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6 | 羊正鈺
賴清德的「2030雙語國家」怎麼做?公務體系英語化、學校部分科目英語授課
教育團提除了擔心偏鄉跟都會的落差會更明顯,讓弱勢的更弱勢,還有文化貶抑的問題,政府希望像香港或新加坡採中英雙語並行,但兩者都曾被英國殖民。
2018/11/20 | 精選書摘
《2049海洋強國夢》:中國軍事力量要怎麼「走出去」?
歷史上,軍事力量的「走出去」往往是殖民化和大規模戰爭的結果,或依靠殖民宗主聯繫,或藉助盟友關係,而美國龐大的海外軍事基地則是得益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後安排,以及對第三世界的霸權干涉及滲透。
走過內戰傷痕的黎巴嫩,蛻變成夜生活豐富的「中東巴黎」
導遊這麼說:在黎巴嫩,我們有最有錢的生活,也有最貧困的生存故事,關於中產階級,已經不存在於這個國家了。
2018/11/05 | 李修慧
白人坐擁高薪、原住民被經濟剝削,法屬新喀里多尼亞的「獨立公投」失敗
新喀里多尼亞盛產鎳礦,提供全世界約25%的鎳礦,是製造不鏽鋼、鑄幣、電池的重要原料。法國將新喀里多尼亞納入版圖後,在當地積極開採鎳礦,卻不准當地原住民參與,並限制他們只能在保留區內活動。
2018/10/22 | 李修慧
讓摩艾像「回家」,復活島原住民擬用「複製品」跟大英博館換回「正品」
在拉帕努伊族的傳統信仰中,摩艾像內存在保護摩埃族人的神聖力量。當地領導人也表示,歸還文物,也象徵了拉帕努伊族不再受19世紀歐洲航海家、殖民者的侵犯。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小說選摘:鬼子突擊珍珠港後,「大軍隨時南下婆羅洲攫油」
豬芭村人的歷史,就是一部傷痕累累、瘡痍滿目的人類文明史。《野豬渡河》從首篇整個故事的核心主角——關亞鳳自縊波羅樹下,作為整個小說的開頭,帶領我們從關亞鳳生長的豬笆村為核心,漸漸拼湊出自布洛克王朝建立統治百年後的砂拉越到二戰前後,經歷了日軍短暫占領到二戰後的一段歷史。
2018/07/07 | Jian
嗜菸酒的木雕是天使還是魔鬼?瓜地馬拉高地「瑪西蒙」信仰
當我們用既有的宗教觀或文化觀去評論時,也要記得別落入殖民者的優位主義中。也許現在看來不倫不類的特殊現象,是一個正在演化階段的未來主流文化,而現下任何的價值觀判斷,將時間軸拉長時回頭看,也有可能變成缺乏資訊下的短見。
2018/07/02 | Zoe Teng
生存是個不情願的英雄:《甜蜜國度》
《甜蜜國度》是其中一位編劇祖父的故事,也是來自艾麗絲泉的原住民演員的共同記憶⋯故事主線從山姆因自衛槍殺了白人地主而開始的逃亡,逐層攤開「和平共存」的殖民者與原住民之間的角力。
上下五千年的印度香料傳奇
在15世紀前羅馬和印度的香料交易,以黃金或以貨易貨。到了達伽馬之後,以不公平的巧取豪奪和來強行割地殖民印度。細數這影響世界五千年的香料歷史,有喜有悲,以及不忍回顧的歷史。
2018/05/26 | 陳慶德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上):「內鮮一體」讓遊戲也帶有殖民色彩
若考量到當時日本帝國統治殖民朝鮮半島那一時期,在島上跟朝鮮人倡導著「內鮮一體」方針而言,不管是有意抑或無意,(殖民)文化的交流是難免的。
2018/05/26 | 陳慶德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下):呼喚朝鮮愛國心的「無窮花」精神
當時日據朝鮮時代,南宮憶於國內種植無窮花可說是犯上「思想不純正罪名」,而且個人私密種植就算了,還想把此理念推廣到全國,無疑引起日方極度關注。
2018/04/22 | 精選書摘
《晚明破與變》: 葡萄牙人將澳門從不毛之地變成「東方第一商埠」
從一五五七年葡萄牙人得到澳門貿易的許可,一直到一六四○年,將近一個世紀,葡萄牙獨占了歐洲與中國間、日本與中國間、南洋與中國間的多邊貿易。以澳門為中心的海外貿易,輸出的大多是生絲、絲織品、棉布、瓷器等質優價廉的中國貨。
2018/04/03 | 精選書摘
尼安德塔人曾經是個令西方人難以啟齒的親戚?
歐洲人普遍認為那些未開化的土著十分野蠻,所以自己有責任將這些地區納入殖民,將歐洲的文明與宗教傳給他們,提供他們向上發展的機會。而尼安德塔人用原始的工具捕捉動物、像動物一般咆哮、居住在幽暗的洞穴之中,因此他們在歐洲人的心目中與其說是人類,倒不如說他們更像兇猛的野獸。
2018/03/23 | 精選書摘
美洲的假歷史敘事:「種族大屠殺」如何變成「地理大發現」?
美洲處處上演大屠殺:一部分是外來的疾病,當地人沒有抵抗力,或是很難抵抗;另一部分是無情濫殺,不論是女人孩童或老人,各地村落的居民一個接著一個慘死刀劍之下,更被稱為世界上歷時最長的種族屠殺。這種事不只發生在美國,中南美洲各地的原住民至今仍然被屠殺。
2018/03/12 | 讀者投書
在馬尼拉的中心沈思:當代菲律賓詩人戴歐納
來自菲律賓的戴歐納是位善於沈思的詩人,如同愛蜜莉.狄金蓀,在生活的微細處、在大自然的運行中看到不凡⋯戴歐納在馬尼拉生長、工作,其詩作敏銳地捕捉這個城市承載的憂傷,這個城市裡西班牙、美國先後殖民統治所留下的問題,以及在歷史殘骸中人們的掙扎與夢想。〈街道哀傷的六合詩〉的敘事者回憶著他童年生長的街道⋯
印度洋淚珠上的老靈魂:斯里蘭卡殖民古城加勒
走在舊城區中,除了「看」殖民時期留下的古建築外,還期待著見到當地文化與古城區的融合,然而由於觀光發展,舊城區的住宅大多已改建成飯店、主題餐廳或紀念品小店,商機所帶來的高價位成為排除當地人的推力,舊城區儼然成為了遊客想像中的歐式殖民古城,販售著斯里蘭卡特色的文創商品。
2018/02/06 | 翁 稷安
《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導讀:「戰鬥民族」的前世與哀愁
當我們隨著作者以社會史的視角,理解了俄羅斯的歷史,「戰鬥民族」的刻板印象其實是一首哀歌,是反覆殖民的爭鬥下,從最初的生存搏鬥,到以實現單一民族的大國夢為目的的戰事下,被強迫養成的性格。
從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看見多元文化的在地體現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