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7/19 | 法操FOLLAW

判死的標準有哪些?為何湯景華縱火殺人釀六死改判無期徒刑?

最高法院判決出爐,認為縱火的湯景華雖然手段惡劣且殃及無辜,但最後仍改判為無期徒刑,為什麼呢?有比較明確的死刑量刑標準嗎?

2021/06/20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島國殺人紀事1》:若棄守無罪推定原則,司法公平性將蕩然無存

走出高院時候,他們好像才真的取得無罪之身,那天的陽光是自由的。記得宣判當天,高院法庭擠得水洩不通,站在門外聽到「無罪」二字,至今仍在耳邊轟隆轟隆的響著。

2021/04/24 | 貓心(龔佑霖)

《暮蟬悲鳴時》:從「雛見澤症候群」探討思覺失調症與鐵路殺警案

想要了解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心理世界,沒有什麼比《暮蟬悲鳴時》前兩季更能讓人深刻地感受到現實與幻覺的差異。你或許會懷疑:《暮蟬悲鳴時》是建立在一個有著濃厚「活祭」色彩的村莊中,活在現代的我們,有可能會變成那個樣子嗎?答案是可能的。

2021/04/14 | 法操FOLLAW

【電影中的法律】是枝裕和《第三度殺人》:關於生與死的論辯,誰說的才是真相?

這部片雖然來回於監所和法庭之間,但作為是枝裕和導演的作品,很難僅把它定義成法律或懸疑電影,而重盛律師心境上的轉變相當值得觀察......

2021/03/19 | 精選書摘

【小說】《野獸該死》選摘:我的殺人計畫就算被發現,只會被認為是另一本驚悚小說

兩天來我絞盡腦汁擬出一個毫無破綻的殺人計畫,直到今晚我才發現根本沒必要。非常有趣的發現,人類智力(甚至還是高於平均的智力)竟然如此不可靠。

2021/01/03 | Objection - 蕭奕辰

《刑法》要求「主客觀相對應」,所以我們派小弟出去圍事都會叮嚀「不要打頭」

因為我們無法確實判斷、確認人的大腦到底在想什麼以及怎麼想,所以現階段只能依靠客觀層面的證據去回推行為人的主觀想法。從第一線擁有司法警察權的公務人員們,到檢察官、法官。尤其是警察,他們的認定決定了要不要偵辦,要用哪一條下去偵辦。

2020/11/26 | TNL 編輯

「7年來都我一個人,我要帶他們一起走」,單親媽媽殺死兒女遭判死刑

法院審理認為,倘吳女不與社會永久隔離,則日後重返社會,恐再度僅因小事或自身情緒管理不佳而產生壓力,即以相同手段侵害他人生命權或其他侵害之可能性極高。

2020/08/27 | 劉威良

吸毒犯弒母二審改判「無罪」,如果是德國法律會如何裁量?

德國法律判決原則,與台灣二審法官單純就犯案者無法辨識其行為能力,並且沒有主觀犯意就判處完全無罪的認知,有重大的差別。

2020/08/20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其實「無罪」這個名詞有點簡略,實質上應該是「無罪有責」

針對梁姓男子的吸毒弒母案,若符合《刑法》第19條第1項或第2項,在免刑或減刑後,該如何處遇是核心問題。而吸毒後殺人要責付衛生局,但衛政單位能處理嗎?

2020/05/07 | 劉威良

如果思覺失調症患者殺人有罪,更該嚴厲咎責的是漠視公共安全的台北市府

犯罪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只是如果不正視此病的實質問題、不去了解病患,不使他和社會建立信任感,社會只追究結果,喊打喊殺非常容易,甚至槍決也不過是一顆子彈的問題。

2020/05/02 | 一起讀判決

法律小教室:火車刺警案為什麼判無罪?

一位鐵路警察被男子持刀刺死,法院經過精神鑑定後,認定男子行為時已經處於欠缺辨識行為違法與否的能力,判決無罪,但要施以監護五年。此判決結果是根據《刑法》的哪些規定所做出的?

2019/12/03 | 李秉芳

遭控50年前曾殺過人,二二八基金會執行長坦承:去留由受難者家屬們決定

犯過錯的人,而且是相當嚴重犯行的人,到底能不能有機會被認可他的懺悔與改過?我們決定的也許不只是一個人的去留,而是這個社會到底對轉型正義的了解與想像長什麼樣子

2019/11/15 | 法操FOLLAW

從東山彰良小說《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談《刑法》的過失殺人與預備殺人

小法的爸爸阿黑長期家暴小法,小法和朋友小操都非常痛恨阿黑,於是買了毒蛇準備放到小法家裡咬死阿黑。但沒想到藏在小操家的毒蛇,意外被小操的爸爸阿牛發現,阿牛因此被咬而毒發身亡⋯⋯小法和小操該負哪些法律責任?

2019/11/08 | 法操FOLLAW

法律小教室:《刑法》上的「錯誤」分為哪三種?

在《刑法》上所謂的「故意」是指明知且有意使其發生。但如果甲想殺A,看到A的雙胞胎B經過,以為B就是A而殺死B,這樣甲是不是欠缺殺死B的「故意」呢?而《刑法》將這樣的情形稱為「錯誤」。

2019/10/02 | 岑敖暉

盧偉聰即日斷定開槍警察「合法合理」,代表實彈殺人成香港常態

短短數小時內,警務處處長已經立即把涉事警員攬上身:斷定警員的做法合法和合理。連最基本的「需要時間了解事情經過和進行調查,因而此刻未能下判斷」都不講,而是要在第一時間給他享有來自制度的保護。

2019/10/02 | 林勉一

三萬個不受制約的警察,是香港的計時炸彈

這段日子警察情緒失控的程度,大家有目共睹,當他們被指示可以大膽用槍對付示威者,情緒不受控加上用槍的心理保險制被解除,這三萬警察隨時會變成殺人兇手。

2019/07/25 | Objection - 蕭奕辰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如果用死刑來貫徹「公平」會發生什麼事?

最近因為京都動畫的慘案,台灣又掀起一波死刑大戰,老議題了、吵到爛掉。不過竟然有人提出了新主張,這讓我喜出望外。有人主張,死刑不是為了恫嚇人不去犯罪,而是為了「公平」。