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0 | 黎蝸藤
香港騷亂的幾個問題(四):殖民地體制從未遠離
而在香港,根據《基本法》,特首是雙重角色,即代表香港人民的利益,又代表中央的利益。這種「兩個老闆」是紙面上的,可想而知(也是現實),最後不得不淪爲只有中央「一個老闆」的尷尬。
2019/10/04 | 本土研究社
《緊急法》的惡法之路
林鄭月娥政府已奪得無上權力,利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這殖民惡法「收拾」這個由她一手搞出來的災難。她在今天的記者會甚至聲稱「無理由將這些法例『備而不用』」,顯示必定有權用盡。
2019/10/04 | 區家麟
反蒙面法:動用殖民地惡法的新殖民政府
今日動用殖民地惡法,跳過立法會,不容許蒙面;明天,可以縱容警方權力,學習宗主國行政拘留,引入尋釁滋事罪;後天,可以禁止你上網、封你報館。表面反蒙面,實則引入緊急法,令大家習以為常,習慣殖民地政府作惡。
2019/09/29 | 精選書摘
《世界現代史(上)》:東南亞歷史飽經滄桑,有太多的侵略、征服與移民
十六世紀時歐洲人進入東南亞。先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繼之而來的是荷蘭人,十九世紀後英國人和法國人更掌握了本地區的大部分,祇有泰國保持了獨立。殖民勢力統治東南亞很長的時期,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才結束。
2019/09/15 | 精選書摘
《向下扎根!法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2》:在殖民母國中,人們如何看待殖民現象?
自從殖民時代結束以來,我們不斷聽見這樣的驚嘆:「我們一直都被蒙在鼓裡!」也就是說:「以前人們刻意隱瞞那些以教化之名所犯下的暴行和弊端。」這種說法是錯誤的。當時人們並沒有刻意隱藏任何事情。
2019/09/13 | 灰記客
「一國兩制」甚至不是遮羞布,香港已回不了頭
不管反送中運動是否最終被「打殘」,香港已回不了頭,因為被中共、林鄭和建制踐踏得近乎體無完膚的「一國兩制」,連一塊較體面的遮羞布也不是,只剩下赤裸裸的暴政。
2019/08/30 | 余杰
「千古罪人」與中國之恩怨情仇:彭定康眼中的香港災難
在彭定康心目中,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他在感人至深的告別演講中宣稱:「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香港的首要特徵,並不是作為人種意義上的「華人社會」,而是作為制度意義上的「英國制度」。
2019/08/30 | 余杰
「千古罪人」與中國的恩怨情仇:末代港督彭定康眼中的香港災難
在彭定康心目中,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他在感人至深的告別演講中宣稱:「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香港的首要特徵,並不是作為人種意義上的「華人社會」,而是作為制度意義上的「英國制度」。
2019/08/25 | 精選書摘
《帝國的思考》:如何定位殖民地的「風景」?台灣國立公園與「山地」
被田村剛定位為台灣國立公園「人文風景」的台灣原住民,於一九三○年代,在作為台灣「風景」的同時,又被強烈要求「內地化」,同時亦被定位作保護「台灣性」的存在。
2019/07/29 | 精選書摘
《典藏台灣史》(六):從驅逐外國資本到壟斷資本,日治時期米糖經濟與貿易活動發展
由此可知,台灣產業資本完全受到日本資本勢力之壟斷,這種「地方性」的獨佔,也進一步鞏固各企業在日本帝國中的壟斷地位。
2019/04/29 | 精選書摘
《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為台灣教育戰鬥到最後的日本老師們
讀過圖文並茂的「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繪卷內文後,我個人則顯得有些猶豫,真的凡事只須向前瞻、不必往後看嗎?未來總比過去重要嗎?被殖民者關心自己就好,不必在乎殖民者的下場嗎?在臺灣島上演戲,只有臺灣人才是主角,其餘都只是配角嗎?
2019/04/23 | TIME
印度「阿姆利則慘案」100週年:槍殺上千條人命,英國不用道歉嗎?
某些人認為,此時要求英國人道歉與過去所發生的事並無法在道德準則上相提並論。但倡議人士仍然相信一句道歉能成為好的起點,而人們承認這段過錯更可將政府所執行這起「令人羞恥和侮辱的事件」教育給下一代。
2019/04/06 | Lo
【圖輯】不為人知的佛得角移民,在葡萄牙過著極度貧窮的生活
距離葡國首都里斯本約20分鐘車程的小鎮科瓦達莫拉(Cova da Moura),是個十分貧困、擁擠且被大眾所忽略的地區,不過來自佛得角的移民,改變了此地的命運,當地約6000位居民中,有近三分之二是維德角人。
2019/04/06 | Lo
【圖輯】不為人知的維德角移民,在葡萄牙過著極度貧窮的生活
距離葡國首都里斯本約20分鐘車程的小鎮科瓦達莫拉(Cova da Moura),是個十分貧困、擁擠且被大眾所忽略的地區,不過來自維德角的移民,改變了此地的命運,當地約6000位居民中,有近三分之二是維德角人。
2019/04/05 | 精選書摘
《殖民地臺灣之青年團與地域變貌》:台灣人的上升志向與分裂——以新莊街為例
圍繞青年團的種種「選拔」,也是因為不輸給他人的台灣年輕人有著強烈上升志向,才能發揮功效。反過來說,正因為被殖民者的力量不能被等閒視之,總督府才不得不分階段實施青年團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