這麼絕對的恐懼,才會認知到自己在大自然的能量前這麼渺小。
2019/08/03 | Johnny Hsueh
亞馬遜通靈之旅(上):喝下薩滿熬煮的死藤水,不信邪的我才知道恐懼是什麼
眼前的薩滿今年六十歲了,終其一生都在從事巫醫,為當地百姓治病與通靈。這樣的介紹,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包裝過的行銷故事?我自己原來只覺得聽聽就好,並沒有太認真看待。但後來,證實我錯了。
是毒還是藥?瑞克.都柏林與限制重重的MDMA研究
一開始他覺得那位女性分享的MDMA經驗,遠遠不及LSD來得強烈和豐富,不過就是更接近自己的感受、能和他人多講些話罷了。但當他自己親自使用後,深刻體會到MDMA能夠促成發自內心與他人誠摯對話的能力,以及帶來極大的平靜和愉悅感。
是毒還是藥?瑞克.都柏林與限制重重的MDMA研究
一開始他覺得那位女性分享的MDMA經驗,遠遠不及LSD來得強烈和豐富,不過就是更接近自己的感受、能和他人多講些話罷了。但當他自己親自使用後,深刻體會到MDMA能夠促成發自內心與他人誠摯對話的能力,以及帶來極大的平靜和愉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